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未過 洪災已來

2020年8月3日 上午 1:18

從6月起,持續一個多月的暴雨降臨中國

《社會主義者》中國版第58期社論

截止7月28日,已有27省市區遭到這次洪災波及,約1/3的中國國土被淹,逾5400萬人受災,至少158人死亡或失蹤。4萬餘間房屋更是被沖垮,亦有36萬餘間房屋不同程度受損。汽車被沖走,鐵軌被沖斷。在災情嚴重的西南部和長江中下游,很多居民不得不依靠橡皮艇轉移或獲取生活物資。在重慶,有社區在6月25日發出「溫馨提示」,稱4樓以下住戶居民都要提前準備,意味著積水在部分地區或將達到12米高。不少中國網友翻牆分享相關畫面,指出所在地遭暴漲河水淹沒,甚至傳出有不少人掉進水里後,竟是因觸電而亡。

這次洪災已經造成至少人民幣1444.3億元的直接經濟損失。其中,長江流域的水產養殖、種植產業損失慘重,減產將難以避免。再加上東北的蝗災,中國今年恐面臨糧食危機。在新冠肺炎疫情觸發中國經濟低迷之際,洪災造成的破壞對於874萬大學畢業生和8000萬多失業人口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畢竟這一龐大群體本就面對日漸艱難的就業問題。住房、超市、橋樑、電力線等受損,則嚴重影響居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考慮到長江流域往年主汛期持續到8月,經濟損失勢必繼續攀升,廣大普通群眾無疑將進一步遭受打擊,而中共政權也難以在今年實現脫貧大計。

長江流域成為重災區,與三峽大壩洩洪有關,而這也暴露官僚的疏失。3月底,水利部已預測今年可能在數個流域發生大洪水,要施行超標準的洪水防禦預案。4月,水利部要求全國大江大河、重要支流、有防洪任務的縣級以上城市都要編制超標準的洪水防禦預案,並開展相關演練,但之後行動遲緩,直到6月11日才要求各地於6月30日之前完成預案編制。洩洪之初,中國官方對此極力否認,謊稱是在發電。但到了29日才坦承三峽大壩無法承擔暴雨帶來的水量,因此秘密洩洪。承認事件後,中國媒體對於洪災的報導也轉向凸顯「正能量」,紛紛報導消防官兵救災搶險,或是用中印邊境衝突、港版國安法等新聞轉移群眾視線。

中國湖南衡東水災(6月28日,中央社刊自中新社照片)

爭議恐慌

對於三峽工程的爭議一直不斷。即使黃萬里、王維洛等水利專家反對此工程,六四事件後,時任總理李鵬仍然為鞏固自身權勢強推三峽工程。 1992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平日都順從的代表裡,有約1/3不贊成興建三峽工程,側面反映爭議之大。今年南方洪災也再度引發中國與國際對三峽工程品質問題的討論,包括大壩是否已變形、是否會潰堤等。任何正常人都不希望三峽大壩潰堤,否則損失最慘的只會是6億普通老百姓。然而,由於中共資訊不透明、各大媒體「姓黨」,相關恐慌必然繼續存在。

今年洪災來勢洶洶,恐怕也受中共多年來的環境政策影響。從2006年起,中國一直是全球碳排放量最高的國家,2019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已達103.3億公噸,佔全球28%。中國官方政策早已強調「生態文明」,而中國的綠色能源使用比例也持續增加到了14.3%,但煤炭等化石燃料消耗量從2016年起出現回升,相信這與中共政權在經濟壓力下容忍部分高污染企業生產有關。 2019年,山東新泰市一家礦業公司為了應付衛星環保檢查,將礦山塗上綠色油漆,反映中國環保政策執行存在形式主義與官僚主義問題,實際執行效果堪憂。

馬克思在《資本論》第一卷就提到:「資本主義生產發展了社會生產過程的技術和結合,只是由於它同時破壞了一切財富的源泉——土地和工人。」社會主義者認同發展經濟的同時不忘環保,但不相信中共獨裁資本主義政權能夠誠實面對環境問題(包括三峽工程的問題),遑論提出徹底的環保方案。暴雨、洪災等問題與全球(而非侷限在一國)的氣候變化有關,因此問題根源不只在於中共獨裁的政策,也在於全球資本主義。所以,唯一出路是聯合全球工人鬥爭,將大企業、大銀行、大眾媒體收歸公有,由工人進行民主的控制和管理,讓群眾能夠確實了解環境問題,真正落實利於廣大群眾的環保政策,盡力降低自然災害造成的損失。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