習帝舞劍 意在香港

2019年12月27日 上午 1:53

加強獨裁和鎮壓被視為維護政權統治的唯一途徑

裘青 社會主義行動

在香港反送中抗暴運動繼續之時,習近平於澳門政權移交20周年之時訪澳,其在澳門的發言引起多方揣測是否含沙射影,意圖警告香港民眾。

早在習近平訪澳前不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栗戰書在一次座談會的發言尾聲脫稿發言,言詞間更露骨地指特別行政區不存在「脫離憲法的『憲制』」與「脫離憲法的『法治』」,「中央對香港和澳門的要求也是一樣」,而令人感覺到中共將借澳門政權移交20周年一事指桑罵槐。

習近平在「回歸晚宴」上的發言中,特別讚揚澳門所謂「成功實踐一國兩制」、「自覺維護憲法和基本法權威」、「自覺抵制外來干擾」云云數點,甚至出現發言時口誤將澳門錯植為「香港」,因而被視為對香港局勢的回應和警告。自反送中抗暴運動爆發之初,中共及香港建制派就一直將宣傳口徑設定於「外國勢力陰謀」論上,又稱五大訴求「違反一國兩制」、「挑戰中央權威」等,因此習近平的發言自然被理解為實質上針對「隔離埠」的香港。

此外,中共亦認為香港群眾運動其中一個原因在於香港未就23條立法所造成。香港建制派政客葉國謙出席港台節目時認為中央對此「非常介懷」,又稱香港政府應為立法採取更積極主動的行動,同時又有多方流言指政府將準備明年立法。

同時,在習近平發言中所稱的「愛國教育」亦令人聯想到近期教育局借教師參與反送中運動而被捕一事大造文章,甚至以「使用不當教材」,乘機將遭濫捕的教師停職。教育局亦殺氣騰騰的向各學校發信,要求校方「更嚴厲處理」被判刑或被捕的教學人員,更揚言「考慮對更嚴重個案取消教師註冊」。這一系列的手段與習近平講話不謀而合,教育界中的白色恐怖氣氛已開始瀰漫。可以想象,林鄭政府為了向習近平贖罪邀功,將有機在未來藉故清洗教育界,包括卡緊大學撥款、清洗教師隊伍、以致重推國民教育。

故然,將香港群眾的不滿和反抗歸咎於「23未立法」、「國民教育缺失」故然令人啼笑皆非,而假如政府當真打算明年啟動立法或重推國民教育更是匪夷所思,但中共習近平和林鄭政府在整場運動中早已一次又一次地顯示出自己的愚蠢以及對形勢的驚人誤判,自欺欺人地相信了自己編織的宣傳謊言,令建制派在早前的區議會選舉中遭毀滅性打擊,整體局面至今無法收拾。主要是由於中共政權對港澳的政策實際上是取決於中國國內情況,中共憂慮放鬆任何一地的鎮壓都會變相鼓勵中國的民眾效法,令抗議活動蔓延到內地城市。因此加強獨裁和鎮壓被視為維護政權統治的唯一途徑。

「政治穩定」

習近平反覆讚揚澳門的「穩定、團結、不內耗」,內地官方媒體及外圍喉舌甚至直言與「桀驁不馴」的香港相比,澳門是「乖孩子」。然而澳門的所謂「政治穩定」代價是近乎明目張膽的腐敗和低下的行政效率,澳門政府廉潔程度由2018年的36.4下跌至2019年的33.2分,較內地的49.1分還低。選舉投票過程中亦幾乎是公開地進行操縱,種票買票等在香港只能偷偷摸摸進行,在澳門卻幾乎是公開行動。而最近開通的澳門輕軌項目更是將上述問題充分地揭露,第一階段僅僅9.3公里長的路線工程竟花費整整近八年時間。而工程造價估算由最初的42億元,超支至2017年底的164億元,且尙未封頂。加上工程的規劃混亂,「邊造邊改」,以澳門僅60萬人口而言這工程成本這項目被視為「世紀大白象」。

經濟上,澳門經濟亦絕非習近平所稱的「欣欣向榮」,在面臨全球資本主義危機環境下,澳門今年第三季GDP按年已下跌4.5%,比香港下跌2.9%更為嚴重。其中博彩業的收縮直接導致了澳門政府財政收內大減,假如經濟下行情況持續,澳門政府每年對全民的現金津貼以彌補公共服務缺失和收買人心的舉動可能將難以為繼,積壓多年的民眾不滿一旦爆發,其效果可能比香港更為猛烈。

彭博社最近的一份報告質疑澳門青年是否如外間印象般「政治冷感」。報告引述了一位參與香港反送中運動的21歲大學生稱:「我認為澳門的經濟並不是那麼穩定,因為自香港抗議活動開始以來,賭博業的收入逐漸下降。」除了抗議活動之外,更大原因在於中國經濟放緩和中美貿易戰的影響,減低了賭場收入,而這些都不是短期問題,因此未來的博彩業將更不穩定。

而在政治上,澳門這「乖孩子」即使已「充分維護中央權威」,落實了23條、國歌法,推動了國民教育,但對政治權利的鉗制卻絲毫不見放寬,根本無意開放普選權利,甚至出現進一步收緊之勢。不僅緊隨中共懿旨拒絕外來人士入境過境,默許入境旅客在港珠澳大橋被中共綁架「送中」,更借修訂《民防綱要法》訂立所謂「謠言罪」,以圖搶先在未來群眾運動爆發之前收緊言論自由。

然而這些打壓民主權利的手段在群眾的力量前根本不堪一擊,一如香港的《公安條例》和《反蒙面法》無法阻擋群眾一樣。中共為了粉飾太平,對內宣傳上掩蓋官僚和專制的無能而急需將澳門塑造成一個「正面形象」。但未來的政治經濟危機將再一次粉碎這些謊言。香港群眾在運動中正漸漸意識到工會組織的重要性,未來澳門的群眾鬥爭亦將經歷這一階段:工人將握著社會運作的實質力量,有組織的工人罷工是對抗專制最有力的武器。並有必要建立起社會主義工人運動,與香港、大陸和國際工人階級聯繫起來,爭取工人的經濟和民主權利。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