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疫症下中共發動大鎮壓

2020年4月26日 下午 10:50

政府正利用疫症加強警察權力,打壓遊行集會的權利,甚至準備禁止六四集會和七一遊行

左仁 社會主義行動

中港疫情稍為放緩,加上歐美國家陷入大災難,中共發動強硬的攻擊打壓香港民主運動,企圖重新鞏固權力,扭轉去年六月以來「抗暴革命」下的被動情勢。

中聯辦在4月中表示,港澳辦及中聯辦不是《基本法》第 22 條所指,一般意義上的「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意味著兩辦可以「合法合憲」地干預香港事務。過往港府多次在官方文獻上多次表明中聯辦是根據22條成立,為了配合中聯辦的口風,港府不得不推翻自己的官方立場,更在深夜三次修改新聞稿而顯得狼狽不堪,更突顯其扯線公仔的真面目。

撕破面具

中共機關不是第一次自行釋法。前年人大就直接頒布高鐵一地兩檢的法律。這是因為中聯辦在梁振英時期形成山頭派系,加上建制黨派之間分裂,自林鄭月娥上任以來,中共感到要中央集權,避免造成不穩。中共由授權中聯辦作為代理人統治香港,改為直接由港澳辦系統直接指揮。

中共今次釋法只是在這條路線上走得更遠。中共對香港的控制從來沒有受過22條限制。現在中共只是不屑再偽裝,要撕破面具直接操控香港,借此高姿態宣示權力,準備繞過立法會直接頒布23條立法。事後港府內部人事發生大地震,有四名政策局的局長將會離任。其中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被平調為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因為過去他曾表示中聯辦是根據22條成立的,中共篡改歷史的過程中當然要抹除這些小痕跡。

此外,公民黨法律界功能組別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因為在立法會內務委員會上拖延國歌法立法,被中共的宣傳機器瘋狂夾擊。港澳辦發聲明表示郭榮鏗失職,明顯是為了取消他的立法會議員資格鋪路,阻止他下屆繼續參選。中共害怕非建制派在九月立法會選舉會獲得過半數而獲得否決政府法案的權力(僅此而已!),因而要全面操控選舉。

警方在4月18日進行大搜捕,以「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的罪名拘捕10多名泛民主派人士,包括民主黨創黨成員李柱銘、前主席何俊仁、公民黨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社民連的梁國雄和黃浩銘等。涉及的遊行包括去年的8月18日集會、10月1日及10月20日的遊行。

這份名單上有大部分為溫和泛民老人,大部分在去年運動裡沒有任何組織和鼓動的角色。溫和泛民在林鄭上台以來一直幻想可以「大和解」,甚至到2016-17年立法人但經歷了抗暴革命後,群眾的激進化使溫和泛民失去了與政權妥協的空間。我們早在2017年指出,中共起初的政治打壓只是針對本土派和激進民主派,但日後將會向整個民主陣營發動攻擊,連溫和泛民也不會倖免。

最近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引用去年以來一連串的炸彈事件,表示「本土恐怖主義正在香港萌芽」,籍此動用反恐條例打壓。諷刺的是,剛好前幾天,葵涌警署警長涉嫌串謀黑幫自編自導汽油彈襲擊事件而被以「妨礙司法公正」的罪名拘捕。社會主義行動反對個人恐怖主義,因為這不是有效對抗,反而給予政權籍口加強鎮壓,唯有依靠有組織的工人鬥爭方法,有意識地建立與中國工人的聯合鬥爭,才能挑戰中共及財團專制。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引用去年以來一連串的炸彈事件,表示「本土恐怖主義正在香港萌芽」,為動用反恐條例打壓

宣示權力

疫症下中美衝突持續升溫。資本主義危機只是剛剛開始,中美兩方面對經濟和社會災難都雙雙慘敗。中共見到特朗普在疫症中焦頭爛額,因此加強推進各方戰線:南海、一帶一路、口罩外交等擴大國際影響力,並藉著打壓香港民主權利宣示帝國霸權,重新鞏固在2019年時受到動搖的控制力。

在疫症前美國政府都不會真正關注香港的民主權利,現在自身陷入危機更加無暇理會。對美帝國主義抱有「民主」幻想的泛民及本土黨派將會再次失望。真正的國際團結力量是全世界共同抗疫的基層工人,共同反對只顧及統治精英利益的各國政府。

中共及其傀儡港府坐擁強大集中的獨裁機器,操控媒體以及龐大的財政,還有建制政黨這些爪牙遍佈香港。這部機器可以進行組織、部署,在適當時無情地發動攻擊。雖然去年的群眾運動使這部機器陷入混亂,但疫症和運動的低潮為它換來了喘息空間。可見「Be Water」的策略的局限。自發性在運動中是極為寶貴的力量,但有其局限性。為了對抗世界上最強大的獨裁政權,還要對抗支持這政權的全球資本家,群眾鬥爭要有必要持續幾個月甚至幾年,為了可以這樣,群眾運動不能單靠鬆散和分散的網絡,而是需要強大的民主組織,並建基於工人階級這個有力量改造社會的社會力量。

政府正利用疫症加強警察權力,打壓遊行集會的權利,甚至準備禁止六四集會和七一遊行。我們必須呼籲和動員群眾抵抗這種禁令。社會主義行動主張以工人階級為鬥爭中心,組織工會抵抗資本家在疫症中的經濟打壓,同時將工會重建為抗暴運動的民主組織。運動要有新的方向——建基中港工人鬥爭,當務之急是要尋求在中國同樣受到習近平專制壓迫的7億工人階級,並建立一個工人階級政黨,以挑戰獨裁制度和資本主義。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