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放寬外國人居留下的種族、性別和階級歧視

2020年3月27日 上午 2:32

社會主義者反對父權體制,反對將女性視作男性的附屬物,不僅包括民族主義者將女性視為民族財產,也包括當權者把女性當作吸引外國人才的性資源

楊易 中國勞工論壇

227日,中國公佈了新的《外國人永久居留管理條例》草案,放寬了對外國人永久居留中國的限制。根據新的條例,在中國長期工作的外國人也可以申請永久居留,且下調了以前對人才和投資發放永久居留資格的標準。新條例草案一經公佈,就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引起極大的反對聲浪。

外國人(主要是白人)在中國常常能享受超國民待遇。中國政府及官僚體制是階級歧視的,外國人往往因為財富、學歷、工作崗位等等上的優勢,使得他們能夠在中國獲得比普通中國人更優質的政府服務。「外國人丟失財物,警察連夜追回」之類的新聞經常見諸報道,而相比之下,警察卻經常對普通中國人丟失財物的案件敷衍了事,甚至因此催生了「外國人代報案」行業。隨著中國近年來積極擴展其國際影響力,大量招收留學生的計劃也隨之推行。外國留學生可以很輕易地進入絕大多數中國人都無法進入的重點大學,而且還能享受到高額補助金、獨立宿舍等等優待。

中華民族主義的反彈

外國人享有的這些特權不僅引起民眾不滿,而且與中國長期的民族主義宣傳產生矛盾。這可以見到中共的民族主義是多麼虛偽的,它想欺騙群眾所服務的是全中華民族,實際上它所服務的是中國和外國的資產階級。同時也可以見到,中共的民族主義宣傳自製麻煩 ,反而引起民眾對自己政策的反彈。

在中國的對內宣傳中,中國被塑造成「中華民族」的民族國家。近年來,在宣傳中國革命的成果時,「趕走了外國人」成為宣傳的重點,目的是將本國政府製造的社會矛盾轉移視線部分群眾受到民族主義的煽動,他們想把社會問題歸咎在種族問題上,認為對抗外國和外國人是解決社問題的良方。事實上壓迫中國工人階級的群眾,除了是外國的有錢人外,還有本國的富豪和獨裁政權。社會主義者反對民族主義,因為這只會分化工人階級團鬥爭的力量。

甚至白人男性因為掌握世界的文化話語權,使得白人男性比起亞洲男性對於亞洲女性擁有性魅力上的優勢,都成為了網上的重要話題。而中國官方也在把中國女性作為吸引外國人的性資源,籍以吸納外來資金2019年,山東大學給每個外國留學生配三個女大學生作為「學伴」的制度引起爭議。本次又有發改委發展研究所所長楊宜勇被發現發表過「鼓勵女大學生和留學生聯姻」的言論,被民眾斥為賣國賊。

社會主義者反對政府對外國人給予特權,我們亦反對一切的階級歧視。但由於欠缺一個具清晰階級團綱領的群眾鬥爭,部分反對該條例的人卻用中華民族主義和父權主義來反對該條例,往往是仇視白人以及針對中國女性。在山東大學學伴制度爭議事件中,批評者比起批評大學官僚,更喜歡對山東大學的女生進行蕩婦羞辱。與白人男性交往的中國女性也常常被冠上「Easy Girl」的污名,她們與黑人交往的話則受到更大壓力。黑人在中國並沒特權性優勢。但是與白人交往在民族主義者眼中只是「崇洋媚外」,而與更「低等」的黑人交往就讓人無法接受了。民族主義者往往同時都是父權主義者,反之亦然,因為這兩種反動的思想都是源於資本主義制度裡。

條例草案公佈幾天之後,在網絡上發起了一場「中國男孩保護中國女孩」的運動,在網絡上發佈視頻,聲稱要保護中國女孩免受外國人(尤其是黑人)的侵犯,實則是要求中國女性表態只和中國男性交往。他們將女性視為一種民族財產,只能供給本民族的男性,絕對不容外人染指。許多與外國人(尤其是黑人)交往的女性的社交媒體帳號遭到騷擾,留言中充斥種族歧視與仇恨言論。

社會主義者支持遷移自由,不僅包括符合條件的外國人可以在中國永久居留的自由,也包括中國人和世界上所有人能夠遷移到世界的任何地方居住的自由我們反對政府部門和社會體制對任何種族的歧視或特權,包使用公共服務、入學和就職機會等。只有由工人階級組織及監督的民主政府,才有可能消滅階級和種族上的不平等。

社會主義者反對父權體制,反對將女性視作男性的附屬物,不僅包括民族主義者將女性視為民族財產,也包括當權者把女性當作吸引外國人才的性資源。只有消滅男女之間經濟地位的差異,包括同工同酬、男女平等就學就業、以公共服務解除女性的家務負擔,才有可能消滅對女性的歧視。

要做到這些,需要國際主義的工人運動和社會主義的女權運動。各國的勞動者應當團結鬥爭,廢除用來分裂我們的國界和資本主義的全球剝削體制,建立人人平等的、民主的社會主義制度。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