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與資本主義:一個致命的結合

2020年3月2日 下午 8:51

世界各地資本主義政府都在破壞公共醫療系統,並使危機加劇

Vincent Kolo 中國勞工論壇

新冠肺炎疫症(COVID-19)仍在全球間迅速蔓延,目前已有90,000宗確診病例,死亡人數超過3,000人。如果中國官方公布數據可信的話,疫情在中國以外的蔓延速度要比在中國境內更快。南韓每天新增感染人數已經超過了中國。而美軍最大的海外軍事基地——南韓首爾郊外的漢弗萊斯(Humphreys)營——也由於爆發而被封鎖。

日本政府已下令所有學校關閉,直至至少下個月,受影響學生超過1300萬。意大利目前有逾1700病例,北部的11個城鎮處於「中國式」隔離狀態。

全球都出現關閉和取消潮,並成為了新的常態,關閉的項目包括伊斯蘭教在沙特阿拉伯的兩個聖地,以及原定於本週開幕的中國一年一度的人大會議。習近平一方面要確保世界上最富有的「議會」不會受病毒感染,但另一方面卻正竭盡全力重啟經濟,並使工人重返「世界工廠」恢復生產。

另一個獨裁國家伊朗正爆發最令人擔憂的危機,官方證實了近千確診病例。然這個數字被普遍認為是虛構的。德黑蘭市議會衛生委員會主席說,該國感染病例可能有10,000至15,000人。戲劇性地,該國衛生部副部長在舉行記者招待會後,也明顯感到不適,而他的新冠病毒檢測結果也呈陽性。

閱讀更多➵新冠肺炎:對抗疫症大流行是階級問題

疫情仍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地方性流行疫症(epidemic),而非疫症大流行(pandemic)。世衛組織對這個緊急情況的沉默以及處理手法引起了很多爭論。 新冠肺炎已達到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對於大流行定義的三個標準中的兩個:它在人與人之間傳播,並且可能導致死亡。第三個標準是疫症已經在全球間擴散。奇怪的是,也許反映了政治壓力和避免引發「恐慌」,儘管事實上已有超過60個國家出現確診個案,但世衛組織對疫症是否已成為大流行的問題上依然猶豫不決。

疫情重創股市

儘管有明顯的證據表明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早已完全陷入停頓,但似乎市場過去一直自欺欺人地無視消息,不過華爾街和全球的股票市場最終仍然暴跌。實際上,過去一週已有約7萬億美元蒸發掉,相當於紐約證券交易所市值的一半。包括紐約在內的全球主要股票市場在一周之內下跌了10-12%,這是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差的表現,也是有史以來最快的「修正」。

這是歷史性的恐慌,然而特朗普等目光短淺的資產階級政客仍不肯相信市場和全球經濟極有可能發生崩潰及衰退。

「有關2020年的全球經濟將出現溫和反彈的樂觀估計已化為泡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中國分部前負責人埃斯瓦爾·普拉薩德(Eswar Prasad)指出:「歐洲陷入停滯,日本的經濟在2019年最後一個季度萎縮,甚至中國和印度也在失去動力。因此,今年已經是一個艱難的開端。現在,新冠病毒使世界經濟淪落至求生模式。疫症正損害全球的旅遊業、貿易和供應鏈。」

尤其是盼著持續的牛市令自己在11月連任的特朗普,他寄希望於習近平和中共獨裁政權所採取的空前嚴厲措施(包括人類史上最大規模的隔離措施)能夠制止疫情傳播,然而疫情尚未得以制止。

兩週前,特朗普在一次州長聚會上說:「兩天前,我與習近平主席就房間裡的人進行了長時間的會談,而他感到非常有信心。他感到非常有信心。而且正如我提到的,他感到這樣,在四月中或四月底前,氣溫回暖可以殺死這些病毒。這將是一件好事。但我們國家的狀況非常好。」

