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狀病毒衝擊工人生命安危!團結鬥爭反對資方趁火打劫!

2020年2月20日 上午 1:45

應該為危機買單的應該是資本家,而不是工人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新型冠狀病毒不僅成為了中共政權自1989年以來的最大危機,也為全球資本主義危機帶來更多的衝擊。台灣資本家將會把因著疫情而來的經濟損失轉嫁在工人階級身上,對工人階級進行更多攻擊,台灣工人階級需要為此準備,組織鬥爭。

疫情打擊經濟,真正受害為基層工人

因著疫情危機及恐慌,進一步衝擊台灣各層面的經濟活動。已有跨國金融機構對台灣今年的經濟成長預估下修到2.37%, 而台灣主計總處則估計,若疫情長達三個月,經濟成長率將減少0.35%~0.5%。 由於在中國內高達80多個城市封城,造成大量台商在大陸的工廠停工。而在台的工廠也高度依賴對中進出口,例如化工及科技業也將面臨供應鏈斷裂的問題。占整體GDP比重超過六成的商業服務業,包括餐飲、零售,還有觀光、交通,也因為群眾恐慌、消費減少而大受影響。

面對資本家的利潤損失,政府 延續著自2018年初以來的勞基法修惡政策 在2月3號公告11個產業放寬七休一,這將會影響160多萬勞工的權益,使其更加血汗過勞。

就在近幾日,便有一名在「華新」口罩廠中任職長達14年的熟練女工因著壓力過大、過勞,而不慎遭到機器截斷手指。而網上亦有眾多藥局員工、藥師紛紛怒批口罩售賣的龐大業務使他們不堪負荷,並諷刺是在替政府「做功德」,而這只是在疫情衝擊下「過勞之島」的冰山一角。

同時政府也並不反對資本家藉此時機讓工人放無薪假, (僅用政府資金給予無薪假勞工以有限津貼、或給予企業補助來補貼營運損失使其不施行無薪假。) 甚至允許企業不用向請疫情照顧假的工人給薪 (僅用政府公帑補貼「符合資格者」的部分工資損失;或給予照常給薪之資方租稅獎勵。) ,同時也未給予工人階級在家工作或彈性上班的權利。

可以看到政府正一方面嘗試著用公帑來替資方吸收營運虧損,另一方面將坐視資本家將疫情的經濟損失轉嫁在工人階級的身上,卻不強硬要求企業在職場上提供充足的防疫醫療資源,來保障工人階級的生命安全。

工人階級需要組織和加入工會,反對資方及政府趁火打劫,爭取所有因應疫情的勞動權益。應該為危機買單的應該是資本家,而不是工人!

在2月底,行政院將會提出了為期1年多的600億特別「紓困」預算來援助資本家與中小企業主的需要, 目前的預算投放計畫已經博得眾多資方的喝采,可見的確將能有利於台灣資本家。

部分台商及資產階級台派期望,一部分產業的訂單會從中國回到台灣的工廠,並加速台資回流,振興本土增長,而這也是民進黨政府當局對未來的期望。但在中國經濟受到打擊,甚至全球經濟有陷入衰退的危機下,台灣整體經濟受到打擊遠遠大於受惠。再者,回流的資本為了最大化利潤,趁危機發災難財,必然會進一步攻擊工人階級,因此其所帶來的新工作職位將會更為低薪、長工時、不穩定。 

圖片出自:新華絲路

徹底防疫需要醫療部門民主公有化 

台灣相較其他中國周邊地區的疫情控制較為穩當,目前僅出現26個確診案例。蔡英文政府暫時似乎收割了疫症所帶來的社會恐慌以及反中情緒,為她一定程度穩定了民意。但長遠經濟惡化的問題會使台灣工人階級憤怒起來。

目前,全台灣只有1100床的負壓隔離病房, 一旦不幸發生大規模社區傳播 ,肯定會不勝負荷。 因此,民主公有化醫療部門及醫護用品生產(並在充分保障勞權的前提下,致力加大產能確保醫護防疫用品能充足供應社會總體需要),交由工人階級民主監督並立即興建更充裕的負壓隔離病房,是解決潛在危機的迫切關鍵。

