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進黨是一個進步還是反動的力量?

2020年8月6日 下午 8:08

在罷韓運動中取勝以及國民黨受到重挫後,台灣基進黨明顯贏得了更多支持,相對於民進黨,它的名聲及地位有所提高。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從2018年大選前至今,它扮演著「反韓急先鋒」的角色——當然,這並不妨礙民進黨在它身後扮演著「總司令」的角色。這提出了「它是一個什麼樣的政黨」的問題,以及它會否發展為一個全國性力量,甚至開始挑戰民進黨,競逐台灣民族主義情緒的支持?

在罷韓運動中取勝以及國民黨受到重挫後,台灣基進黨明顯贏得了更多支持,相對於民進黨,它的名聲及地位有所提高。從2018年大選前至今,它扮演著「反韓急先鋒」的角色——當然,這並不妨礙民進黨在它身後扮演著「總司令」的角色。這提出了「它是一個什麼樣的政黨」的問題,以及它會否發展為一個全國性力量,甚至開始挑戰民進黨,競逐台灣民族主義情緒的支持?

台灣基進黨的竄起

在這韓流興起及至趨於落寞低潮的歷程中,台灣基進黨以「力抗韓流」的形象,從中爭取了許多仇視國民黨、中共與支持台獨的青年與基層群眾之支持。並自詡為一個比民進黨更「獨」、更「本土」、更「進步」的本土政黨。

但,對於工人階級與基層青年而言——台灣基進是否真是藍綠白三黨之外的替代方案?抑或只是親資本主義泛綠陣營的側翼?有些評論員定性它為「左翼」,同時也有人描述它為「右翼」,而後者更接近我們的觀點。社會主義者不會靜態分析一個社會現象(一個新政黨、運動和鬥爭),我們分析事物可能發展的過程及方向、趨勢。

雖然台灣基進黨擺出「內政上溫和的自由派政策與外交上鮮明強硬的反中共、親美國」的立場,但它也只是另一個建制政黨,推動著親資本主義政策。並且也具有著反動的立場——包括對待中國群眾民主抗爭的態度,以及對待最近美國反種族歧視示威的立場。這政黨與香港本土派有著部分共同之處,是支持美帝國主義對中戰略的民族主義政黨。

它們有時會淡化自己種族主義的色彩,在關鍵的時候才會暴露出來,正如香港2020年初本土派的種族主義立場就更為突出。台灣基進黨將中國人排拒在民主運動之外,貶低中國大陸人都被中共洗腦、沒有能力抗爭等等,本身就是種族主義的立場,但在中美帝國主義衝突不斷升溫的發展中,將可能進一步使其展現出敵視中國人的種族主義立場。

過去十年,我們在全球看到很多「新」政黨和政治運動冒起。這反映出深刻的政治危滿和群眾不滿情緒。舊的建制政黨越來越受到排斥。大部分新政黨在政治上非常不穩定,可以急遽由左轉右,欠缺民主監督和真正的活躍會員組織架構基礎,通常以一個或多個「明星」作為領導。台灣基進正有著部分這樣的政治特質。

這一政黨運用著挺有技巧的策略來標榜自己為更「獨、基層、本土、護主權」的本土政黨並自詡為與民進黨進行政治分工、要做「台灣的第二隻腳」、做堅定的「抗中力量」。

他們藉此突出與民進黨的不同,從中吸引對民進黨親保守主義、親財團、不推動「台獨建國」、不與國民黨決裂到底而感到不滿的青年與基層選民的支持。由於台灣政局的深刻危機,社會壓力使綠營內部會就不同方法來捍衛資產階級利益而出現更大分歧,故此將可能會迫使台灣基進在未來試圖挑戰規模較大、但較「軟弱」的民進黨,以將自己定位為台灣民族主義陣營裡的主要領導者。

擁護帝國主義衝突

最有可能的是,雖然不一定如此——它會更趨向更鮮明的右翼台灣民族主義,有可能採納更公開的反中種族主義以及擁護美國對中展開「帝國主義戰爭」並將台灣打造為美帝國主義反中軍事前線的瘋狂思維。

