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居住條件惡化──資本主義是場大病,疫情還未完結。

2020年8月17日 下午 7:40

疫情與中美衝突惡化居住條件,政府無能提供充足社宅。租戶們與勞工階級必須組織,將空屋、銀行業與建築業公共化,才能終結徒有空屋卻讓人民流離失所的資本主義。

康慕尼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在疫症和中美衝突的夾擊下,經濟危機將使工人的住房問題惡化。政府想在疫情與中美衝突中「求穩」,意思是維穩目前房地產暴利佔GDP高達48%共8.5兆的資本主義制度。最近內政部指「台灣囤房問題有限」,拒絕進一步解決住屋問題。當資產階級媒體特意放大個別房東減租的慈善胸懷,苦求租處的多數勞工卻在疫情期間面對房租不降反升,尤其月租7千至2萬的搶手「低端」租屋。根據主計處統計,房租指數截至今年4月已連110個月上漲。資本主義用疫情將勞工甩到城市外圍耗時通勤,或陷在市區忍受悶濕租處。房東不拿幾次租金也能奢侈生活的同時,已有勞工被迫在窮困潦倒與流離失所間做選擇。

台商回台炒房

當建商稱頌房市信心復甦並報復性上漲,無數勞工仍身陷房租工資雙重夾殺。被減班人數創新高,可統計到被無薪假的勞工可統計到的就有2萬人,20至24歲青年失業率在今年七月將超過14%。疫情或歷史上任何資本主義經濟震盪,從未使房價與物價拉低到足以彌補失業與低薪,反而趁社會還未站穩時趁機打劫。台商回流熱錢正加速這一進程,今年1到3月,六都房屋交易比去年同期增加6.8%,房地合一稅比去年同期暴增一倍,這筆稅收不會換成公共住房,僅證明房貸低利率政策把更多熱錢趕進房市套利。

蔡政府2016年競選總統時承諾的8年興建20萬戶社宅的目標原已少得可憐,至今新建的社宅卻僅5萬不到,其中超過一半還未開工。20萬戶目標中其中8萬戶是包租代管,這項措施是為了與房東折衷,但大量囤房的房東並不把它放在眼裡。現實是,台灣官方的空屋數達91.6萬間(10.56%),但都市改革組織的彭揚凱與廖庭輝的一篇報告指出,實際數字最少是155.5萬間。該報告亦揭露政府玩弄歸戶統計數字,指出真正持有四房以上房子的多屋者擁有房子為176.9萬戶,占房屋總數的15.1%。持有越多房子的人,其持有的房子當中空屋率越高,四宅以上空屋率更高達15.9%。

政壇更不乏建商代表,因此立法院內沒有任何政黨會真正挑戰房屋問題。立院多的是和陳超明一樣整家族涉入營造業和建商的人物:民進黨立委的黃國書透過妻子與丈人投資市地重劃炒房;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岳父正是曾是「立院地王」的前立委劉盛良,而現在立院地王則是民進黨鄭寶清和國民黨吳志揚;擁有市值至少1000萬房產的藍委洪孟楷,其母親曾擔任宏泰集團獨董,該集團建造的「帝寶」正是地產霸權象徵,其父親則擔任興富發獨董並躋身染指台灣北中南房地的事業。參與318學運的賴品妤現已淪為綠委,其父親前立委賴勁麟近期又因身為神腦董事長並打壓工會聞名,其母則擔任民進黨大金主力麒建設的獨董。

為住房而鬥爭

在疫症帶來的經濟危機下,基層租客應該全面免租。租戶需要在社區組織起來,甚至在必要時發起罷交租金的行動。我們主張大幅增建社會住宅,其資金由課徵富人稅提供。我們主張實施租金管制,阻止租金不斷暴升。我們支持訂立囤房稅,但同時明白台灣資本家總有避稅的方法,更直接的做法是充公所有空置的房屋單位,立即讓工人階級和貧困青年居住。然而,更重要的是把居住正義的鬥爭與各項反財團的鬥爭扣連起來,建立一個工人階級的政黨。真正的工人政黨會主張把所有銀行與房地產業公共化,收歸於工人及居民民主控制,才可以打破對抗建商、房仲、投資客、政客和銀行形成的龐大食利集團,真正遏止住房囤積和炒賣,解決房奴的問題。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