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安法:習近平的「核按鈕」

2020年7月8日 上午 1:55

中共頒布的港區國安法是民主和政治權利的嚴重打擊

 Per-Ake Westerlund、Vincent Kolo

中共新頒布的港區國安法,其效果就如同軍事政變或第二次六四天安門事件一樣,只是這次出動的不是坦克,而是法律、秘密警察和大規模網上監控。

國安法的適用範圍震驚了香港內外的法律專家和民運人士。該法律比大多數評論員所預期來的更為嚴厲。香港的資本家和財團高調支持這部法律,並聲稱「只會針對一少數人士」,但現實證明這只是大話。

對於香港和中國大陸的反威權鬥爭以及去年的歷史性群眾抗議運動而言,這是一次嚴重挫敗。但這場挫敗的持續時間,恐怕不如中共政權所希望的。

國安法是在6月30日午夜前一小時公布並實施的,時間上刻意選在7月1日(香港政治中最重要的抗議日)前夕,以達到最大的震攝效果。自此,每天都會頒布新的嚴厲措施,擴大了新法的適用範圍、提升了其嚴厲程度。

其實,最重要的不是法例條文本身,而是由誰來執法。中國大陸的秘密警察和中共特務將首次可以公開運作,並具備極大的權力。幾天內,當局就成立了許多新機構,從事監控活動並收集有關政治活動者的情報,並執行國安法,而且他,們在必要時還能繞過、凌駕香港政府。

中國國務院任命了惡名昭彰的強硬派鄭雁雄為國安公署署長。鄭雁雄曾任廣東省委書記,以在2011年鎮壓廣東烏坎事件而出名。當時他的上級領導不得不捨棄他,因為他們認為鄭雁雄處理烏坎事件的強硬手段適得其反,但當時習近平還沒有上台。

被架空的香港政府

可憎的右翼港府和親中共的資本主義建制當然在利用這個機會來復仇,他們正沉浸於權力突然大增的狂喜之中——這是自在去年抗議爆發、自己淪為厭惡和嘲諷的對象以來,再一次受到民眾所恐懼。但是,港府並非在主導這一反撲進程。國安法顯示了港府比以前更加失去其存在意義。

對「一國兩制」(即中共獨裁下的一定程度的政治自治)的神話,現在已經完全破滅。中共政權的這次舉動可謂歷史性的,亦很是莽撞,並且會招致與之競爭的全球資本主義政府的大規模反制,而在中國帝國主義與西方帝國主義之間的新冷戰中,香港則變成「西柏林」的角色。

香港:被視為「終局之戰」的反國安法抗爭

香港過去的角色和重要性不僅在於它是亞洲最重要的金融中心、大量西方銀行和公司進駐,而且它還是中共政權的政治盾牌。北京可以保留香港在「一國」條件下的「第二種」體制,從而維持對一些有限的民主改革的幻想。

在主權移交後的最初幾年中,這還不完全是中共的虛情假意——以前的中共政權並不排除允許香港實行更大程度的資產階級民主的可能性,將其用作「白老鼠」以進行之後可能在中國進行的民主試驗。但即使在習近平上台之前,中共已經果斷放棄了這個念頭。

中共政權已經意識到,即使在民主方面作些微的讓步(例如放寬審查制度、建立更獨立的司法制度)也將引發連鎖反應,最終造成中共倒台。從那時起,北京的目標一直是收緊對香港的控制。習近平的上台進一步鞏固了這種極權走向。

日益惡化的打壓

國安法的頒布有意識地旨在產生巨大的爆炸效應。每天都有新的極端措施頒布,就像一頭大怪獸每天都在長大。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中共政權渴望在香港施展自身權力以圖震攝世界,因此對於執行法律沒有詳細的計劃,而該法的實際執行機制仍在訂定中,而以下這些是僅在過去幾天中頒布的一些新措施:

7月5日,星期日:外國和台灣政黨、組織和非政府組織將被中共代理人要求提供其會成員名單和銀行帳戶資料。拒絕這樣做的組織的代表如果前往香港或中國大陸,不論國籍,都將被判處最高兩年有期徒刑。這對包括任何國家的ISA成員在內的社會主義者構成威脅。該法律的治外法權是前所未有的。

