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新冷戰」情況下 香港將受怎樣的制裁?

2020年6月29日 下午 6:06

帝國主義衝突的升溫只會令政權更加獨裁和具鎮壓性,所以真正的需要的是中港以至美國的群眾鬥爭團結起來,對抗帝國主義政權

裘青 社會主義行動

在港區國安法的消息傳出後,華府乘勢發難,國務卿蓬佩奧向國會作證指「香港高度自治已失」,將停止香港的特殊地位。其後五月二十九日,特朗普宣告將採取行動「制裁香港及相關的中港官員」。而在外部,疫情陰影未去的美國又因警暴問題爆發全國性的大規模群眾抗爭運動,特朗普荒腔走版和傲慢的回應進一步激化了矛盾。可以說,特朗普現時比過去任何時候更需要樹立一個敵人轉移國內危機,因此在香港問題上再次作出強硬的姿態。至今美方仍然未有任何具體方案和行動,美國明顯因為國內經濟蕭條、害怕自損利益而猶豫不決。

政治經濟前景的不明朗無疑亦將會令本地資本收縮投資。在中共宣佈訂立港區國安法次日,香港股票市場立即出現了一次小股災,僅一早上恆指暴跌千五點。而在接下來的數個交易日中,恆指反覆拉鋸而交易量大增,難免令人聯想中共資本在背後「托市」以試圖穩定資本市場信心,並為其政治宣傳提供材料,以示「港區國安法並未打擊市場信心」。

從已知的信息以及各方預計中,大概可知制裁的內容包括檢討引渡條約和出口技術管控。當中最受關注的自然是獨立關稅區地位的存廢問題,尤其當下全球經濟都在疫症的陰影下掙扎,香港本年度幾乎必然陷入相當程度的經濟衰退。香港政府回應中全力淡化這些制裁的影響,但關鍵的問題在於獨立關稅區地位一失,等同於釋出「香港政治經濟條件惡化」的訊號,進一步打擊外來投資信心,甚或造成一定的資本外流。

香港受到的直接影響

同時對美國的出口與轉口業亦必受打擊,雖然政府指美國出口額僅36.7億港元,佔7.7%,然而政府卻故意忽略了對美近3000億港元的轉口貿易額(佔7.7%)。此外出口技術管控亦勢必損害本地電訊業及訊息科技產業,雖然這些實體經濟板塊所佔的本地經濟份額不大,但金融業及金融服務業必受連帶打擊,美國政府很有可能收緊美國資本在港上市及投資的控制,藉此打擊本地資本市場集資能力,考慮到中國每年的外來投資有高達八成的比例經香港流入,香港股票交易市場的集資能力下降意味著中國的外部投資減弱。

短期內,美方可能會制裁中國與香港政府官員,這相比之下反而只屬細枝末節。有消息認為受美國制裁的香港官僚將會由中共作出慷慨的補償,以確保香港那些「裸官」(子女配偶均持外國國籍)會忠實地執行對港鎮壓政策。

至於美國政府會否限制香港金管局兌換美元,從而打擊香港聯繫匯率制度?這顯然是最極端的選項,也是需要付出最高成本的選項。香港國際金融地位固然受到威脅,但對包括美國在內的全球市場也會造成動盪。在實行這一步前,美資需要先大量撤離香港,以減低美方的損失。現在距離這一步還有相當的距離。作為自由市場派的溫和泛民,起初也支持美國制裁香港,但現在因為害怕取消關稅區等過激政策得失港資的利益而游說美國暫緩制裁。香港眾志以至本土派則完全將希望投放在美帝國主義當中。

美國經濟目前陷入蕭條,而且還未能完全團結歐盟全面抵制中國,因此在發動制裁的初期需要謹慎行事。中美帝國衝突升溫和全球化逆轉已成大趨勢,美國制裁將會轉趨強硬。由於民族主義升溫,全美國政壇爭相打反中牌獲取支持,資產階級可以失去他們的「理性」,不惜犧牲利潤來發動他們的權力鬥爭,突然發動強硬的制裁行動。這不是特朗普一個人可以決定的。

然而,即使美國發動制裁並不會幫助中港的民主抗爭,中共只會更加利用民族主義來合理化高壓統治。而身處前沿夾縫中的香港群眾,假如將自身的民主權利寄托,甚至認為可以將其與美國國家利益綑綁,將註定只會是一個殘酷的誤會。帝國主義衝突的升溫只會令政權更加獨裁和具鎮壓性,所以真正的需要的是中港以至美國的群眾鬥爭團結起來,對抗帝國主義政權。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