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無聲的憲法政變

2020年二月月13日 上午 2:14

未來前路風雨飄搖

Rob Jones,社會主義抵抗 (工國委俄羅斯)

俄羅斯總統普京在一年一度的「國情咨文」演講接近尾聲時,宣佈了一系列旨在削減總統權力、加強議會和總理的權力的憲法修正案,並將所謂的「國務院」從一個諮詢機構轉變為政府機構的一部分。 似乎連政府的部長們都對此感到震驚。

僅僅一個小時後,梅德韋傑夫總理在與內閣的一次會議上宣佈,他和整個政府將總辭職,以便實施必要的改革。 他隨後被普京任命為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副主席,直接對總統負責。 到了晚上,相對沒那麼知名的稅務局局長米哈伊爾·米舒斯京(Mikhail  Mishustin)被任命為總理,米舒斯京被視為「技術官僚」。

普京正在準備多種備選方案,以在2024年總統任期結束後繼續執掌大權。 根據俄羅斯憲法,一人只能連任兩屆總統。 但是普京自2000年以來一直執政。 在他的前兩個四年任期中,他利用憲法漏洞採取了交換職位的方法──普京成為總理,梅德韋傑夫成為總統──然後兩人再交換回來。 為了進一步延長他的統治,憲法修改將每屆總統任期延長到六年。

俄羅斯不是資產階級民主國家。 真正的反對黨和候選人不被允許參加選舉。 過去,普京得到了民眾的大力支援。 在葉利欽領導下的多年經濟混亂和災難之後,他的政權被認為是恢復秩序的功臣。這與2008年之前石油驅動的經濟增長時期不謀而合,人們的生活水準在這一時期的到了提高。 在石油儲備被用來度過全球危機的頭幾個月,儘管經濟的增長速度要低得多,但是佔領克裡米亞的讓克里姆林宮掀起了一場激烈的,即使是短暫的愛國浪潮。

前途困阻

現在,克里姆林宮在各個方面都面臨著不斷惡化的危機。 生活水準已經連續下降了5年。 但這並非是谷底,新的全球衰退呼之欲出,這將使俄羅斯面臨更大的困難。 社會內部的不滿情緒明顯增加,尤其是年輕人,他們未經歷過蘇聯時代一出生就處在資本主義統治下,大多數時間都是在普京統治下,許多人對此感到不滿。 政府的支援率直線下降,普京本人的支援率也處於他上臺以來的最低水準。 在過去的幾年中,針對養老金改革,腐敗、操縱選舉以及生態問題爆發了大規模抗議活動。 除了普京所珍視的「國家計畫」之外,他在上次選舉後做出的一系列諸如提高預期壽命等等的宏偉承諾也都沒有兌現。 甚至連氣候也在破壞以前的穩定感,俄羅斯的氣溫上升速度是全球的兩倍多。

目前,企業全心全意地支持當局,反對政權的商人被邊緣化或被迫逃往國外,剩下的商人則受益于低工資和低稅率。 但是隨著全球經濟衰退的迫近和明國會選舉的臨近,克里姆林宮變得越來越緊張。 儘管他們不可能在階段性的議會選舉中失利,但如果投票率暴跌,或者像去年夏天在莫斯科發生的那樣,出現反對禁止反對派候選人參選的大規模抗議活動,他們將受到嚴重打擊。 如果群眾運動發展起來,這可能會引起統治階級的分裂。

先發制人

因此,克里姆林宮似乎已經決定提早採取行動,尋求延長普京統治的方法。 他們的首選方案現在似乎已經被排除。 過去有幾年,俄羅斯和白羅斯一度打算從現有的聯盟關係強化成某種形式的聯邦,並由普京擔任聯邦總統。但後來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對此表示抵制,特別是自從烏克蘭事件以來,他已經離俄羅斯越來越遠,並靠攏歐盟。 現在,哈薩克斯坦提供了新的選項。 在那裡,獨裁總統納紮爾巴耶夫退休,提拔其女兒擔任議會議長,組織選舉了一位安全的傀儡總統,並接管了國家安全委員會,實際上仍然掌權。 並順便以自己的名字重命名了首都。