在任何地方的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都會對工人階級利益造成嚴重威脅。在各國,民族主義往往是資本家的統治基層人民與工人階級的工具,用來分化和打擊工人組織和工人鬥爭,包括對民主權利和自決權的鬥爭。

社會主義者是國際社會者。當我們為民主權利和自決權鬥爭時,我們不會用台灣民族主義的旗幟。我們明白台灣民族主義的歷史起源和它具有一定的進步的性質,但它代表狹隘和侷限在一國之內的綱領願景(即便是左翼的、反資本主義、親工人階級的台灣民族主義),不能夠團結起必要的力量使民族自決權與社會革命的鬥爭取得成功。我們主張社會主義工人運動的國際主義,因為只有國際資本主義被擊倒,經濟困境和社會危機被消滅,才可以實現全面的民主權利,包括我們全力所支持的台灣獨立——民族自決權。

用選舉實現「台獨」?

在台灣基進黨的政治實踐與主張中,它們強調首先要維護台灣本土政黨(意即民進黨)對中華民國政府的控制權,並同時在選舉中清除中國國民黨與親中陣營的勢力版圖。使台灣政局可以以「選舉」實現兩個「本土」政黨的「左右競爭」,藉此實現漸進式的「台灣獨立」來建立台灣共和國。

但這樣的觀點,也完全經不起陳奕齊本人在其節目「新一政經塾」對民進黨發展史所作出的分析之檢驗。陳奕齊在該節目中指出,是選舉與議會路線使民進黨走向「保守化」、為了贏得多數選票而向保守群體做出迎合和妥協——諷刺的是,台灣基進的首位立委當選人,亦是仰賴民進黨人的「輔選造勢」才贏得席次。那麼,主張以「選舉走向台獨」,反對「社會革命」的台灣基進黨又豈能對抗這種保守壓力呢?

但事實上,要真正清除親中陣營與中國國民黨並實現台獨,單靠「選舉」是不能達成目的——事實上,2014年~2016年以及2020年國民黨在選舉中的兩波大潰敗,皆是因為爆發了反中共獨裁的群眾抗爭,而非單純的仰賴「選舉運動」。如果沒有2014年318運動、2019年香港群眾抗暴,民進黨是不能贏得勝選的。正是這些群眾抗爭,擴大與拉抬了進步青年與工人對民主權利、獨立以及抵抗中共獨裁的認同和支持。

親中陣營與國民黨之存續,仰賴著從泛藍地方派系對台灣社會盤根錯節的影響力、再到黨國時代庇蔭下茁壯且延續至今的台灣財團、及至是剝削中國工人的台灣各級資本家——若沒有革命性的工人階級民主抗爭,是不可能清除上述的黨國遺毒與中共代理人,並且拒絕給予與之調和、曖昧共存的民進黨以任何信任和支持。富有教育意義的例子是,近期民進黨政府提案由國民黨人黃健庭擔任監察院副院長——可見,民進黨人即便已二次贏得全面執政,也拒絕並且害怕對黨國遺毒、中共代理人全面宣戰。

這原因出於,站在民進黨身後的台灣資本家與財團也是這些民主權利之敵的共犯、同路人。台灣資本家與財團,需要國民黨作為其保守主義的代言人,更是不樂見基層人民挺起身來為擴大民主權利而戰。他們也無法徹底地與中共獨裁脫鉤——只要他們仍依賴中國警察國家來保障他們能剝削中國工人階級,榨取超額利潤。

清楚可見,台灣基進黨這個不反對台灣資產階級、不獨立於民進黨之外的「台獨藍圖」,最終不僅不能清除島內的國民黨與中共代理人,也無法真正建立台灣共和國、也無法真正捍衛台灣基層人民的民主權利。最新鮮的證據是:6月6號罷韓運動的勝選,原先可以成為2020年全國反國民黨、反中共獨裁抗爭的新起點,令人遺憾的是在台灣基進黨和民進黨的主導下,它被畫上了休止符,他們一同冠冕堂皇地宣稱:「回歸理性、放下激情」、徒留給國民黨復辟的生機。

該黨領導人陳奕齊認為(他的主張事實上就是該黨的綱領):中國的民主鬥爭跟台灣人民無關、不要介入。台灣人民只需顧好國內的民主權利來做示範給中國人民看「榜樣」就好。台灣人支持中國的民主鬥爭就是染上「大中華膠」的毒害。中國人都長期染上民族主義毒害、因此根據此邏輯,民主化是對台灣有害的。

