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與新冠疫情中的歐盟

2020年8月14日 下午 8:29

5400億歐元的抗疫紓困基金,並非如頭條報導所暗示的一般,會「改變歐盟的命運

Finghín Kelly,社會主義黨(ISA愛爾蘭)

4(譯者按:原文首先發表於4月19日),在一次歷時16小時之久、陷入僵局的會議中,歐盟各成員國財長之間發生了嚴重衝突。之後為了挽回面子歐盟緊接著舉辦一場會議並在會議中通過5400億歐元的抗疫紓困措施。歐盟對這場危機歐元本身的結構性問題上的反應而言,這被一大突破,並改變歐盟的命運」。

然而,當我們深入探討所達成協定中的細節時,會很快發現這5400億歐元的抗疫紓困基金,並非如頭條報導所暗示的一般,會「改變歐盟的命運」。

協議裡究竟同意了什麼?

這一連串的抗疫紓困計劃,實則是對一系列現有資金進行重新包裝后,再集中推廣的混合體。 譬如,計劃中所含的1000億歐元聯合就業保障基金。 此外,歐洲投資銀行EIB)也提供了額外的擔保,使其可以向成員國額外提供2000億歐元貸款。

這一系列抗疫紓困計劃中,佔比最大的是由歐洲穩定機制(ESM)所提供的高達2400億歐元的救助資金。ESM是在2008-2009經濟衰退和歐元危機之後成立的一個現有基金。動用此基金需要滿足嚴格的條件——它會迫使任何使用基金的國家採取嚴厲的緊縮措施。

歐盟推出的這一系列救助資金,並不能作為對其親商政策的一種突破基金推出的目的主要還是向私營企業提供資助。

另一個問題是,歐盟委員會需要「籌集」高達5400億歐元的資金,而這嚴重依賴金融市場中的貸款。 例如,委員會正是透過向私人貨幣市場借款,籌集到1000億歐元的就業保障基金。

與此同時所有獲取這些資金的政府將被迫承擔更多的公共債務。長此以往,這反過來又會導致政府不得不用公共資金償還債務,最終這債務將成為經濟和公共開支的重壓。

當然,成員國是否會使用這5400億歐元的一攬子紓困計劃,還有待觀察。 由於紓困的苛刻條件,以及成員國可以在其他地方以更的代價獲取資金,許多政府公開表態,他們不會使用這些資金。 據報導,愛爾蘭財政部長多諾霍(Paschal Donohoe)表示,愛爾蘭不太可能去接受該基金中有關ESM部分鑑於我們目前能夠以0.25%的利率借款,愛爾蘭很可能能夠找到有吸引力的條件為自己的專案提供資金

新冠債券

在財長會議上,最具爭議性的問題莫過於新冠債券的問題。 意大利政府牽頭提議的新冠債券,得到法國、西班牙和包括愛爾蘭政府在內的其他六國政府的支持。這些債券本質上是對上次經濟衰退時提出的「歐元債券」提案的一次重新包裝。其原理都是,讓歐元區出售債券,和用比許多個別成員國能獲得的更好的利率來籌集資金。

意思就是,好像意大利、西班牙、希臘等這些家由於債務水準高、經濟疲軟而難以獲得廉價信貸的國家,可以在德國、荷蘭和芬蘭等信用評級高的國家的支援下,獲得更便宜的融資。它其實就是將荷蘭或德國等資本主義國家看作債務的擔保人,用於為其他國家的公共支出提供資金。

在德國資本主義的主導下,這些信用評級更高的國家堅持對發行的任何普通債券都實行嚴格的條件,這基本上是扼殺了這一提議。 這一派的歐盟資本家在上週獲得了勝利,不過他們做出了讓步,放寬新冠肺炎有關的醫療支出方面的條件,並同意在未來討論新冠債券方面做出些微讓步。

歐盟的緊張局勢

這表明,歐元和歐盟本身緊張局勢並沒有消失。 關於共同貨幣的最根本的矛盾,沒有內部機制來糾正國家間的不平衡問題依舊存在。 這個矛盾讓我們注意到,歐洲各個相互競爭中的資產階級無法在經濟上融為一體。

歐盟喜歡把自己描繪成一個促進國際社會合作和團結的機構。 然而,從新冠病毒迅速侵襲歐洲可以看出,這不過是空洞的口號。 隨著新冠債券提案的隕落,讓我們看到了這一點,然而,其實在其他許多方面,這一點也是顯而易見的。

在沒有提前計劃和商議的情況下,各國循序關閉邊境造成許多人被困。 在波蘭邊境關閉后,波羅的海國家甚至不得不租船撤僑

最令人震驚的是,許多政府也很快採取行動,阻止各國共用重要的醫療產品包括德國政府阻止向意大利出口重要醫療產品,以及法國政府阻攔運往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口罩。 與此同時,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感染和死亡率正在飆升,衛生服務嚴重超負荷。這些國家工人階級不會忘記這一事實,而這也損害了歐盟的合作。

5400億歐元就夠了嗎?

