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勞動節:資本主義就是病毒,而社會主義則是唯一解藥

2020年5月1日 上午 3:19

五個今天為社會主義世界而奮鬥的理由 ⬤ 五個加入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的理由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五一勞動節聲明

2020年的五一國際勞動節別具重要性,全球正陷入在新冠病毒疫情之中,並且面臨恐怕是百年來最嚴重的經濟危機。

甚至在疫情來襲前,為了爭取體面的工資,罷工與抗爭浪潮已經掃蕩各洲大陸,抗議緊縮政策或專制措施,甚至美國也出現爭取合理工資的抗爭運動。當代階級社會已經在疫情中暴露出自己的本質。

五一國際勞動節起源於超過一世紀前,最初的訴求是八小時工作制、國際工人團結與和平,這些到了今天仍然與我們息息相關。資本主義制度日益顯示自己無能推動社會進步。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今年一月改名前我們稱作工國委CWI)號召全體工人與社會主義鬥士儘管面對疫情,仍要以任何可能的形式響應勞動節,以展示國際工人團結。當前局勢下,我們格外需要向人們展示取代資本主義的方案。下述5項說明,解釋了為何我們認為社會主義是前進的道路:

理由1:社會主義能將有更充分的準備應對疫情危機!

新冠病毒(COVID-19)很可能是自然突變而產生。顯然沒有任何社會制度能預防病毒突變,不過確實有充分證據指出,由於資本主義的都市化、濫墾山林與氣候變遷,這樣的新型突變正導致全球疫情大流行變得更加頻繁。如同「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服務(IPBES)政府間科學-政策平台」的作者群的總結所言:「近期的流行病是人類活動的直接後果,尤其加上我們的全球金融和經濟體系不惜一切代價追逐經濟增長。」

針對這種全球疫情大流行的警告,早已並非第一次。 2003年就曾經爆發過同為冠狀病毒的沙士(中國:非典)疫症。當時針對沙士的疫苗研發已經展開,但在人體試驗前就被迫中止,原因是參與研究的科學家「竭力爭取企業投資或政府撥款……卻無法使他們產生太大興趣」。 如果這樣的疫苗已經問世,它很可能會大幅減少開發新冠肺炎疫苗所需時間。

當時還有德國羅伯特科赫研究所(Robert Koch Institute)也警告說,未來將會再有疫情大流行,就像我們現在遭遇的流行病。如果是在社會主義社會,就會進行合適「風險管理」措施。 在醫療保健和醫院制度領域,不是導致目前多數國家重症病床嚴重短缺的醫療削減和私有化,而是進行大規模投資和發展;不是儲備殺人武器,而是儲備通風機、防護裝備、快篩試劑和抗病毒藥物;不只是勉強應急的生產或外包其他國家,而是在每個國家和地區都能保有一定的生產設備;不是由人力仲介派遣導致醫護人員短缺,而是政府以適當的工資直接僱用,這才能有充足時間培訓專業並學習緊急因應程序。

但是資本主義政府無能如此計劃,甚至企圖掩蓋疫情的爆發。不僅在中國,而且在許多其他國家,政府和領導人很慢採取行動,還認為疫情沒有嚴重到影響本國。他們這樣做是為了保護資本主義的利潤,也常是為了保護自己的聲譽地位。在社會主義社會中,資訊技術的潛力不會浪費在軍事和商業情報,或給銀行家用來維持金融體系,而是能夠妥善地應用於建立早期預警系統,標記新病例和群聚感染情形,如此一來緊急措施也能及時到位。

這些措施如果運用得宜,不會只是「減緩」疫情擴散的速度,而是能將其「粉碎」。

理由2:社會主義將能更有效處理新冠肺炎疫情!

儘管這樣的疾病確實還是會出現,但在社會主義社會裡,人民的利益被擺在首位,而非利潤。國家利益不會與國際合作的需要相抵觸。得益於早期預警系統,所有必要的訊息將以即時、透明和有效的方式散佈出去,使整個社會能提前運籌帷幄,並使民眾在必要預防措施方面,能夠得到妥善的公衛建議。

到目前為止的所有證據都顯示,面對這樣的疫情大流行,減少死亡人數的關鍵,是在疫情爆發早期進行大規模篩檢,以便進行追踪、自我隔離,並且充分部署重症照護病床和醫護人員。

在社會主義社會中,充分的資源能支持完善的公共衛生系統。在正常時期,就能讓共衛系統致力於預防疾病和促進健康生活,而一旦疫情大流行迫在眉睫,篩檢也能迅速地在學校、職場和交通樞紐大規模地進行。

公共醫療衛生服務將以國庫作為財源,各個部門體系充分整合,提供「從出生到死亡」的優質的醫療服務。今天資本主義社會中,私人診所掠奪了大量資源,卻只為有錢人提供優渥服務,而資金匱乏的公立醫院則對剩下的百姓進行醫治,這種荒謬情況在社會主義中將不復存在。篩檢和治療不再收費。女性將不必再忍受無償照顧病人的勞動重擔。