這是將更為親近資本主義的政治勢力,例如「民進黨」的觀點以更公開和激烈的方式反映出來。資本家往往拒絕公開承認自己的真正立場——他們對中國民主化沒有興趣,甚至恐懼它會實現,因為這將會以革命鬥爭的形式發生,不但會威脅中共統治,也會威脅資本主義的權力架構,包括台資在中國的巨額資產。

這樣的觀點是完全無視了中共獨裁事實上就是台灣、香港及新疆等受壓迫群眾實現民族自決權的重大阻礙,可謂愚蠢天真。

面對剝削與壓迫時

台灣基進黨的當前策略是避免與民進黨公開衝突,推動合作,以建立自己的支持。如果這成功的話,到一定階段就會準備展開更公開和對立的鬥爭。即使它不時措辭激進,但實際上他是右翼和反工人階級的。它不曾對於民進黨的親資政策作出鮮明尖銳的批評與投入實際的抗爭來反對。從而,在絕大多數台灣基層人民的勞動權益遭受台灣資方攻擊時,他們僅以同情旁觀的評論者角度坐看台灣工人階級走向更血汗過勞的生活。

固然,陳奕齊雖曾於電視節目中說到支持公務員組織工會、支持組成全國產職業工會來面對資方公會進行集體談判、倡議建構勞資政合作協商平台。

但現實上,面對台灣長年的勞動條件惡化,他們提出的解方是隱晦的反對勞基法的一體性適用(這將讓台灣資方歡欣鼓舞),在2016年反砍假抗爭爆發時、他們選擇公開支持民進黨政府砍假;在2017年反勞基法修惡抗爭爆發時,他們僅是溫和的以球評姿態來對該政策表示不認同——就連民進黨立委林淑芬都敢於高調的跪著控訴反對該政策,曾經自詡為左派政黨(真是公然欺騙社會)的台灣基進卻在面對民進黨侵害勞權之時,也未有大力動員黨員與支持者上街反抗。甚至,他們也錯誤的支持年金改惡,迎合民進黨分化公私部門受雇者推動年金改惡的新自由主義政策的目的,而非提出課徵富人稅來建立真正能夠覆蓋全體勞動者的全民退休保障。

或許,蔡英文、陳菊、民進黨人對於台灣基進黨的選舉站台與公開支持,就是台灣基進黨拒絕挑戰民進黨眾多親資政策、甚至為其行銷的政治獎賞。

面對美國群眾反警暴、爭取種族平權的BLM抗爭,陳奕齊對公然種族主義的川普及其國家機器表示支持,指控中共是BLM的幕後黑手、指控有民主黨在幕後挑撥、指控是ANTFA從中「撕裂美國社會」——從而與美國基層群眾爭取民主、反對種族歧視與警察暴力的抗爭為敵,而與鎮壓群眾反抗的川普政府、民主黨人、共和黨人為友。

陳奕齊含沙射影的攻擊美國工人和黑人要求結束警暴的民主鬥爭,與他對待中國群眾民主權利抗爭的不信任、懷疑主義的立場就如一面鏡子——映照著他的政治臉譜乃是種族主義的,是美帝國主義反中戰略的台灣候選代理人。他否認美國自發抗爭的合法性,與那些呼喊「所有生命都是寶貴」(以反對「黑人生命寶貴」)的美國種族主義者同出一轍。因為中美民主權利都是反對「台灣」(不是台灣人民,而是台灣資本家和菁英)的利益。陳奕齊的脫中路線並不代表當前台灣大資本家的主流意見,但在中美衝突下越來越多台資會走向這種脫中路線。

台灣基進黨為誰所用?

