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教右翼政黨選舉失利,是否代表反同威脅不在?

2020年3月12日 上午 12:20

右翼反同勢力在過去一段時間可以獲得增長,是因為民進黨政府執政下工人階級的生活問題沒有得到解決,更推動一系列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

郭家瑋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2020大選後,兩股反同色彩鮮明的基督教右翼政黨分別以——安定力量與合一行動聯盟——0.67%與0.123%的政黨票,在不分區立委選舉及區域立委選戰中相繼落敗,相較於2016大選中同樣反同色彩鮮明的基督教右翼政黨「信心希望聯盟」的1.70%政黨票,看似少了許多選票支持。無疑,廣大選民在抵抗中共獨裁和國民黨威脅的同時,也拒絕了同樣會攻擊民主權利的右翼反同政黨。右翼反同政黨的挫敗固然讓親平權人士鬆一口氣,但右翼反同勢力的威脅就此消失了嗎?

敗選不等於瓦解

反同勢力選舉失利也有其偶然因素,因為今次藍營要集中票源救亡其主要大黨。縱觀總體選舉結果,2016年,藍營色彩鮮明的右翼小黨不分區得票率共有:15.84%;2020年則退為:6.14%。相形之下,國民黨的不分區得票率則從26.91%提升到33.35%。可以發現這次大選中,保守選民為了救亡韓國瑜與國民黨而普遍的排擠了其他藍營右翼小黨的得票空間,而綠營反同選民則在「抗中保台」的壓力下重回民進黨的得票數之中。

若以選舉得票數來看,的確安定力量與合一行動聯盟未能成功移轉2018年支持反同公投的選民之政黨傾向,而安定力量與合一行動聯盟的親藍營色彩,這也使其若要贏得選票增長,勢必得著力瓜分國民黨選票。

因此,我們可以說、反同色彩鮮明的基督教右翼政黨雖遭逢選舉失利,但事實上龐大的反同勢力仍扎根在藍營、綠營、中間選民與各路右翼小黨之中——例如綠營反同議員陳信瑜如今已高升為台北市勞動局長,而持有反同立場的賴清德則已成為副總統,並可能成為2024年總統候選人。

而2018年由安定力量等右翼基督教勢力領銜的反同公投能贏得勝利,也是建基於當時「跨黨跨派」的反同勢力大團結。因此,真摯支持性別平權的人們必須警惕的認知到——反同政黨只是資產階級統治用來打壓邊緣群體及分裂工人階級的其中一個工具。藍綠白資產階級政黨內裡本來充斥著反同勢力,他們可以改用其他渠道和工具發動反同攻勢,以圖將資本主義危機的罪責嫁禍性小眾及其他少數群體。

反同基督教右翼政黨的選舉失利,使眾多自由派NGO(如婚姻平權大平台)紛紛展現了盲目樂觀的態度,誤以為恐同勢力的威脅已消失。而這樣的態度,毫無疑問是嚴重低估了基督教右翼政黨的危害與能耐。

不同於檯面上可見的多數黨派,台灣的基督教右翼政黨因著其教會組織為龐大的動員機器。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能夠於2017年底扭轉頹勢、藉由「罷昌運動」來重整旗鼓,並順勢在2018年動員起龐大的保守群體來支持反同公投。

在未來,這類政黨及反同勢力,將繼續展開反對性平教育、廢除同婚、或甚至是「反對通姦除罪化」的攻勢——而藍綠白政客都將可能會採納更鮮明的反同、保守立場,企圖從中收割保守民意支持——藉此展開對民主權利、性別平權的攻擊,並從中建立政黨與右翼教會。支持平權的人們必須謹記,在反同勢力過去的進攻下,LGBTQ在2018年失去了擁有民法保障同婚的機會,而只能屈就於歧視性專法。

更重要的是,右翼反同勢力在過去一段時間可以獲得增長,是因為民進黨政府執政下工人階級的生活問題沒有得到解決,更推動一系列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在欠缺一個左翼工人階級的政治出路下,部分群眾被右翼民粹的政治勢力所吸引。現在藍營雖然在選舉中受到重挫,但新一屆的蔡政府服務大財團的政策也並不會解決工人階級和青年面對的窘境,長遠來說將可以陷入另一場危機。藍營勢力和右翼反同勢力在政治真空下是有可能重新振興的。

如何終結反同勢力?

要戰勝反同勢力與右翼基督教政黨對民主權利和性別平權的攻勢,就必須讓性平運動超越自由派NGO小圈子極具局限性的手法,更不應該是將希望寄託在對民進黨政府與立委的歌功頌德上。現在需要以工人階級利益為中心的群眾鬥爭,在職場、社區、校園中迎擊並戰勝反同勢力未來的攻勢,同時需要團結鬥爭對抗資產階級打壓工人的經濟政策。要徹底消滅反同勢力,就是消滅藍綠白三黨所擁護的資本主義體制。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