醫生不再需要殘忍抉擇誰能得到治療獲救、誰得回家等死。不再會有缺乏人手,讓老人自生自滅的私人養老院,取而代之的是國家出資建立的高質量養老制度,讓老人能夠融入社會,過上有尊嚴的生活。

醫學研究不需要再仰賴不穩定的新興創業(start-ups)發展模式,這種模式往往得由政府撥款補貼,而且任何新發現都會以專利形式被大藥廠控制,為的只是提高利潤。這種情況將不復存在。研究將在國家資助的機構進行,所有訊息將公開共享。新藥品將由民主公有管理的組織生產。不再有私營公司和投機者哄抬物價,諸如現在他們利用口罩和人工呼吸機來的短缺牟取暴利。

今天我們可以看到,說人類太自私、無法適應社會主義迷思,顯然都是錯誤的。特別是在工人階級群體,我們看到廣泛的情感和行動上的團結。在社會主義社會中,由於所有人都參與社會各方面的運作,合作與團結的文化更加強大。帶有綜合休閒設施的新住房計劃,將有助於降低當前讓很多人難以自我隔離的擁擠環境。自我隔離不是基於當今許多國家所使用的強制措施,而是基於信任和理解這些措施的原因,從而獲得更大的效益。現代的追蹤監控科技,對於控制疫情來說是必要的,但它需要在公眾監督下使用,確保它不會被濫用來限制其他自由。

非必要的工作將會被完全停止。所有人,包括自僱者、不穩定的工人都將仍然獲得全額收入,從而消除了人們得在窮死或病死之間掙扎而重返工作崗位的任何經濟壓力。那些仍在工作的人將得到完整個人防護裝備的保障。重返工作崗位的決定將由社會和相關工人在民主的基礎上決議,並由專家提供醫療建議。

在社會主義社會中,公共支出的優先事項將有所不同。與其將大量資源浪費在武器和金融投機上,不如將其重點放在健康、教育和改善生活質量上。

理由3:社會主義經濟將能解決經濟和衛生危機!

資本主義市場未能提供對抗新冠肺炎所需的最基本必需品。這不僅存在於資本主義的基因中,而且數十年的緊縮和私有化,讓這個體制完全沒有準備應對疫情大流行。各個國家為爭奪稀缺的物資而相互爭鬥。吝嗇的老闆們交付著質量不合格的產品,甚至在很多情況下不能使用。這些短缺正在引起新一波令人作嘔的投機和牟取暴利的浪潮。

更重要的是,這種病毒以及抗疫措施,引發了一場全球經濟危機災難──百年來最嚴重的一次。數千萬人已經失去工作,數億人遭到了減薪,而根據預測,數億的人將會餓死。更多的災難還在後面。對這個主宰了世界幾世紀的資本主義經濟制度,這是多麼強烈的譴責啊!

社會主義經濟將把經濟制高點的產業給公有化──銀行、大型工業和建築公司、食品和製藥、資訊和零售部門,從而停止不斷追求短期利潤、停止有限市場中的激烈惡性競爭。排名前十的跨國公司擁有的財富相當於180個最貧窮國家的財富總和,正是它們正在扼殺世界經濟。

民主規劃意味著企業經營將不再由股東利益所主宰。由工人自己控制的國際和國家機構將計劃為每個部門分配資源。現有的銷售服務將被重新評估,將成為作為公眾討論的一部分,以確定大眾實際上需要什麼產品。不必要的或有害的生產,例如武器,將轉為有用的產品。供應鏈將被重新設計,使其具有可持續性,並為其中工作的人提供充分報酬和安全條件。

瀕臨破產的小企業(目前有成千上萬),如果他們給員工支付合理的工資,就可以獲得廉價信貸。

商品的價格和品質將由民主選舉的消費者委員會所監控。由於不再需要彌補資本家的巨額利潤和浪費,商品價格能降得更低。生產設施將由選舉產生的工人委員會管理,由技術專家提供協助,他們的工作將不再是增加利潤,而是為人民的需要服務。

如果以這種民主的方式來計畫經濟,那麼不會有貪婪的老闆強迫工人在不安全的條件下工作,不會再有像義大利工業中心的情況、或是亞馬遜光鮮亮麗背後環境惡劣的倉庫。經濟將不再依賴於工人階級(尤其是女性)的低廉勞動力。

一旦出現疫症爆發的跡象,資源就會立即被調動,生產必要物資,不再受專利、商業秘密、高昂價格,以及私產者間激烈競爭的限制。

醫護人員和科研人員不會因為公開發表意見,而被忽視和懲罰,他們的專業能夠在一個由公眾民主控管的全球衛生產業核心中發揮作用。

從更大的範圍來看,民主的計劃經濟不會導致現在那樣瀕臨發生的全球危機。它不會通過量化寬鬆政策,製造更巨大的投機泡沫,而是會規劃生產力,以避免產量過剩和產能過剩,而貿易戰也不會發生。它將以一種可持續的方式運作,從而不再破壞氣候和環境。這將是一個基於人類需要、而非基於私人利益的社會,它將一勞永逸地結束人類對人類的剝削、對女性權利的打壓以及社會在性別、種族或民族方面的分裂。

理由4:社會主義將能成就真正的國際合作!

