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DemExit:是時候組織一個由發起自、屬於、為了工人的新政黨了

2020年4月4日 上午 1:49

加入我們,來參加在密爾沃基(威斯康星州最大的城市)舉辦的大型抗議和會議

Kshama Sawant 薩旺特,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支部)

請簽署我們的連署:https://actionnetwork.org/petitions/demexit-we-need-a-new-party

冠狀病毒正在肆虐,國際市場亦處於混亂之中,現在我們比以往更需要一場政治革命。這同時也是深化我們的鬥爭的好時機,發起一場為了全民醫保、為了綠色新政、為了有利於勞動人民而不是華爾街的政策的鬥爭,並使我們和億萬富翁階層的對抗到達一個新的高度。

在這些行動中,我們將繼續面對民主黨高層的無情抵制,他們在初選中毫不掩飾他們的選擇:在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政治革命和特朗普(Donald Trump)很有可能繼續連任這兩者上,民主黨高層選擇了後者。

蹩腳的拜登

雖然拜登(Joe Biden)第三度競選總統的嘗試在2月似乎就已經“宣告死亡”了,但是民主黨高層把他的“政治屍體”拉到領先位置,極大的改變了選舉的進程,拜登在“超級星期二”(有14個州在這一天選出黨代表)大獲全勝之後,又在3月10日“迷你超級星期二”(有6個州在這一天選出黨代表)贏得了密歇根州,密西西比州和密蘇里州的決定性勝利。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首席政治分析師博格(Gloria Borger)表示:“拜登像摩西開紅海一樣,在其他候選人身上從未有過”。“他就像一邊站在現在的位置,一邊說:『什麼?我居然在這裡?』,他在選舉中幾乎什麼都沒做對,本來一直排在第二或者第三,但他卻到了第一。”

這種突然的改變絕非甚麼意外,而是腐敗的民主黨精英們已經把大量的金錢,媒體和政治資源投入到拜登身上。

毫無疑問,民主黨精英把拜登捧上去不是因為他們對拜登有什麼深刻的信念,而是因為拜登是他們抵制桑德斯政治革命的最後防線。臭名昭著的《紐約時報》是維持現狀的捍衛者,拜登在南卡羅來納州獲勝之後第二天,《紐約時報》就稱:“布蒂吉格(Buttigieg)和克洛布徹(Klobuchar)(另外兩位民主黨候選人,已宣布退選)隨即宣布支持拜登,目的在於拖桑德斯的後腿”。民主黨高層的最高目標就是遏制我們的運動:使用一切必要的手段來制止全民醫保、全面租金控制、綠色新政、以及消滅億萬富翁階層的訴求。

朋友與敵人

對於我們工人階級來說,現在越來越重要去充分認清誰是我們的朋友,誰是我們的敵人。非常不幸,不管桑德斯說什麼,拜登也不會是我們的朋友,我們也無法支持他。拜登,民主黨高層,以及企業媒體是我們的敵人,他們會竭盡全力維護他們即將破產的制度。

非常不幸,沃倫(Elizabeth Warren)(民主黨初選候選人,已退選)是“打敗桑德斯”運動的重要成員。在超級星期二之後的關鍵時刻,她拒絕支持桑德斯,這實際上既是對拜登的一種認可,也是對進步左翼的當頭棒喝,還意味着她拒絕支持2016年的政治革命。她證明了她是個假的進步派,甚至民主黨高層中的左派也不是工人階級的盟友。

儘管有40%的美國人(也就是超過1億人)的銀行存款不足以應付緊急醫療情況,儘管美國有250萬兒童無家可歸,儘管美國有3400萬成年人見過有人因為無法負擔處方葯而死亡,但我們之前提到的敵人還在阻止我們前進,而現在許多沒有投醫保或者投保不足的人,正在面對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卻幾乎沒有受到保護。事實上,資本主義制度也正在使我們所有人都向著災難性的、不可逆轉的氣候變化前進。在所有的這些“社會屠殺”中,民主黨高層已經出賣了無數美國人,他們聲稱現在不是“承擔政治風險”的時候。

最重要的是,民主黨高層只重視如何繼續保持他們億萬富豪主子的財富,並繼續維持這個大規模不平等的現狀,我們的未來情況只會不斷惡化。

拯救拜登的並不只有那些最後關頭的背書,還有來自企業媒體不留餘力的宣傳——他們報道了拜登勝利的必然性,也毫不掩飾對桑德斯的不屑。其中最極端的是馬修斯(Chris Matthews),他將桑德斯在內華達州的勝利與納粹入侵法國比較,即使電視廣播中也充斥着對桑德斯的惡性攻擊。在超級星期二之前,這些媒體給拜登擦脂抹粉的報道甚至多過對新冠肺炎的報道。

民主党參與了許多壓制選民的活動,連桑德斯自己都看出來了,許多州都報道了投票排長隊和破舊的選舉設備的情況。這為拜登的選情提供了幫助,因為受到最嚴重壓制的選民就是那些年輕、貧窮的選民,而他們更有可能支持桑德斯。

作為候選人的拜登令人震驚地無能,這暴露了民主黨的真正目的。像希拉莉(Hillary Clinton)一樣,拜登只是華爾街的工具,他長期以來保護億萬富翁的利益,並損害我們工人階級的利益,再加上他思辨能力的衰退,他將成為特朗普在大選中可以輕鬆吞噬的目標。民主黨高層希望通過初選操作來支持拜登,並限制他在公共場合露面,他之前甚至很少在他現在獲勝的州中開展競選活動。

民主黨起初宣布要改變最後一場黨內辯論的形式來保護拜登,現在他們甚至想要完全取消這場辯論。克萊伯恩(Jim Clyburn,民主黨眾議院黨鞭)建議,如果拜登在“迷你星期二”中取得重大勝利,那麽不如立刻結束初選,並宣布拜登為勝利者,趁着我們數千萬工人還沒有發出自己聲音的時候,不過這也暴露了民主黨高層的絕望感。

政治革命的下一步是什麼?