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中國法學專家唐納·克拉克(Donald Clark)分析道:「如果你曾經說過任何可能冒犯中國或香港當局的話,請遠離香港。」(引自HKFP)

7月6日,星期一:警察可以無需向法官申請搜查令,隨意進行入屋搜索、竊聽。警察還可以禁止任何「受調查」人士離境。現在,電訊供應商和互聯網公司亦須要交出用戶資料。警權得到前所未有地擴大。而國安法法規定的所有其他措施的實施,都無需經過本地機關,他們和我們一樣猶如旁觀者。

7月7日,星期二:違反國安法的書籍將被從學校和圖書館移除。

教育局強調:「如發現內容有過時或有機會涉及(下述)四類罪行,除非是在正向教導學生國家安全的意識及個人作為國民維護國家安全責任 的背景下闡釋,否則一如涉及其他嚴重罪行或道德倫理上社會不接受的行為,理應將它們移除。」

將中國大陸的規章制度強加到香港的中小學和大學,一直是北京的長期目標。

四類罪行

該法律列出了四類罪行,最高刑罰可判處無期徒刑(如果被告因被送中「審判」,甚至會面臨死刑)。這些罪行的定義非常模糊,因此只要中共政權想用,它就能用。任何活動和觀點都可能在某天變成非法。

「顛覆國家政權罪」將涵蓋對中共獨裁的一切批評。從香港民主鬥爭一開始,「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就一直是鬥爭的核心訴求。這個口號和提倡組織都可能被禁止。

「分裂國家罪」包括主張台灣、香港、西藏和新疆獨立或支持更多自治權。任何要求「自決」的組織都違反了國安法。這就意味著,毛澤東本人在國安法下將面臨無期徒刑。先不論實踐如何,毛澤東本人至少在口頭上支持少數民族的自決權。

國安法已禁止「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個去年最受歡迎的抗議口號之一,當局指這個口號意味著「分裂國家」。ISA從未支持該口號,因為該口號與香港的右翼本土派相聯繫,並指出不需與中國大陸工人聯合進行運動、混亂群眾意識的民族主義方向。但是,中共對該口號的禁止,反而會刺激香港工人和青年對這個口號的認同,甚至得到部分中國大陸工人和青年的回響。

台灣執政民進黨告誡台灣人不要前往香港,因為如果他們發表任何公開聲明或發表支持台灣獨立的言論,可能會根據國安法而被捕。54%的台灣人支持台灣完全獨立——這是有史以來的最高點,也是習近平採取強硬的反台灣政策的直接結果,而中共在香港的鎮壓強化了台灣人對台獨的支持。

「恐怖活動罪」包含一系列與真正的恐怖主義無關的行為。親中共的建制派和大陸媒體過去已經廣泛使用這個標籤來指責去年的抗議活動。譬如去年港鐵抗議,破壞公共交通的行為可能會被中共警方列為「恐怖活動」。支持抗議活動的任何行為,例如向抗議者捐助食品和飲料,或對傷者進行醫療護理,都將非法,從而覆蓋不限於前線抗議者的很大一部分人。

「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涉及與包括台灣的任何國際聯繫或接觸。這很可能用在呼籲美國和其他政府對中共施加制裁和壓力的某些團體和政客,但這項罪名也可以用於一切政治組織、工會、非政府組織以及任何其他擁有國際成員,並批評中共統治的組織。

在香港的記者和媒體也正準備應付新成立的、將「採取必要措施加強媒體和非政府組織的管理」的國安公署。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表示:「如果香港外國記者會或香港本地所有記者,能夠給我百分百保證,他們不會違反國安法,那我就會保證新聞自由。」這無法消除對新法的恐慌。

香港記者協會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有87%的人認為認為立法將「嚴重影響」新聞自由,而90%的人認為新聞工作者的人身安全將受威脅。

全球因素

我們必須從中共政權(特別是解放軍)最近採取的一系列行動來考察習近平對香港的野蠻進攻。今年中印邊界衝突是自1962年的戰爭以來最嚴重的一次;解放軍戰機多次進入台灣領空;中國海軍首次同時在東海、南海和黃海這三個海域進行軍事演習。中國還向日本實質控制的釣魚台(日稱尖閣諸島)附近的有爭議海域派海警船,以抗議日本政府決定重命名這些島嶼上的某些地名。

中國:新冠肺炎讓習近平變強還是變弱了?

