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夾縫中的醫患關係——北京民航總醫院殺醫事件

2020年3月17日 上午 12:38

作為市場化改革一部分,院從一個單純提供服務公共機構,變成了一種既要提供社會服務,又要追求利潤「事業單位」

楊易  國勞工論壇

20191224日,北京市朝陽區民航院發生一起事件者家屬孫文斌持刀將生楊文割喉死。我們對遇害生表示哀悼。

進入2010年代後,事件頻發,並且屢次成為社會討論熱點。此次事件發生後,多個院開始實施安檢,甚至得到佩槍保衛,但是這些真能夠阻止襲事件繼續發生嗎?

現代療體繫起源自計劃經濟時代。計劃體制下,療衛生體系定位明確,在療服務、預防保健等各個方面都取得了很大成就療體制改革始於90年代。作為市場化改革一部分,院從一個單純提供服務公共機構,變成了一種既要提供社會服務,又要追求利潤「事業單位」。

撥款不足

院無法得到國家全額撥款,並且在一定程度上自負盈虧。這讓院不得不設法搜刮病人錢包。藥品行業更是被完全市場化,造成藥價大幅上漲。政府曾經試圖限制一些藥物價格,但是制藥企業因為利潤太低而不願生產,反而造成一些藥品稀缺。為了利潤,制藥企業紛紛派出「藥代表」賄賂生:如果生開出自己企業生產藥品,就可以從獲得回扣。一些腐敗生為了獲得回扣,也樂於給病人開一些昂貴藥品。這讓病人對開藥給自己生產生不信任。

在上述情況下,雖然病人可能需要花很多錢,但至少能夠享受到真實有效療服務。但是在開放私立院後,國出現一批莆田系院(因其老闆主要來自福建莆田而得名。莆田系掌握著國大陸80%民營療份額)。這些院完全以盈利為目利用普通人學知識缺乏,依靠虛假廣告招攬顧客,聲稱自己擁有先進療技術,收取高昂費用,但是不會提供任何真正有效治療,反而耽誤了病情。2016年,大學生魏則西因相信莆田系虛假廣告而耽誤治療,在付出超過20萬元藥費後最終病亡。

近年來,隨著國大力支持藥,一批療效可疑且不良反應尚不明藥品出現在市場上。審核非常寬,不需要嚴格驗證即可進入市場。藥作為一種傳統經驗藥,一些經過歷史長期檢驗藥方確實有效,但是許多現代藥企業「發明」藥常常是無效甚至有害。這些院和藥商與政府相勾結,逃避監管和處罰。2017年,生譚秦東發文質疑藥鴻茅藥酒,被該藥商直接指揮警察跨省抓捕。這些都讓病人對於自己所接受真實性產生懷疑。

在本次事件,兇手指責生給其母親注射醒腦靜導致其母親健康惡化。醒腦靜是一種藥注射液:一種現代發明藥形式,即將原本口服外敷藥注射入人體血管。藥注射液存在大量不良反應報告。在2017藥嚴重不良反應事件報告藥注射液佔了84.1%

醒腦靜

20197月,醒腦靜被國家衛健委列為重點監控對象。醒腦靜銷售同樣存在賄賂和回扣。國裁判文書網上以醒腦靜和「回扣」為關鍵詞搜索,可以找到17藥代表以回扣賄賂生開醒腦靜案件。

國,不同於普通學科四年,學類專業本科教育是五年制,之後還要再進行三年住院師規化培訓,從2020年開始,還要再加上2-4專科師規化培訓。考慮到許多生職務還有博士學位要求,這就使得培養一個時間長達11-14年之久。而在這十數年時間裡,這些准生們不僅沒有薪水或只有很少薪水,還要交大筆學費和培訓費,然後才能成為一個基層普通生。

比例極不平衡,2007-2013國年每萬人只有14.9生,僅略好於世界平均13.9名,在世界上排名第83名。生每天需要診療大量,導致生過勞情況非常普遍2017每個月都有生猝死,2019年有報道生猝死事件16起。這還是在生已經縮短了診治時間情況下。59.7% 生每半日需要看超過30者,平均每位者就診時間不足8。這導致了診療質量差、溝通不暢、病人滿意度低,尤其是在病人經常需要花數小時甚至數十小時排隊情況下。

由於市場化療是被作為一種商品出售因此在部分病人和家屬意識裡,他們花大價錢購買不僅是治療,而且是治癒,而如果遇到生無法治癒病情況,就如同買到了假貨或是遇到了騙子。再加上上述不信任、對治療真實性懷疑、對診療時間短不滿,還有治無效絕望,匯集起來就轉化成了對憤怒,其極端者就以襲事件形式爆發出來了。

院安檢和佩槍保衛不能從根本上讓襲事件不再發生。國政府想要以市場化解決療問題,公共療開支非常低。2016年財政公共療開支約1.3萬億元,占GDP1.6%,遠低於世界平均水平。

醫患矛盾的背後

國個人療支出占療負擔比例約是世界平均水平2倍,而政府公共療支出占負擔比例約是世界平均水一半。從20112014增長趨勢來看,政府支出占支出不但沒有增加,反而降低了。如今國政府准備繼續推進療體制市場化改革,這只會增加經濟負擔、加劇過勞,關係變得更為惡劣。

要想讓襲事件不再發生,就必須廢除這個謀財害命市場化療體制,關閉莆田系假重建非盈利公共療系統,護人員和病人代表民主監督,大幅增加療資源和人手,實現全民免費療。全面公有化制藥企業,停止生產無效和有害藥品,恢復生產廉價有效藥品。實行全民免費教育,培育足夠生,讓每個病人都能得到優質充分療服務。而這些只有在一個民主社會主義制度下才可以實現。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