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疫症和鎮壓 並不能壓熄怒火

2020年6月28日 上午 12:17
鎮壓並不可能使民怨消失,香港正迎來另一場更大的風暴

新冠肺炎下的經濟危機已經殺到。香港3月至5月份的失業率為5.9%,超過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時的5.5%高位,是15年來的最高。工人被裁員、凍薪和放無薪假已經成為普遍現象。據JobsDB公布《2020年薪酬調查報告》,有四成打工仔今年更要凍薪,而加薪增幅平均只有1.3%,遠低於去年的5.1%。其中最備受打擊零售業和旅遊款待業,平均月薪下跌8.9%和8.1%。

在2003年沙士時,中國經濟仍然處於高增長,及後的中港資本融合政策(包括開放自由行等)挽救了香港的經濟數字。當然分享到成果的都是香港的大財團,而貧富懸殊此後幾何級的上升。但到了今天,中國高增長的年代已經結束,當局連維護數字增長的法寶都顯得凋零。國內乃至全球經濟陷入蕭條,加上中美衝突及全球化逆轉的大局面下,即使假設疫症不會有第二波爆發,本港經濟V形反彈的希望亦相當渺茫。

據媒體報道,最低工資委員會打算凍結最低工資。同時,作為全世界首長中人工最高的林鄭月娥,卻加薪12萬至521萬年薪。須知道凍結最低工資不但令最基層的清潔工和保安雪上加霜,而且會拉低整個勞動市場的薪酬。

慷慨注資

相反,林鄭政府先後花了1,600億元「防疫抗疫基金」,作為所謂「保就業、撐企業」之用,其中一半以上補貼財團,但飯碗不保的工人卻一無所獲。每次經濟危機都是資本家吸吮更多鮮血、洗劫工人階級的機會。

另一方面,政府卻斥資巨額注資財團。受疫情影響,各國實施不同旅遊限制及檢疫措施,旅遊需求急挫,全球航空業迎來重大打擊。國泰指出每日只有不足600名乘客,今年首四個月更虧蝕45億港元。港府動用273億為國泰續命,是首次注資私人公司,為香港資本主義危機史寫下了一個註腳。

賺錢時不會惠及工人,虧損時卻要公帑補貼,這就是資本主義的強盜邏輯。即使假設全球疫症沒有第二波爆發,全球航空業蕭條將會維持一段較長時期,加上五月份出現的負油價很可能會再發生,意味著國泰對沖燃油的虧損會再墮深淵。前摩根士丹利報告指,假設疫情於第三季轉好,估計國泰計入燃油對沖虧損後,全年或蝕107億港元。

政府另外注資45億至海洋公園,其中有約30億元是用作償還商業貸。而官方文件顯示債權人是中國銀行,難怪政府明知虧蝕也不能得失國家利益。

香港政府一向信奉極端新自由主義體制,拒絕將公帑運用在擴大公共醫療、教育等公共服務上,並無孔不入地推行私有化經濟。但面對財團倒閉時,又突然摒棄。陳茂波解釋,這是因為市場處於失靈的情況。原來一向「萬能」又擅於「自我調節」的市場經濟也會有失靈的時候,使他們徹底摒棄「大市場、小政府」的原則!實際上他們唯一的原則是維護利潤行先的制度。

這場疫症也是泛民的照妖鏡,將他們維護資本主義的本質表露無遺。他們冷待失業援助金的訴求,而公民黨議員譚文豪更表示,理解政府出資救國泰,只是認為政府應要求國泰承諾不減薪不裁員。

在嚴峻的經濟危機下,由於泛民的政治目光裡沒有尋求資本主義以外的出路,最終只能為了挽救現存體制而屈服在親財團的政策之下。社會主義行動主張將任何減薪裁員的企業公有化,並置於工人階級的民主管控之下,並拒絕向其他企業償還其償務。

港版國安法

政治打壓來勢洶洶,與經濟嚴寒不無關係。由於疫症帶來的經濟危機以及中美衝突升溫,作為獨裁者的習近平別無他選,必須通過鎮壓香港來展示權威,即使冒險重燃抗爭的風險也在所不惜。這不斷加重注碼的做法,最終會令政權陷入革命危機。

國安法很可能在七月會通過並實施。有建制派建議暫緩設立在港機構,以減輕國安法帶來的震盪,也有傳林鄭也向人大常委會提議仿傚澳門,設立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現在保安局急急成立政治部,負責監控示威者、搜集情報及培訓政治警察。但中共有可能更想要一個凌駕本港的法庭和議會、直接聽令於港澳辦的機構,或者直接讓大陸國安在港運作。