歐元區正走向其歷史上最嚴重的衰退。 對此,歐洲央行ECB也承認了這一點。 歐洲央行副行長曾表示,歐洲可能面臨比世界其他地區更嚴重的衰退。

上個季度,法國的經濟衰退6%,只要管制措施繼續,預計兩週經濟將繼續衰退1.5%。 預計今年第二季度德國經濟也將大幅萎縮10%,而意大利預計將收縮9.6%,西班牙收縮8.9%。

預計歐元區經濟今年將萎縮13%,而上次衰退中最嚴重的降幅也不過4.5%。

與此同時,歐洲在新冠疫情之前的債務危機顯然並沒有消失。 歐元區公共債務佔GDP的比例為84%,比2008年高出近20%。 預計到2022年,這一數字將提高至112%,而意大利的這一數字將高達167%。 當前意大利銀行已有大量的壞賬,並且已經在苦苦掙扎。意大利是歐元區新的薄弱環節,當管制解除時,這一薄弱環節將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原歐洲事務負責人的莫迪Ashoka  Mody曾表示,僅意大利一國就需要50007000億歐元,以防止銀行業和主權債務危機導致金融連鎖反應。莫迪指出,不能依靠歐盟來提供這樣的「防火牆」,並呼籲全球資本主義介入。

上次經濟衰退觸發了歐元的危機。 然而,在這一次的危機中,意大利的經濟規模比希臘、愛爾蘭、塞浦路斯葡萄牙大得多。 意大利是歐盟第三大經濟體,擁有約2.4萬億歐元的國家債務,其銀行擁有約5萬億歐元的資產。 意大利的局勢將是對歐元和歐盟的重大考驗,正如我們知道的,這種考驗可能會威脅到歐元的存在。

走向分裂?

除了整個意大利經濟和銀行體系不穩定的特質外,還有其他幾個因素也讓歐元區變得極為困難。 歐盟在全球經濟衰退的背景下進入這場危機,因此無法像上次危機那樣利用出口增長來緩解危機。 歐洲央行ECB已經向系統注入資金,然而破紀錄的低利率和量化寬鬆政策QE已經被投入運用了,因此歐洲央行能影響空間較小。

在傳統的資本主義政黨因實施緊縮政策而像多米諾骨牌一樣倒下之後,歐盟面對這次衰退的政治能力降低。 歐盟正在實施的一輪緊縮政策,將面對更強烈的反對,以及傾向脫歐的勢力的急劇增長。在意大利,由於國家間對基本醫療設備的進入限制,反歐盟情緒已經高漲,歐盟對意大利實施緊縮政策將會是一個轉捩點。

在英國脫歐後又一個國家的離去,將會嚴重打擊歐盟的威望和地位,並揭露歐盟存在的問題不巧,這發生在與美國、中國和俄羅斯等其他資本主義勢力競爭加劇的時候。

現今的歐盟資本主義所面臨危機,正威脅著歐元甚至歐盟的存亡。若歐元不受控制地崩潰,這將成為歐盟中所有資本主義大國的災難。在這種情況下,不排除「北方」資本主義國家會在壓力之下被迫走向一體化,甚至一定程度上承擔共同債務,如「新冠債券」提到的,或可能會擴大和改建ESM基金。

然而,總的說來,目前的主要動力是歐盟內部進一步解體和競爭加劇。

 一個社會主義的歐洲,而不是大老闆的歐盟

種種跡象表明,儘管有歐的存在,但國家間的鴻溝和邊界仍然沒有被打破。歐盟將一夥民族資本家聚集起來,以便在全球化的環境下與其他國家競爭。然而,這些民族資產階級同時又在相互爭奪利潤和全球影響力。所有的融合都只是為了維護自身利益,卻犧牲了工人的權利和生活水準。他們無法真正一體化,無法針對解決新冠肺炎疫情,或我們面臨的一切挑戰如氣候變化和貧富差距,作出國際回應

能夠帶來真正國際合作的唯一力量來源於工人階級。 工人階級不會為了圖謀既得利益而權衡利潤和人民安全,也不會實施新自由主義政策或剝奪其他國家工人的權利。

一個社會主義的歐洲,不會通過歐盟這個資產階級同盟來建立起來。 相反,它將建立在勞動人民之間真正團結的基礎上。 它會民主規劃利用歐洲大陸龐大資源,讓工人不被資產階級傳統勢力與極右分化而相互攻擊,而是合理地分享和利用這些資源,以保證所有人都能擁有公共服務、工作和體面的未來。 它會終結不平等和歧視,同時保護環境,結束對歐洲資本主義前殖民地的帝國主義剝削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