全球疫情大流行需要協調一致的全球對策。 然而,甚至在新冠病毒出現之前,「全球化」就已經在倒退,取而代之的是各國間互相對抗的新時代。邊界正被關閉,各個國家正互相爭奪關鍵物資。一場互相怪罪的遊戲,已隨著美國帝國主義與其盟友所謂的「中國病毒」而悄然開始。 歐盟正面臨新的分裂壓力,各國政府之間的「團結」原來只是個虛假幻想。川普也宣布美國將不再資助世界衛生組織(WHO),將其推向崩潰的威脅!

儘管資本主義是一個全球經濟體系,但它永遠無法全然克服其基本矛盾之一,即其經濟基礎和政治組織形式仍是民族國家。 如今已是21世紀,擔當政府繼續只為資本精英的利益服務時,而各國工人和窮人都仍將為此買單。

全球資本主義未能解決新冠病毒危機和經濟崩潰。銀行、石油與天然氣公司的貪婪,加劇了氣候危機。 將近8億人無法獲得乾淨用水,近20億人沒有充足的衛生條件。相比起50年前冷戰最激烈的時期,今天的武裝衝突卻是當時的2倍之多,帝國主義強權和地方精英互相爭奪資源。少數族裔被壓制並被剝奪權利的問題不斷惡化,已導致民族問題在世界各洲湧現。

在國際社會主義制度下,財富的民主公有制將消除民族對抗的根源,因為民族對抗最終反映的是資本家之間的逐利較勁。國際社會主義制度不僅將結束戰爭、反動民族主義和排外情緒的禍根,而且還將開闢未知的經濟可能性。

每年有85萬人死於不乾淨的水和衛生設施不足,其中5歲以下的人佔了1/3。 然而,提供淨水和衛生設備每年只要花費1000億美元──這不過是每年武器花費的1/20!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表示,到2050年,全球需要花費50兆美元來遏制氣候變遷。這比起全球同期用於武器的支出還少,也大約等同於2008年到當前危機結束時,銀行和企業以紓困為名從政府獲得的鉅款。這個世界被優先考慮的順序必須改變,運用社會財富的方式必須改變。我們工人階級、窮人和被壓迫者,必須制止統治精英為了自己的利益而破壞地球及其經濟。我們必須改變我們創造財富的方法及其使用的方式。但是我們是無法控制不屬於我們的東西的。因此,我們必須拿下經濟的指揮權。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支持全世界成為各地區、國籍與民族皆享有自決權下,自願加入組成的社會主義聯邦。透過這樣的方式,我們將能著手計畫一項國際民主的計劃經濟,將全世界的勞動力和資源整合在一起,這能夠消除全球經濟競爭,以及資本主義下不必要的巨大資源浪費和重複。

理由5:社會主義鬥爭需要你的參與!

全球疫情大流行和封城的現實,已對千百萬計的造成了嚴重影響,這也暴露了社會上真正的階級力量對比。有關於整個經濟和社會仰賴於工人階級的勞動,這樣的馬克思主義基本主張已經越來越清楚明瞭。股票經紀人、商人、銀行家和右翼政客總是傲慢地宣稱自己是社會上最重要人物,但是在這場危機中,他們比以往都更加證明了他們絕對無能、無需存在。真正重要的人是醫務人員、駕駛員、商店工人和許多為社會奉獻的人。在社會主義社會中正是這些人,也就是工人階級及其盟友,會能夠使社會運作得更好。

人們已經在逐步描繪出政治結論。龐大的支持不僅要給予那些正挽救生命度過這次危機的人,並且也要求為醫療保健投入充分的資金。隨著經濟危機進一步加劇,人們將對銀行和大型企業的存在提出質疑,越來越支持將之國有化。當富人變得更加富裕的同時,大規模失業將導致人們質疑為什麼不能讓人人都可以分擔工作、分享就業機會。隨著資本主義政府向富人和銀行提供更多資金,人們的憤怒也將隨之增長。

但是,要從根本上改變經濟和創建新社會,這個鬥爭是需要被組織起來。我們需要戰鬥性的工會。我們需要動員起來,以抵抗老闆在職場、大學和學校以及住宅區的壓榨。我們需要進行一切必要的鬥爭來改善我們的生活,資本家不會這麼簡單地放棄,他們懂得組織起來捍衛自己的利益。因此,我們也需要更有組織的戰鬥性工會和群眾性工人政黨,並提出社會主義綱領和策略,並聯結其他國家的類似組織,以便我們一勞永逸地終結資本主義的所帶來的夢魘。

因此應該得出的結論是,在國際勞動節儼然成為歷史上最嚴重危機之一的今天,我們要進一步建設屬於我們的運動。國際社會主義道路正為此堅定奮鬥。如果您也認同我們的話,請立即加入我們!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