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義大利見聞

2020年6月8日 下午 11:17

目前最大的是一項預算高達4000億歐元的刺激計劃,主要負責以擔保國家向企業提供流動資金。這是拯救資本主義制度而不是平民、工人和學生的方案

車轍 中國勞工論壇

義大利的新冠病毒疫情的災難,華人及亞洲人社區從一開始就感受到。其實早在中國剛爆發的時候,在義大利就存在不少種族主義行為,從比較溫和的排斥中餐館,遇到華人快華人步離開,到過激的網上過激言論,甚至當街毆打辱罵。義大利疫情初期就有一些右翼政治人物,公開發錶帶有種族歧視的言論,如索爾托科利納市長,公然在facebook上發表侮辱華人的言論,威內託大區主席,更是在節目中表示中國人吃活老鼠,且生活上不講衛生。他們隨後的道歉也是無關痛癢且毫不負責任的。直到義大利的疫情真正嚴重起來,甚至超過中國,這些政客的才減少了大放厥詞。他們感受到群眾對義大利及歐盟統治精英的憤怒,尤其是連續多屆政府在過去來在歐盟促使下破壞公共醫療服務。

政府的反應可以說總是慢半拍。雖然義大利是第一批對中國等疫區禁航的國家,但是當時對於中途轉機的旅客卻沒有任何限制,機場等交通機場也沒有體溫檢查,甚至還有旅客主動限制自己發燒,海關卻直接讓旅客過關的情況。義大利政府早在1月31日就宣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但卻沒有啟動任何真正有效的措施,直到3月4日宣布全國停課,隨後3月8日才宣布在14個省份進行管控措施,隨後新來入全國,措施在持續有多次改動。但是總體來說,主要就是關閉非必要設施和限制人員流動,設施方面,政府關閉了除了超市,郵局,銀行等必要設施之外幾乎所有的商店和公共設施。即使是這些必要的設施,也縮短了營業時間,同時限制進入人數。

口罩:戴還是不戴?

3月22日政府宣布除了必要產業外,都採取遠程辦公,但有員工表示憤怒認為這個「必要產業」的範圍太廣,根本是為了保護老闆利潤而非員工健康。例如奢侈品牌Louis Vuitton、Fendi和Bulgari繼續保持「百分之百運作」。

疫情爆發初期,政府宣傳健康的人不需要戴口罩。雖然當地的也沒有健康的人帶口罩的傳統,但更主要的原因是物資準備不足。截至4月中旬,有許多民眾外出還是沒有穿戴任何防護裝備,而政府發放的口罩數量和覆蓋面也不夠。醫院的醫療人員和病床儀器都嚴重緊缺,除了人口老齡化之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醫療系統的超負荷。 最嚴重的一些地區甚至殯葬公司都超負荷,需要政府動用軍車把移車運到外地火化。

義大利政府和其他國家一樣,正在舉債推動刺激方案。目前最大的是一項預算高達4000億歐元的刺激計劃,主要負責以擔保國家向企業提供流動資金。這是拯救資本主義制度而不是平民、工人和學生的方案。

的帕索蒂(Pasotti),蓬泰德拉(Pontedera)的比亞喬(Piaggio),蘇塞加納(Susegana)的伊萊克斯(Electrolux)和博洛尼亞(Bologna)的邦菲利(Bonfiglioli),罷工和動員 正在進行。這些罷工可能會在第二天左右進一步擴散。工會聯合會(USB)已宣布開始對非必要工業部門進行32小時罷工的計劃。

為阻止病毒的傳播,停止所有非必須的工作和海陸空運輸是必須的。疫情形勢嚴峻,國家衛生系統瀕臨崩潰。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必須立即停止生產,並關閉非必須的公共辦公室、工廠和企業。這是目前唯一明智的決定。

必要的手段

同時,為確保數百萬因新型冠狀病毒而失去工資的工人免於挨餓。同樣應該向所有從事不穩定工作的工人提供工資補貼,譬如是在病毒爆發前沒有正式合同的旅遊和餐飲業從業者。

實際確診病例的數字肯定遠超官方數字。因此,應從感染最嚴重的人群開始,為所有人提供這種疾病的測試。無癥狀的病毒攜帶者的潛伏期可長達二十天,因此,必須對所有民眾進行監測,以繪製出已感染的人口地圖。這樣,不僅可以為他們提供正確的醫療隔離和治療,而且還可以為他們提供食物和其他必要的物需!

這場嚴峻的危機使我們許多人面臨失業和經濟不穩定的風險,有時甚至我們的生命安全都無法保證。這場危機僅在意大利就導致15,000人喪生,要想解決它,我們必須果斷和透明的方式去應對現狀,並讓工會和更廣泛的人群參與防疫決策。

現今我們應為公共衛生系統提供所有必要的資源,以使我們英勇的醫護工作和輔助人員能夠領導這次與那個無形頑固敵人的艱苦戰鬥。為確保人們的健康和治療,私人醫療設施必須立即被徵用,並立即納入國家衛生系統。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