習近平似乎正在四處惹事生非,包括與澳洲的衝突日趨激烈,過去中澳兩國曾經發展出蓬勃的經濟關係。為反制加拿大逮捕華為副董事長、華為創辦人任正非的女兒孟晚舟,現在有兩名在中國的加拿大公民被指控犯有間諜罪,並可能被判死刑。

因此,對香港的打壓不僅、甚至並非意在香港。中共宣稱要平息2019年數百萬人上街示威遊行的群眾運動,然而中共並不一定要動用好比按下「核按鈕」的國安法。實際上,香港反威權運動早已陷入自身的政治矛盾,並在走下坡——缺乏明確的政治計劃,以及最重要地,缺乏有組織的工人階級基礎來在更複雜的局勢下引領鬥爭。

最新的嚴厲措施可能將在短期內產生令人震攝的效果,這對香港的運動來說無疑是個挫敗。如果抗議者吸取主要教訓、改變運動方向,運動可以在將來恢復。國安法的目的是在香港和中國大陸散播恐怖,因為不滿的聲音在中國大陸也越來越大。受到了與美國的貿易戰和過去7~8年中國經濟增速趨於放緩的影響,中國現正處於新冠肺炎觸發的嚴重經濟危機中。

習近平也希望能對黨內和軍內對手展現威力。中共內部權力鬥爭是現在中國政治發展的決定性特徵,並反映了社會危機的加劇。習近平正努力保住自己的位置,爭取連任第三任期,但目前看來這一期望不再那麼篤定。

統治精英認為習近平強硬的內政和外交政策對他們是個麻煩、會分散注意力,因為他們的首要任務是促進經濟發展。但是習近平不能輕易改變政治方向,因為這樣做會嚴重損害他的權威。隨著敵對派系磨刀霍霍,習近平在某些方面類似於他的對手美國總統特朗普,越來越依賴民族主義,並尋求新的衝突,以此來展示他的力量,迫使社會和整個黨國機器與他團結一致。

與特朗普的交易

目前,西方帝國主義政府已強烈譴責國安法,但反制措施都比較不痛不癢。他們說衝突是基於「意識形態」的(即民主與專政的鬥爭),但這根本是在騙鬼,因為美國和歐盟不會反對沙地阿拉伯等獨裁政權。特朗普一再表達了對習近平的讚賞。上個月在夏威夷由麥克·蓬佩奧代表美國進行密會時表示,他似乎與習近平達成了一項新的協議,以挽救兩國之間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有傳言說,作為回報,美國總統同意減輕對新疆(或加上香港)進行大規模鎮壓的制裁措施。

香港:習近平收緊權力 圖摧毀民主權利

但是,北京日益挑釁的行動將暴露出西方大國不採取行動的相對劣勢。考慮到新冷戰涉及到的利害關係,由於香港局勢在全球鬥爭中具有重要意義,我們更有可能看到雙方就香港問題的立場都更加強硬。當然,西方政府採取的行動將主要是保衛其銀行和商業利益。而中共政權也有可能誤判形勢,反制措施可能比預期的更為嚴厲。帝國主義之間的衝突正在加劇,然而這一切才剛剛揭幕。

對於香港的社會主義者和運動人士來說,這是個非常危險的發展。對於外地的社會主義者來說,這是一個警告,它凸顯了我們正進入一個具有這些特徵的新時期:具有更尖銳和更爆炸性的轉折、越來越多的衝突、新的鬥爭,並且迫切需要基於工人階級力量實現真正社會主義和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