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新冠肺炎的無比危機

2020年3月26日 下午 7:42

當前社會急需付出巨大努力抗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大企業與大銀行應該承擔這一努力所需的成本

佩爾·奧爾森(Per Olsson) 社會主義正義黨(瑞典ISA)周刊《進攻》編輯

新型冠狀病毒的致命傳播導致了各大洲的封鎖,越來越多的國家開始宣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

瑞典的狀態可能在本周內就會和法國一樣了。例如,從星期二開始,只有在上班(儘管許多工作場所已經關閉了)、買葯或購買食品時您才可以離開家。

法國員警在街上巡邏

在法國,這些規定將至少實行15天,10萬名員警將會上街巡邏以保障其實施。當局將會從阿爾薩斯這受災最嚴重的地區開始動員軍隊;同時法國已經關閉了邊境。

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新舉措生效前一天說,“我們正處於一場衛生戰爭中。”他承諾新措施不會對法國公司造成任何影響。但另一方面,馬克龍沒有承諾撤銷大幅削減養老金的提議,只是推遲了該決定。

瑞典社會民主黨與綠黨政府也在做同樣的事。

政府的右翼政策並沒有改變,針對危機的舉措主要面向企業。像法國政府一樣,瑞典甚至不願意減少對富人實施的稅收減免政策——儘管這些減稅政策為數眾多,並且已經持續性地造成了醫療保健和老年護理的資金缺口。

今年年初,政府取消了由大多是高薪階層男性支付的“薪俸稅”。這一決定使財政部損失了60億瑞典克朗(約合6億歐元)。

如果重新引入該稅並廢除對家務勞動的稅收減免(即國家對富裕家庭僱人進行清潔等活動的支援),國家將獲得超過110億瑞典克朗(超過10億歐元)的額外收入,這筆資金足以提供約20,000個新的社會福利工作崗位。增加公司稅,重新引入遺產稅、贈與稅和財富稅,以及對富人徵收新的財產稅,將會使更多此類工作得以開展、使福利覆蓋的人員得以增加。

援助組織樂施會(Oxfam)表示,在全球範圍內,僅僅對最富裕的1%適度增加財富稅的徵收,就足以為1.17億個醫療保健領域的工作提供資金。

當前社會急需付出巨大努力抗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大企業與大銀行應該承擔這一努力所需的成本。

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流行,世界各國的政府紛紛採取了尋找替罪羊與瘋狂渲染民族主義的手段——而非全球協調一致,努力抗擊這個跨越國界的疫情。

這完全違背了無國界醫生(MSF)等組織的呼籲,即歐洲各國政府除了應增加防護裝備的生產外,還要確保能夠將其運送到受災最嚴重的地區。相反,封閉邊界可能會阻止醫療設備與醫護人員前往最嚴重的疫區。

此外,在需要調動社會的所有資源來對抗病毒的傳播時,協調的缺乏和資本主義市場的混亂阻礙了社會資源的調配。

數十億美元非但並沒有用到大規模的福利措施和綠色變革上,反而用來維續當前不可持續的工業結構,包括對化石燃料的依賴。

政府嘗試藉助危機,加上人民接受政府所採取行動的必要性,來鞏固右翼統治、限制民主權利,甚至會比抗擊疫情所必要的程度更大並持續更久。

例如,在厄瓜多爾,右翼政府試圖以“冠狀病毒造成的經濟危機”為借口,重新嘗試執行被去年十月群眾運動所中止的緊縮方案。在伊拉克和黎巴嫩,精英們毫不猶豫地利用對病毒傳播的恐懼來縮小街頭遊行示威的規模。

在談到新型冠狀病毒構成的威脅時,俄羅斯總統普京還宣布了他打算一直執政到2036年。

更低的工資

瑞典似乎並不例外。

在3月13日建築工人工會的報紙上報導了僱主組織的談判經理馬特斯·阿克林德(Mats Åkerlind)的結論,“冠狀病毒已經影響到了合同談判。僱主認為加薪幅度可能會降低。”他宣稱,由於冠狀病毒,今年的加薪幅度“很可能”會降低。

如今,勞資合同談判照常進行,只有僱主才能從中獲益。儘管冠狀病毒的威脅仍舊存在,下一步會發生什麼仍是未知,工會領袖還是希望能夠在兩周內簽署協定。但相反地,我們應該推遲談判──不要讓僱主利用危機。工會必須準備為工作和工資而鬥爭。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