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川普將中東推向戰爭邊緣

2020年一月月7日 下午 11:31

我們反對美帝國主義自稱可以暗殺其敵人的「權利」,社會主義者也不為蘇雷曼尼之死流淚

Rob Jones, 工國委

黎巴嫩親真主黨的報紙《Al-Akhbar》週五的頭條與社論寫道:「蘇雷曼尼犧牲:這是戰爭!」在美國動用無人機攻擊離開巴格達國際機場的車隊,殺死伊朗高級將軍卡西姆·蘇雷曼尼即至少其他六人,包括許多曾參與對抗ISIS的民兵指揮官以後,這樣憤怒的反應比比皆是。這件事情的衝擊迅速傳播到了全世界:油價立即飆升4%、美國股市也受到強大的壓力,投機者紛紛給自己的資金尋求「安全港」。「第三次世界大戰」與「斐迪南大公」等關鍵詞登上推特熱搜。

川普(港/中:特朗普)的蠻行並沒有把我們帶到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邊緣。但他決定許可這次暗殺無疑使該地區更加危險,甚至可能惡化成更加嚴重的衝突。美國政府繞過駐伊大使館直接要求伊拉克境內的所有美國公民立即離境就是一個跡象。伊朗及其盟友如黎巴嫩真主黨會試圖攻擊美國與其盟友的目標,潛在目標包括以色列或沙烏地阿拉伯(港:沙地阿拉伯,中:沙特),而這則會導致這些政權的報復打擊。真正受害的絕大多數都會是該地區的平民百姓。

伊朗2019年早些時候也展現了他們有能力阻擋霍爾木茲海峽的運油線路,甚至癱瘓沙烏地的石油生產。該地區的嚴重衝突可能會讓已經減緩的世界經濟雪上加霜。對美國平民與全世界其他的無辜群眾而言另一個長期威脅當然是更多的恐怖攻擊威脅。

暗殺蘇雷曼尼是美國對伊朗的最新攻勢。首先川普退出歐巴馬(港/中:奧巴馬)時期簽訂的的核武器協定,並對伊朗實施毀滅性的經濟制裁。經濟制裁本身就是一種宣戰。伊朗政權試圖用各種方法回擊,例如擊落美國軍事無人機、在伊拉克利用其代理軍事力量打擊有美國部隊駐紮的基地等等。這次暗殺也反映出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簽下關於北敘利亞的災難性約定、以及伊朗政權及其代理勢力攻擊巴格達美領館等目標後,美帝國主義必須展示其「力量」。

川普決定暗殺的方式本身就揭示了其統治的「無賴」本質。他不僅忽略了國會(按道理他須需要得到國會授權),報導還暗示他甚至幾乎沒跟自己的幕僚討論。確實,他自己沒有公布這個消息,而是把這份榮幸留給國防部,並只是發了個美國國旗的推特貼文。雖然美國民主黨正確的指出川普可能是要干擾彈劾案,因為他們也應該記得1998年柯林頓(港/中:克林頓)要被彈劾時也突然下令空襲伊拉克。

鞏固反動政權

雖然我們反對美帝國主義自稱可以暗殺其敵人的「權利」,社會主義者也不會為蘇雷曼尼之死而流淚。他率領臭名昭著的「聖城軍」,是伊朗政權專用境外干涉的武裝力量,他們在伊拉克、敘利亞、葉門、加薩、黎巴嫩跟阿富汗衝突中扮演重要角色。據報他在鼓動各勢力對抗ISIS的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但他並不是什麼老百姓的朋友,而是負責在當地鞏固一個個反動政權。當1999年德黑蘭的學生集體上街遊行時,蘇雷曼尼寫了封信給當時的伊朗總統哈塔米,警告他如果不鎮壓這些學生,那蘇雷曼尼就會自己動手,並組織一個軍事政變推翻哈塔米。最近在伊拉克抗議伊朗及其他外國干涉的示威者中,很多人相信蘇雷曼尼不僅在促使巴格達政府採取強硬姿態,甚至還支持民兵組織攻擊示威者。導致上百人死亡,更多人受傷。

然而這決不代表美國暗殺這位將軍跟他的隨從是合理的。我們也不該落入陷阱,相信川普發言人說的蘇雷曼尼是當地各種問題的罪魁禍首。整個中東北非地區是各國帝國主義,包括地區性帝國主義勢力爭奪自然資源與權力的野蠻鬥爭的犧牲品。他們除了剝削當地的資源與人民之外不存在任何原則。時勢需要而組成的聯盟(例如在對抗ISIS的時候),到了不需要時候就會被各國拋棄,並互相干戈。2014年伊拉克第一個起來反抗ISIS 的Amerli城市,如洛杉磯時報報導,保衛該城市的武裝是由「伊拉克、庫爾德士兵、伊朗支持的什葉派民兵、美國戰機組成的不同尋常的聯軍」。當時美國與蘇雷曼尼可是合作甚歡的。

川普宣稱他的攻擊是因為蘇雷曼尼「對美國人的生命造成威脅」和「正在計畫要殺害美國公民」。此前被外界認為是蘇雷曼尼支持的什葉派民兵佔領了巴格達美領館,但沒有導致傷亡。當時川普警告說「伊朗必須為我們的設施中發生的死亡或損害負全責。他們會付出『慘痛的代價』!這不是警告,這是威脅。新年快樂!」