即使拜登最後勝選了,他也會面對一個經濟衰退的爛攤子,而他自然會竭盡所能的挽救統治階級,而不是像奧巴馬在08~09年那樣挽救工人階級。這也正是後來特朗普會獲勝的原因。

現在我們不應該停止戰鬥,而桑德斯也不應該退縮。他應該宣揚拜登公司的爛賬,並在接下來的進行初選的州內全力以赴。他應該號召全國進行大規模遊行,來支持政治革命。他應該要求與拜登進行一系列嚴肅而正面對抗的辯論,用拜登長期對億萬富翁的服務來拷問他。桑德斯還應該停止稱拜登為朋友,當然也完全不能為他背書。

民主黨精英已經攤牌了,他們寧願特朗普贏過一個比希拉莉還要弱的候選人,也不要把一個“組織領導者”放入白宮。他們對我們運動所代表的東西感到恐懼。他們害怕成千上萬的美國人受到運動鼓舞,為了全民醫保、綠色新政和房租管制而鬥爭。雖然有許多針對桑德斯的負面競選行為,但是仍然有數百萬人投票支持他,這本身就是歷史性的。

雖然有這些支持者,但是這場選舉的優勢不在我們這邊。桑德斯要確保多數的黨代表票的話,除非拜登的競選活動發生意外的危機,或者在接下來的州中大量的非傳統選民支持桑德斯。其實很可能,民主黨高層已經成功的竊取了這次選舉。

雖然民主黨高層可能會對此進行虛偽的慶祝,但是他們沒有看到,資本主義和數十年來的不平等所催動的革命列車不會因為一場選舉的失敗而停下來,就算他們阻止桑德斯的圖謀成功了,這列火車還會繼續前行,無論初選發生了什麼,我都必須繼續政治革命。

我們不會滿足於空洞的承諾,不會再忍受那些說我們要求太多的話。我們不會再接受昂貴的藥品、無止境的學貸、延綿不絕的戰爭、把數百萬工作轉到海外的貿易、還有各種氣候災難。

我們需要在剩下的每個州都進行鬥爭,為我們的政治革命儘可能贏得更多選票,並儘可能大地建立對桑德斯政見的支持。

#DemExit(退出民主黨):我們需要一個新的政黨

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把我們的政治革命轉變為一個強大的運動,來取代DNC(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和大企業的政治精英,並組建新的政黨。

我們的組織一直在呼籲百萬人前往密爾沃基,來支持桑德斯,並防止民主黨在全國大會上採取不民主的作法。而這種作法現在甚至已經發生了。

現在,我們需要前往密爾沃基進行大規模抗議,並開始討論政治革命的下一步,並準備組織一個由工人組織、屬於工人、了工人的新政黨。我們的這次會議,同時加上其他地區會議,將具有歷史性的任務,也就是組織明年的全國大會,和來自全國各地的代表一起組建這個新政黨。

我們需要的新政黨,是一個明確地為了老百姓鬥爭,對抗特朗普和億萬富翁階層的黨。民主黨一次又一次地背叛了我們,除了阻擋我們的道路之外什麼都沒有做。我們需要一個完全獨立於大企業的獻金,並和我們的運動並肩作戰的政黨。我們需要一個和年輕的氣候運動者一起爭取綠色新政的政黨。這個政黨,是新生代工人運動者的政治之家,而不是和那些老闆們的盟友。

我們在西雅圖贏得的一切東西,從率先通過最低工資提高到15美元的法案,到去年我擊敗亞馬遜再次連任成功,都是因為我是獨立於民主黨的社會主義替代組織的一員。社會主義替代一直都是我們運動的骨幹力量,而西雅圖的民主黨高層卻對我們步步阻撓,就像在全國範圍內對桑德斯做的那樣。

我們從2015年就開始說,如果桑德斯如果獨立參選會更好,這是由民主黨內部的局限性導致的,而現在這已經被充分證明了。我們承認,桑德斯的路線已經把數百萬人帶入了政治革命的思想中,但是現在他的路線也走到頭了。我們不認為工人階級應該支持拜登,我們鼓勵桑德斯加入他數以百萬計的支持者中,組成一個新的政黨。

民主黨布置了一個巨大的政治騙局,雖然拜登十分無能,但還是有數百萬人被他們欺騙。他不是我們的朋友,工人階級也無法支持他。讓我們開始在這個國家建立一個新政黨,請在我們的在線請願書上簽名,支持建立新政黨和發起在密爾沃基的大規模抗議和集會。請大家廣泛傳播和分享這個消息,把他通知給您認識的每個桑德斯的支持者。

歷史在召喚着我們,我們需要利用這個時機,在腐敗的民主黨外邁出關鍵的一步,並建立一些從根本上全新的東西。野蠻的資本主義體系正在陷入又一場重大的經濟危機,因為他不能滿足大多數人民的需求,並正在把我們帶入氣候災難的危險中,我們需要建立強大的運動,來爭取一個替代方案。

我們密爾沃基再見。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