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致命的民族主義暴力

2020年4月16日 下午 10:55

把反對宗派主義公民身份立法的運動推向高潮! 必須組織起來,擴大聯合抵抗

Geert Cool, LSP/PSL (ISA比利時支部)

在德里發生的有預謀暴力事件造成至少50人死亡,數百人受傷。暴力事件是在執政人民黨(BJP)政客呼籲停止正在進行的反對新公民身份法立法(《2019年公民身份法(修正案)》)的抗議活動之後發生的。印度教民族主義政黨人民黨在去年5月的德里議會選舉中獲勝,但未能將其轉化為地方邦議會的勝利。這加強了印度教民族主義隊伍中的挫折感。

一段時間以來,隱藏於愈演愈烈的社群衝突背後的是中央政府在經濟和社會上的失敗,現在甚至出現致命的暴力。莫迪政府至少是眼睜睜看着暴力事件的發生的被動同謀。

德里的暴力事件

在德里的暴力事件中,房屋、商店、汽車和其他穆斯林的財產都遭到了暴徒的襲擊和破壞。至少有300家商店被毀,此外,還有大約同樣多的房屋被毀。400多人受傷,至少有50多人確認死亡。死者主要是年輕男子,但也包括一名85歲的老婦人,她在家中被活活活燒死。目擊者稱,襲擊者高喊「Jai Shri Ram」(榮耀歸於羅摩神),這是人民黨經常使用的宗教口號。警方沒有干預,甚至公開參與了針對穆斯林的教派暴力事件。這種致命的暴力事件給反對莫迪和人民黨的有爭議的公民身份法的抗議運動施加了壓力。

通過這些公民身份法,人民黨政府希望讓全國所有居民都進行登記。全國人口登記冊(NPR)和擬議的全國公民登記冊(NRC)旨在調查誰可以被認定是印度公民。隨着《公民身份法》修正案的頒布,確定了來自四個鄰國的非穆斯林也有資格獲得印度公民身份。

人民黨的企圖是要將穆斯林排除在外,這表明了的目的就是要是散播分裂。他們已經準備了一段時間了。2018年年底,掌管員警的內政部長阿米特·沙阿(Amit Shah)將來自孟加拉國的難民稱為 「白蟻」。然而這種歧視並不限於穆斯林 ──同樣主要信仰印度教的斯里蘭卡泰米爾人也被排除在外。這主要是由於人民黨在印度南部的泰米爾人社群中幾乎沒有任何支持。

在12月和1月,印度南部地區發生了大規模的抗議活動,反對人民黨政府的政策。數十萬人走上街頭,反對分裂和仇恨。1月,工人還發起了總罷工,並得到了社會上廣泛的支持。有2.5億工人參加了罷工。罷工的目的是反對反社會政策,包括歧視性法律。右翼的印度教民族主義者對正在進行的抗議活動作出了反遊行,暴力攻擊變得越來越嚴峻。

有預謀的襲擊

在德里東北部的一個工人階級社區,自2月23日開始的特別血腥的幾天之內,發生了有預謀的暴力事件。人民黨政客卡皮爾・米什拉(Kapil Mishra)呼籲支持者攻擊一個和平靜坐的抗議,隨後印度教民族主義者向抗議者投擲石塊,併發生了更嚴重的暴力事件。警方沒有介入。由於當地印度教徒和穆斯林相互保護的聯合行動,避免了更高的死亡人數。數以千計的人去了庇護營,人們在那裡生活在悲慘的環境中。德里少數族裔委員會在一份報告中寫道,暴力事件是「單方面的、有計劃的」。

這種情況讓人聯想到2002年古吉拉特邦(Gujarat)發生的事情。在印度教朝聖者乘坐的火車發生燃燒事件后,穆斯林遭到了大搜捕。在此過程中,230座清真寺被毀,15萬人逃亡,千餘人被殺。時任古吉拉特邦總理的正是莫迪本人。許多人認為,人民黨邦政府是暴力事件的幫凶。印度的社運人士指出,莫迪現在正在把古吉拉特邦的模式帶到德里和全國其他地方。

莫迪的盤算

教派暴力事件的目的是為了讓這個以宗教為基礎的社會兩極分化。這正中莫迪周圍的印度教原教旨主義者的下懷。同時,它的目的是轉移人們對這個國家的巨大不平等的關注,在這個國家,9個最富有的人擁有和最貧窮的一半人口一樣多的財產。在特朗普訪問期間,當局在艾哈邁達巴德(Ahmadabad)修建了一堵圍牆,以便美國總統在前往體育場的路上不會看到貧民窟,才好稱讚在體育場接待的印度總理。

數以百萬計的印度人對任何社會進步都失去了希望。宗派主義的印度教民族主義不會帶來進步。被印度佔領的喀什米爾地區的居民可以證明這一點:700萬人被困在那裡的人被剝奪了一切權利。

暴力的印度教民族主義和大多數人的生活水平的持續下降表明,需要組織起來,需要有一個替代痛苦和仇恨的社會。勞動人民和貧苦農民的強大工會和政黨是一個必要的起點,但也需要在社區一級組織起來,除此之外,還需要保衛居民不受暴力侵害。如果不組織起來抵抗,莫迪、人民黨和國民志願服務團(RSS,與人民黨有聯繫的民族主義民兵)就可以在網路水軍的配合下,通過煽動社區暴力而逍遙法外。這對抗議活動和爭取不同社會的鬥爭是一個障礙。

社會上反對印度公民登記/公民身份法修正案的抗議活動和最近的大罷工的廣泛支持,表明了運動的潛力。要使抗議運動持續較長時間,就需要有一個行動計劃:開展為期數日的運動,擴大抗議活動,強化抗議要求,為新的總罷工做準備。

簡單的訴求,如工作、免費高等教育、公共服務、體面的收入、可負擔得起的住房等,都與危機中的資本主義制度互相對立。一個沒有希望的制度會給人們帶來絕望。只有通過一個能提供真正改善的希望的方案,才能有效地解決這個問題。利用現有的財富、資源和技術知識造福於大多數人,是認真改善千百萬印度人生活水準的唯一途徑。這就意味着要爭取建立一個社會主義社會,把經濟的關鍵部門交到公眾手中,使民主規劃成為可能。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