反對種族主義,國際工人階級團結打擊病毒危害

世界各國為了防疫紛紛封關,台灣政府也在2月7號之後陸續全面禁止居住與旅經中港澳的人士入台。在國民黨人徐正文包機案中,可以見到台灣資本權貴享有特權,在封關後仍可以回到台灣。而且,在該事件中也有好幾位是具有中國籍的台商權貴,藉由徐正文(或者是國台辦)的協助,違法登上該次包機來台。可見有錢人總是有他們的辦法找到特別通道,不會受國籍限制的。

社會主義者並不反對所有的封關和檢疫措施,但反對根據種族或國籍的不平等政策。病毒的感染是不分種族,如果要做到徹底的入境防疫,應當是不分國族 、國籍的一致防疫措施,只要是在疫區旅遊或居住者,皆須以同樣隔離方式處置。現時台灣的封關政策還是包含種族或國籍的不平等,例如台灣居民的中配子女只有選擇了中華民國國籍才可回台,但如果選擇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就不能。此外,在現行邊境防疫政策下,在台陸生一旦離境就會被禁止回台,學業進度將會被打斷;但有台灣居留證的外籍人士則只需要「居家檢疫」14天。

由於資本主義制度無法有效對抗疫情,在欠缺工人階級的左翼方案下,全球出現反對中國人以至反亞洲人的種族主義情緒,在台灣針對中國大陸人的排外情緒也在升溫。可以預計在中美衝突升溫下,西方帝國主義的統治階級將會更有意識地煽動種族主義情緒,作為攻擊中國的一個武器,同時破壞工人階級的團結。社會主義者反對一切的種族歧視,反對破壞工人階級的團結。在疫症下更需要工人階級的跨國團結,在醫療、公眾安全和經濟問題上互相協調和合作,這是資本主義政府不能給予的

圖片出自:新品蔥

加入腐敗無能的WHO?

世界衛生組織(WHO)在疫情中盡顯其腐敗無能與官僚主義,一直為中共淡化疫情的嚴重性,還稱讚「中國的體制」和習近平「卓越的領導力」美日政府和歐盟近日表示支持台灣作為觀察員身分加入WHO,只是想在中美衝突中利用台灣反對「一中原則」作為攻擊中共的棋子,與台灣自主權和對抗疫症毫無關係。社會主義者固然理解台灣群眾渴望有平等參與國際事務的權利,但加入世衛並不會有助對抗台灣以至任何一個國家的疫情。工人階級不能信任各國的政商聯合體,而是需要靠跨國工人階級的團結,對抗專制主義和資本主義制度。

我們主張: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對民進黨政府的防疫政策表示不信任。工人階級需要自己組織起來,在職場上成立防疫委員會要求企業提供口罩等防疫措施,爭取有薪防疫假、在家工作權以及彈性上班時間(以避開人潮),保障勞工的生命安全。

防疫委員會將是紥根職場的工人組織,在面對裁員和減薪等打壓時,可以團結各職場的工人共同鬥爭。事實上空服員職業工會爭取戴口罩及護目鏡等相應防疫期間的勞動權益,正是工會力量的表現,這更證明工人階級組織的重要性。

醫療部門應該民主公有化,大量增加對醫療的投資,確保疫情惡化時有充足的醫護人員和設施(包括負壓隔離病房)。醫療部門應該由醫護人員民主控制,防止官僚主義造成的災難。口罩和消毒液等防疫用品生產應該全面民主公有化,防止物資短缺及奸商圖利,並確保充足的產量並使得以人人廉價使用。

同時兩岸工人階級也應當團結鬥爭,聲援中國大陸的民眾和醫護工人,反對一切的國族歧視,並且支持中國群眾爭取言論自由,反對一切言論封鎖,打倒中共專政。

疫症危機起初是由中共獨裁及資本主義體制造成,但台灣以至全球也不會能獨善其身,台灣以至全球工人階級必須不分國族的團結鬥爭,對抗無力終結對抗各式疫情的資本主義制度。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