正是這種盲目和一廂情願的想法,導致中國當局在12月和1月犯下了一系列錯誤,使疫症在中國得以爆發。

最大的泡沫

華爾街對疫症可能造成的潛在破壞的延遲認識只是事件的一部分。即使沒有新冠肺炎的爆發,人們長期以來也預計著目前的財務混亂狀況。這是因為股市(尤其在美國)處於史上最大的金融泡沫。它甚至比2006年美國的房地產泡沫還要大。隨著疫情的蔓延,加上中國經濟活動的崩潰將波及全球,投機者現在擔心末日將至。

在接下來的幾天裡,對各國央行(特別是美聯儲)的關注將會非常多——確定它們是否可以向股市提供更多支持,像金融體系注入更多的信貸,來支撐股市泡沫。但是,基於過去十年各央行前所未有的寬鬆貨幣政策,人們感到嚴重擔憂,因為他們可能已經黔驢技窮。

特朗普政府正在討論新的減稅措施,甚至降低其在中國的部分關稅,以平息資本家的不安。特朗普已經重新對美聯儲施加進一步降息的壓力,要求美國的利率要降到比日本和歐洲更低:「美國本應擁有最低的利率」。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已表示準備進行干預,以平息股市。

許多經濟學家對此成效表示質疑。在過去十年中,似乎無休止的「量化寬鬆」(QE)印鈔的確成功地阻止了全面的衰退(以擴大當前股市泡沫為代價),但這次可能有所不同。疫情仍在蔓延,並導致了多地經濟封鎖。降息不會刺激人們在疫症中冒險購物,也不會重新連接切斷的全球供應鏈。

重蹈覆轍

特朗普的顧問甚至將疫症指控為民主黨捏造的「騙局」,以破壞他的連任機會。特朗普指責部分媒體「竭力挑起公眾恐慌」。貿易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預測中國的疫情「將有助於加速工作機會回流北美」,體現出美國政府的自大情緒。

這樣,美國政府對危機的反應就是以某種不同方式重複中國專制統治者的所有錯誤。中共獨裁政權無視事實,浪費寶貴的時間,誤導社會,對公眾說謊,並試圖妖魔化任何試圖發聲的人。

與特朗普和其他資產階級政客紛紛竭力拯救華爾街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這同一堆政客對公共衛生緊急事件所作出的反應。他們削減公共支出並實行新自由主義休克療法,破壞了世界各地的公立醫院系統。由於費用高昂,將近3000萬成年美國人沒有醫療保險,而芝加哥大學於2018年進行的調查顯示,有44%的生病或受傷的人沒有去看醫生。

減薪浪潮

隨著冠狀病毒爆發的蔓延,公司裁員、減薪和放無薪假的浪潮也隨之蔓延。在中國,過去6週史無前例的封城使大部分工人領不到工資。在建築、製造業和許多服務業中,佔中國絕大多數工人的農民工(來自中國較貧困地區)在大多沒有工作合同、社保、失業或醫療保障。這些工人首當其衝受中國的疫情影響。由於成本高昂或戶籍限制,他們在許多情況下無法在醫院得到治療。

但是,許多美國工人也面臨著隔離期間領不到工資的狀況。根據美國進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的數據,美國73的兼職工人甚至沒有有薪病假的權利。《衛報》在228日報導指,在2009H1N1豬流感暴發期間,儘管生病了,但仍有約1/3的美國工人沒有請假,這反過來又導致多達700萬人感染。同一家報紙報導了一名邁阿密居民的案例,該人士從中國回國後於1月進行冠狀病毒檢查,而院方向他徵收3270美元的檢查費!