佔領美使館的事件充分警示了不同帝國主義軍隊干涉當地的危險性。從10月初開始,伊拉克人民就展開了英勇的示威行動,抗議美國佔領結束以來新政府統治下工作缺乏、公共服務不足、腐敗嚴重與宗教衝突等弊端。(見:https://worldsocialist.net/?p=847

抗爭者已經把立場擺得很明了,他們反對美軍,也反對伊朗在背後撐腰的民兵。這些武裝力量也牽涉到對示威者的攻擊事件中,並得到伊朗政府在背後支撐。這些最新的事件將會觸怒反動的什葉派民兵,而他們毫無疑問地會加緊他們在當地各處的暴力浪潮。在伊拉克,穆克塔達薩德爾(Muqtada al-Sadr)已宣布,他將重啟在伊拉克內戰期間與美國作戰並進行過一系列宗派謀殺的馬赫迪軍隊。

在經濟遭受大量貪腐和美國制裁的背景下燃料價格上漲,這最近也引發了伊朗的群眾反抗。跟伊拉克一樣,當局殘暴鎮壓,指責反對派是「伊朗的反革命份子和外國敵人」,並煽動反美情緒。 (見:https://worldsocialist.net/?p=743)。

蘇萊曼尼被謀殺雖給伊朗政權帶來了沉重打擊,但也會幫助政權。因為當局正面對的是自1979年革命至今的來自群眾反抗的最大內部挑戰。伊斯蘭革命衛隊准將伊斯梅爾卡尼(Esamil Ghaani)迅速代替了蘇萊曼尼的位置,他將不僅繼續而且無疑將加強蘇萊曼尼在整個中東地區的血腥工作。德黑蘭政權正利用美軍的暗殺行動來加強其反美宣傳,使那裡的抗議運動難以繼續進行。據伊朗通訊社報導,伊朗已經發生了新一波示威活動,但示威者高呼的是「美國該死」並舉著蘇萊曼尼的肖像,示威已經蔓延到到德黑蘭、阿拉克,博伊努德、哈馬丹、霍爾木茲甘、薩南達季,塞姆南,設拉子和雅茲德等城市。

其他帝國主義力量的反應一直是需要留意和小心的問題之一。中國呼籲美國尊重伊拉克主權。法國總統馬克宏(中港:馬克龍)立即致電俄羅斯總統普丁(中港:普京),兩國均表示需要謹慎行事,並表示伊朗應避免衝突升級。以色列當然支持美國的行動,卻得採取加強安全的應對措施。其他大國的關注不是出自當地居民的人權或政治權,而是出於擔心美國的軍事行動可能使該地區陷入升級的嚴重衝突,以及當地衝突對世界經濟的潛在影響。歐洲列強擔心譴責這次襲擊的伊拉克政府,會要求國內剩餘的五千名美軍趕出去,他們擔心這會削弱對抗ISIS的力量。美國國防部也清楚地意識到這樣的危險,五角大廈今天決定增派3500名士兵,他們已經在前往科威特的路上,準備部署在伊拉克、敘利亞或其他地方。

一位評論員稱這次的攻擊是與中東地區衝突通常有的「代理人戰爭」性質相違背的,因為這是最大的帝國主義對另一個區域性帝國主義的直接打擊。儘管國會,甚至美軍各部門都試圖遏制川普,其他大國也不願支持他的侵略行動,但可以肯定的是,儘管在現階段大國之間不可能進行公開戰爭,雙方之間的衝突仍將加劇。儘管如此,這些衝突可能演變成不同國家部隊之間的公開對抗,而不僅僅是美國和伊朗之間。例如,俄羅斯現在已經在敘利亞境內建立了一個軍事基地,距離應受美國保護的地區只有很短的距離,而土耳其亦正向利比亞派遣軍隊。

事件有兩種發展的可能性。一是,不同勢力和軍閥仍然控制當地,而局勢進一步惡化,使該地區陷入日益加劇的貧困,種族間和帝國主義之間的衝突不斷持續,而世界各地更廣泛地遭受更多恐怖主義襲擊。

又或是,近幾個月來該地區正在展示力量的另一種力量──工人階級──可以起來介入並阻止這種情況的發生。最近在伊拉克、伊朗、黎巴嫩和其他地方發生的事件已表明,如果工人階級團結一致並果斷地採取行動,拒絕依靠無論是美國還是伊朗等任何帝國主義大國,並提出自己獨立的國際主義立場,那麼工人階級將有巨大的潛力。

我們主張:

  • 反對帝國主義介入中東,英美法俄和其他外國勢力撤軍,要求各國停止干預鄰國內政
  • 全力支持伊拉克、伊朗、黎巴嫩和其他對抗貧困、貪腐與族裔分化的抗議運動
  • 在美國和國際建設團結支持中東起義工人與青年的群眾性反戰運動
  • 支持該地區的工人和青年團結起來,推翻各個仰賴種族分裂和衝突的親資本主義政府,並由真正的民主工人政府取代它們。以社會主義綱領取代貧困、貪腐和專制的統治──建立一個民主的中東社會主義聯邦,使所有人民和少數群體擁有全面的民主和民族權利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