中共聖旨壓下來的政治任務,成為了香港統治陣營的重擔。建制派害怕立法會選舉會像去年區議會那樣再受重挫,唯有祈求中共會出手DQ更多反對派參選人。現在政府和建制政黨都在吹風,指控反對國安法者「違反基本法」。鎮壓並不可能使民怨消失,香港正迎來另一場更大的風暴。

國安法通過以來,民怨的水溫早已超過去年六月一百萬人遊行。但林鄭月娥用限聚令實施戒嚴,加上警察部署更嚴密、裝備更精良,自五月以來多次網上號召的行動都被警察鎮壓。無組織和零散的流水抗爭已經不能再提供任何出路。現在需要的是在社區和職場建立工人階級的組織,建設運動的民主架構。

在香港反威權鬥爭陷入更為複雜的局面,甚至有被右翼民族主義勢力騎劫的危險。在運動高潮的初期,不同政治路線之間的矛盾沒有浮現在表面,但當運動要持續下去就更需要明確的方向和民主的組織,否則很容易陷入分裂和內鬥。由於主流泛民越來越不受信任,使政治真空擴大。可惜,在去年運動以來冒起的政治力量和意識充斥著矛盾和混亂。這些「素人」很多時立場甚至比泛民更為保守和倒退。

早幾年泛民面對本土派的冒起,沒有認知到、也不願意揭露其反民主和排外本質,反而一再伸出橄欖枝,希望「互相合作」。但和雨傘運動一樣,當運動曠日持久並陷入僵局時,本土派往往會走出來打扮成激進的力量,企圖收割群眾焦急和渴求出路的情緒。

本土派雖然沒有作為有組織的力量介入運動,但他們的政治聲音開始在運動內部徘徊,並且從右翼去攻擊泛民主派。一批標榜自己為「素人」(其中很多也自詡為「本土派」)的青年政客準備參選立法會。他們往往批評舊泛民沒有全力抗爭,但自己們並沒有提出任何具體連結群眾鬥爭的方案,所謂「攬炒」方案不外乎否決財政預算案和議會肢體抗爭。這批「素人」在社會綱領上比泛民更模糊,很多時都支持市場經濟的方案,例如因為抵制新移民而反對全民退休保障。

此外,香港眾志因為輕微地批評特朗普,及後受到連登網民攻擊,並就此道歉。眾志近年不斷與虎謀皮,請求特朗普等西方領導人支持香港民主,向群眾散播對帝國主義的幻想。現在中美衝突劇烈升溫的局面下,整個美國政壇為了爭取權力和收割民族主義情緒而爭相拼命打反中牌,所以眾志希望對民主共和兩黨都押注。但因為連登網民越來越多特朗普的盲目支持者,他們將批評特朗普的人,包括反警暴的Black Lives Matter運動,都誣蔑成中共間碟。

自由派泛民面對極右本土派的壓力時永遠只會讓步,並把自己的政策和立場都推向右翼,從而希望討好極右翼的支持者。終究來說,他們都是要在資本主義框架下反對中共。要抵抗現時運動中的右翼路線,只能依靠建立獨立的工人階級政黨。

現在鬥爭要改變方向,由流水抗爭改為工人階級鬥爭的方式。要建立真正由工人領導的工會,而不是經理層甚至小企業老闆的行會。工會要對抗資方、捍衛勞權,並且建設民主架構讓所有會員共同決策。而要推動真正的大罷工並沒有任何捷徑,單靠媒體宣傳是完全不足夠的,需要在職場扎根和組織推動。

真正的國際戰線

社會主義行動主張真正的國際戰線是連結外國反對政府的群眾抗爭,團結世界各地工人階級及基層抗爭運動,而不是祈求唯利是圖的外國政府和權貴幫助香港。我們反對中美帝國主義的衝突,不管是經濟戰、科技戰以至軍事戰,換來只有更多對勞權的攻擊、鎮壓民主權利的措施、軍事化和民族主義輿論煽動,最大受害者必然是工人階級。只有通過群眾自己的鬥爭才能打倒獨裁和爭取民主權利,而不是依靠外國政府,古今中外包括美國也是如此。

中美的民族主義都將會阻隔世界各地群眾鬥爭的團結,就像香港親美分子指控美國反警暴鬥爭是「中共煽動的暴亂」,而部分對中共有幻想的美國示威者則指香港抗爭是顏色革命。只有國際主義的綱領,團結中國大陸的工人階級和受欺壓者一同打倒中共獨裁和資本主義才會成功。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