顯然,若果新冠肺炎疫症在美國爆發(包括CDC在內的許多專家都認為這是時間而不是可能性的問題),美國工人階級只有很脆弱的保護。特朗普的政策進一步削弱了這些防護措施,他在最新預算提案中削減了16%的CDC資金,並削減近10%的衛生及公共服務部的預算,他還在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取消了監督疫症大流行應對措施的職位。特朗普還提議削減用於全球衛生計劃的30億美元,包括減少53%提供給的世衛組織的資金。

中國陷入困境

源於中國的疫症亦導致了歷史性的經濟和政治危機。過去6週的生產暴跌比中共政權所設想的要嚴重得多,而且似乎不太可能出現V型反彈。最近發布的官方和非官方數據證實,不僅在製造業,而且在服務和建築業,衰退都非常嚴重。而服務業佔中國GDP的一半以上。

現在看來,根據疫情狀況,本季度甚至下一個季度的GDP都將無可避免地陷入衰退。澳新銀行(ANZ)預計中國第一季度GDP將萎縮2%,而對衝基金PIMCO則預計將下降6%。這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的衰退更為嚴重。季度衰退是自1960年代文化大革命以來的第一次。

閱讀更多➵新冠病毒燃起對中共獨裁的群情反彈

在全中國,工人被禁止出行並受檢疫限制,而許多人害怕受到感染而留在家中,因在這個國家有許多人因為患病而陷入貧困和負債。習近平已將重點從抗疫轉到在全國範圍(除疫情爆發中心湖北和武漢)呼籲各地恢復「全面生產和正常生活」。但是,這個呼籲成效不一,中共政權和中國不同層級的黨國機器對其自身法而造成了更大的損害。

歐盟商會一名發言人說:「各地相互衝突的疫情防控措施,變相成了數以百計各自為政的封建領地,現在幾乎不可能在中國國內運輸貨物與人員。」

雖然國家控制的媒體報導說,「超過90%」的國有企業已經恢復生產,但許多人認為實際數字要低得多,大多數公司僅實現部分恢復。根據澳新銀行的數據,截至上週,中國經濟正在以20%的動能運轉,約有50%的工人重返崗位。

奧威爾式國家

北京的評論員吳強解釋說:「這場危機對習近平的形象造成了致命打擊。」他告訴《紐約時報》:「未來的很長一段時間,公眾會對他產生持續的懷疑,這種懷疑是不可挽回的。」

儘管在中國與新冠肺炎的戰鬥還遠沒有結束,但中共政權感已經受到對其統治的真正威脅,因此當局正在進一步強化其鎮壓機器和奧威爾式監控國家的能力。監控措施不僅無法向社會預告新冠病毒威脅,而且實際上壓制這些警號。如今,以抗擊新冠病毒的名義,監控進一步得以強化。包括新的智能手機應用程序、大數據和人工智能在內的技術已被用作社會和政治控制的工具,而外國「民主」政府也在密切關注並嘗試學習當中至少部分的方法。

阿里巴巴子公司開發的一款自我評估的手機應用程式正在200個城市中使用。每個公民都必須進行自我檢疫,用戶需要輸入任何可疑症狀、最近的旅行史和其他信息,應用程式會顯示紅色、黃色或綠色的二維碼。只有帶有綠色二維碼的人才能在戶外開車或四處走動;警方可以要求每個人出示其二維碼。

習近平政權用這種方式開始將其統治(有100萬維吾爾族穆斯林被關在集中營的)新疆的一些「科技威權主義」特徵推廣到中國其他地方。這是社會主義者早就警告過的。

同樣,世界各國政府很可能會試圖利用新冠肺炎疫症來及加強警察權力和其他威權手段,以期平息群眾的憤怒。法國、意大利和瑞士已開始實行新的針對抗議和遊行的禁令和限制措施。

社會主義者在為什麼而戰

社會主義者和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主張大量投資公共醫療系統,並立即採取緊急措施,以使社會為應對大流行的威脅做好準備。這些必須在完全民主的控制和公眾監督之下——我們不能相信(無論是「民主」國家還是獨裁國家的)資產階級政客。

在許多國家,基本醫療用品短缺,例如保護長袍、手套和適合的口罩。需要在民主控制下建立新的公有經濟,以快速生產此各種救生設備。工會和工人政治組織領導的群眾鬥爭需要扭轉在市場主導下公共醫療支出的災難性削減。工人運動和國際左翼必須應對這一挑戰——新冠病毒告訴我們,在資本主義及其政治代表之下,世界並不安全。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