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疫症第三波與反革命鎮壓

2020年8月1日 上午 6:55

港區國安法通過以後,意味著去年六月以來的抗暴革命退潮後,中共鎮壓的反革命已經正式到來

左仁 社會主義行動

7月30日,政府取消12名立法會候選人的參選資格,而且被DQ者可能陸續有來。被取消資格的12人中,其中4名為親美的「抗爭派」、3名為本土派、4名公民黨議員以及一名溫和泛民的功能組別議員。連溫和泛民參選人都被取消資格,表明立法會已經是獨裁政權完全操控的機關。

政府現要大規模DQ,因為政權內部動盪不穩,即使立法會只是跛腳議會,中共也絕不容許多一個不穩定因素的存在。中共不可能讓反對派控制過半數議席,那怕是局部癱瘓港府的施政,使政局陷入憲政危機。面對國內外激烈鬥爭的習近平,此時不可能讓自己的統治權威受如此大的打擊。與其等待此一亂局才實施戒嚴,取締立法會,倒不如現時果斷鎮壓。

更重要的是,如果反對派在議會取得過半數,使內地民眾清楚知道原本對抗獨裁的不是一小撮別有用心的外國勢力,而是受到廣大群眾的支持。這會使內地群眾質疑政權的權威,甚至使香港抗爭蔓延至中國大陸。

政府以疫症為「藉口」將立法會選舉延期一年舉行,而現屆立法會的任期很可能會延長一年。有建制派放風表示要成立「臨時立法會」,並委派現任議員參加。這樣的話,被DQ的三名現任議員(郭榮鏗、楊岳橋及梁繼昌)也很可能被排除在外,使建制派控制三分之二的議席。中共就有可能通過假普選的方案。

然而,純粹押後選舉只是緩兵之計,會為往後一年的政局製造多一個不穩因素,並不符合習近平的雷厲風行的作風。中共如果採取最強硬的路線的話,就會直接舉行一場完全被操控的立法會選舉。相信是習近平害怕現在舉行假選舉將會使西方政府的制裁迅速升級。

國安法攻擊升級

此外,右翼港獨組織學生動源前召集人鍾翰林等四名學生,被以國安法中的「分裂國家」罪及「煽動分裂國家」罪拘控,成為首個被重點攻擊的團體。事實上學生動源在國安法通過前已被解散,並聲稱成立海外支部。這意味著國安法實際上是有追溯力。

中共一方面要展示國安法的震懾作用,但又害怕如果拘控國際知名度更高的泛民政治人物(例如黃之鋒、黎智英等),會受到西方政府的強烈反彈。固然西方政府並不真正關注民主人權的議題,但今天香港已處於世界帝國主義衝突的前線。

疫症第三波爆發

新冠肺炎爆發第三波,自7月19日至本文截稿之時,本港錄得過百宗感染個案。政府一直拒絕完全封關,給予中港商人及海員等豁免隔離及檢疫的特權。自2月至7月底,有超過29萬人次入境後毋須接受強制檢疫。多名專家以至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都指,這是造成第三波爆發的源頭。

政府除了實施二人限聚令外,更一度禁止餐廳堂食。大量基層工人(例如建築工、清潔工等)被迫在戶外吃飯。可笑的是,政府總部的餐廳卻繼續開放堂食。此一極度荒謬的政策引發民怨反彈,被林鄭政府在兩天後撤回。高官對基層民生完全脫節,又再一次上演了一次小丑劇。

在7月26日,負壓病房的使用率已七七八八,公立醫院的隔離設施面對巨大壓力。中共表明會協助香港興建「方艙醫院」,並派內地醫護專家來港做大量檢測。香港醫療界則擔憂中共藉機接管香港的醫療系統,甚至在檢測過程中收集港人的DNA樣本,作為政治監控的用途。從這一點就可見,國安法通過後中共並不會如此順利接管香港,其統治只會陷入更不穩的局面。

現時習近平對港的政策,與其說是為了鎮壓香港抗爭,倒不如說是為了震懾黨內的敵對派系,因為中共內部越來越多人認為習近平的國內外政策過於強硬,為統治階級製造了不必要的麻煩和壓力,並希望與西方帝國主義緩和關係,加強外貿和恢復經濟,最重要當然是避免自己在美的利益受威脅。

另一方面,習近平也要壓制國內的反抗情緒,因為疫症觸發的經濟危機陷入低迷,高企的失業率使勞苦大眾爆發鬥爭是遲早問題。

現在習近平讓步的話等同要求他放下權力,而要獨裁者這樣做等同要他自殺。所以他唯一可做的是加強鎮壓,同時香港群眾的憤怒也不可能因此而平息。可見,中港政局正走入革命與反革命的狀態,而中國大陸的群眾鬥爭將會成為關鍵。社會主義行動支持工人階級的鬥爭,抵抗暴政的鎮壓與資本主義制度。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