現在我們得看看俄羅斯未來幾個月的局勢如何。 默默無聞的米舒斯京總理可能只是一個權宜之計,他的工作被認為只是在憲法改革推進的同時固守堡壘,儘管他暗示將進一步降低營業稅。 他的候選人資格毫無異議地在議會獲得通過。 一直忠於克里姆林宮的所謂共產黨人投了棄權票。

但是,為了防止米舒斯京有什麼非分之想,克里姆林宮似乎已經做好了準備。 過去幾個月,一些高級區域稅務官員被捕,這通常被視為對他們上面的人不要越軌的警告。 與此同時,反腐運動人士阿列克謝·納瓦利內聲稱,米舒斯京和他的妻子的收入和財產比官方允許的收入要多許多倍。

憲法改革

與此同時,克里姆林宮正在推進憲法改革。 已經成立了一個由75名憲法律師、學者、文化和體育界人士組成的工作組,以審查克里姆林宮的提議。 目前有11個要點,包括加強國務院的權力以及禁止雙重國籍或在外國居住的人擔任公職。 諷刺的是,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它還包括將養老金自動指數化引入憲法。

一個可能的結果是,「國務院」的地位將發生關鍵改變,該機構目前是一個諮詢機構,由克里姆林宮任命的7個聯邦地區的州長、克里姆林宮批准的地區政府首腦和4名國會分部領導人組成。 至少看起來,還要增派一個強力安全部門首長,讓普京作為國務院首腦掌握實權。

不能排除的是,這個工作組只會「修改」克里姆林宮關於取消兩屆總統任期限制的提議,讓普京接受「人民的意願」,成為終身總統。 另一種可能性是,將設立一個新的職位──「國家領導人」。

「人民投票」

不管怎麼修改,這些提案都將在5月初「作為一攬子」進行「人民投票」。 克里姆林宮堅稱這不是公投,但也沒有解釋這是什麼意思。 實際上,這將是一次關於對總統信任的無黨派公民投票。

在過去一段時間中,俄羅斯人可能與其他國家的政治議程相距甚遠。 但是,這些變化是多年來最重大的變化,激起了一波政治討論。 在去年政府推動提高養老金年齡後,許多人對養老金指數化的承諾發表了評論,以此表明為什麼不可能相信這些建議。 現實情況是,這種試圖改變國家結構形態的做法是承認該政權正在感受到迫在眉睫的危機。 談論這些變化是否會轉化為抗議還為時過早,但不可避免的是,在未來一段時期內,民眾進行反擊的信心可能會增長。

為經濟和民主權利而戰

自由派反對派將試圖利用這種情況,主張以某種形式的「誠實的資本主義」結束威權主義,而不理解目前的政權正在實現大多數俄羅斯企業的願望。 他們將爭取真正民主權利的需要與經濟和社會問題分開了,在許多情況下,他們支援降低工資和養老金改革。 通過這樣做,他們正在為工人階級的參與制造障礙,這是唯一可以在俄羅斯帶來真正變革的力量。

但作為社會主義者,我們將站在爭取民主權利鬥爭的最前線。 我們支援召開一個由俄羅斯勞動人民、青年和少數民族的民主選舉代表組成的制憲會議,以建立一個真正民主的政府,而不是由來自俄羅斯統治精英的75人組成的工作組來修改克里姆林宮的提議。 同時,我們努力爭取人人有適當的工資,扭轉養老金改革,為免費和高品質的醫療和教育體系提供適當的資金,並將自然資源、銀行和大公司納入社會公有。 這樣,這些資源才能得以不再被用來支援獨裁政權,而是被用於普通民眾的利益。 結束這一獨裁資本主義政權的唯一途徑,是爭取建立一個民主的社會主義俄羅斯,使之成為更廣泛社會主義世界的一部分。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