與美國政府一道反對美國BLM群眾反抗,如同跟中共獨裁一道反對香港民主抗爭的藍絲帶一樣,是扮演著統治階級迫害基層人民的幫凶。罄竹難書、僅舉數例,已能清晰看見,對於追求徹底的民主權利、反對歧視與壓迫、反對資本剝削的先進青年與工人階級而言,台灣基進黨絕不是你們的朋友和歸屬。

陳奕齊的這立場,對於他的黨將來會如何發展發出了重要的訊號——他們將可能會在未來,脫去當前現有的自由派襯衣和提倡社會改良的詞彙,進而成為台灣民族主義陣營中更清晰的右翼、親美、反民主及種族主義的力量,類似香港的本土派。使其如此的,不單單是陳奕齊個人的世界觀與政治路線,而是整個中美帝國主義衝突的壓力與趨勢,這樣的壓力與趨勢也將會推動其他泛綠政黨和台獨自由派社團、NGO/親中政黨、組織走向右翼、親美帝或親中帝、並且一同走上反民主一途。

2014年後、台灣基進黨在陳奕齊的帶領下越發茁壯。在所謂「第三勢力」政黨中,可謂唯一能鞏固起來的政黨。也因此,我們並不能低估與輕視其未來的政治影響力。在中美帝國主義衝突已成世界政局危機的中心之際,台灣基進黨與民進黨及全體泛綠政黨、台獨自由派社團一同站在美帝國主義陣營。民進黨與台灣基進都明白(如果不明白就是極其愚蠢了)這是一場赤裸裸的經濟和地緣政治鬥爭,而「美國捍衛民主自由」不過是欺騙群眾的煙幕。6月22號,川普再次用行動證明,面對新疆人民所受到的集中營迫害,他更樂意選擇無視並藉此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以贏得選戰。在前川普顧問波頓出版的新書中,波頓揭露川普支持習近平建設新疆集中營的做法,並且認為自己應該學習習近平、廢除連任限制——台灣基進黨當然明白,但其利益所在使它想維持這一錯覺以推動自己的政治目的。

面對中美帝國主義衝突,不論是選擇屈服中國的獨裁資本主義、又或是甘心淪為美帝國主義馬前卒,事實上都是拐騙台灣及其他小國的工人階級與基層人民去充當帝國強權衝突中的炮灰。

綜觀台灣基進黨的發展與政治立場,它雖然表面營造比民進黨更進步的假象,但並不是一個獨立於台灣資本家與帝國強權之外的左翼政黨,而是將會代表著右翼台灣民族主義,甚至發展成種族主義的方向,對工人和青年的群眾鬥爭造成威脅。在國際上,我們見過很多右翼甚至種族主義的政治力量,會機會主義地借用左翼的思想,營造激進的形象來建立自己的支持根基。在法國,種族主義的極右領導人勒龐表示支持黃背心運動,也是出於同一原因。意大利的五星運動是另一個較「溫和」的例子,它將反移民與支持全民基本收入捆綁在一起。

台灣基進黨並不能給予台灣工人階級與基層人民一個擺脫帝國主義強權操弄與資本剝削的出路,反倒是會惡化這個悲劇。它的台獨黨綱也無法實現真正的「台灣獨立」與人民自決,因為在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的框架內是不可能的。它自詡支持「社會公平正義」,實質上則是迎合、不抵抗民進黨所推行的親財團政策。面對工人罷工抗爭爆發之時,插曲式的表態支持增添進步形象,也毫不妨礙它蠱惑台灣工人階級在「民族團結」的大旗下繼續忍受台灣政商權貴的壓榨與民進黨的親財團政策。資產階級民族主義的傳統角色,是利用民族主義作為壓制工人鬥爭的鴉片。

工人階級的出路在哪

工人階級與基層人民需要的,是一個能夠堅決對抗資本剝削與中美帝國強權、追求社會主義台灣獨立的左翼工人政黨——社會主義台灣獨立意味著,國際反資本主義的鬥爭,廢除資本主義,打破世上兩大資本主義列強的控制,使台灣以至整個地區的群眾可以立一個自由的社會主義新社會。這社會建基於對社會生產和資源進行國際協作和民主規劃。建立這樣的左翼工人政黨,需要建基於群眾抗爭之上挑戰所有藍綠白三黨與台灣資本主義。需要在國際主義的綱領上與各國工人階級團結對抗各國的資本主義政府,自然也包含著與美國左翼、工人階級運動一同反對「美國財團專政」。需要與中國、香港的基層群眾抗爭一同對抗中共獨裁資本主義——而非選擇與中國反獨裁基層群眾抗爭割裂。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