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對抗黑警恐怖主義 我們需要社區民主監管

2020年6月29日 下午 5:34

不管主子是倫敦還是北京,香港警察一如既往用暴力捍衛統治階級、執行種族隔離、殺害罷工工人以保護資本財團的利益

剎士及社會主義行動記者

從香港去年的群眾鬥爭中,我們清楚看到香港警察是國家實行恐怖統治的工具。

香港警察暴打記者和示威者,甚至毆打路過的途人,政府在2020年度的財政預算卻還是給警方撥出港幣258億元,比去年增加24.7%。警察為了鎮壓群眾運動所獲得的加班費,是政府原本預算的10倍,高達25億元。與此同時,香港工人的失業率節節攀升。

獨裁政權為了讓警察效忠於國家而獎勵他們。去年警察對待人民如此殘暴,是由中共國家最高層決定下來的命令,作為消滅群眾抗爭的策略。

香港警察最初是由大英帝國的佔領軍所建立起來的,並在1997年移交給中國國家。香港警察的一名警司Barry Smith自己坦承:「移交中國後並沒有劇烈改變我們的日常作風和制度,也沒有改變人們的生活情況。就像又過了平凡無奇的一天,只不過高高在上的政府換成了另外一個而已。」

民主化與改組警隊

不管主子是倫敦還是北京,香港警察一如既往用暴力捍衛統治階級、執行種族隔離、殺害罷工工人以保護資本財團的利益。

2019年,香港警察針對反政府抗議者的暴行震撼了香港人民,但警察一直是用同樣的手段對待少數族裔、性工作者與難民。

社會主義者主張把警隊民主化,這個意思是我們要求每個地區的警隊交由當地的社群監管,並透過各個民選的監管委員會來全權主導當地警察的僱用、解僱、預算以及執法。

這代表我們不單要民主監管警察機構,也要實質廢除大部分現存的警察架構,尤其是廢除整個指揮體系,將其改造成只用來防止罪案的地區性機構,而不是現在這個實行政治任務與暴力來捍衛威權資本主義的集中化單位。要實現這種由下自上的徹底改革,必須調查、起訴與解僱所有犯下濫暴、性暴力,以及違反法律與基本人權的警員。

所有心智正常的人都會希望採取有效措施打擊罪案。但香港警察的工作重點在於鎮壓,而非罪案。再者,打擊罪案最有效的方法是消除犯罪的根源。資本主義社會是嚴重不平等的社會,這個社會滋養了助長犯罪的條件。

罪案是社會矛盾的結果

在現時體制下,一名難民母親因為「打黑工」就可以被判兩年徒刑,同時卻包庇縱容那些最大的罪犯──也就是那些超級富豪們。香港大部分的罪案都是非暴力的,例如偷竊、店鋪高買,這些往往與經濟貧困有關。全民免費且資源充足的公共教育、所有人都能享用的醫療照護、便宜出租給所有人的公共住房、終生社會保險以及由勞工與市民民主參與社會各方面決策,才是最有效解決罪案問題的利器。

我們必須開徵富豪稅,香港50 大首富就坐擁了2.47兆港元。正因為香港政府的親資政策,才縱容了這些吸血鬼從一般勞動者身上掠奪到如此離譜的社會財富。但要與之對抗,並實現有利於社會大多數工人階級的激進改革,則需要有足夠的社會資源來完成,因此我們需要把大企業與銀行收歸民主公有,因為社會的財富與生產本應該以民主的方式進行監管與計劃,來滿足社會需要。

我們主張:
.反對增加警察預算!取消警察加班費,將額外資源投放在公共醫療、教育和社會福利上!
. 國際團結反警暴!無論是明尼蘇達、加沙走廊還是香港,我們反對一切軍事佔領、一切國家恐怖主義。
. 民主監管警隊!由擁有實權的各地社區的民選委員會來監管警力。
. 反對警暴就需要反對資本主義!因為警察捍衛的是有錢人與中共資本家的利潤!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