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抗中共沙文主義!捍衛民族平權

2020年9月4日 上午 2:22

中共在民族語言教育和民族文化政策上的反動必然加劇社會壓迫和矛盾

Razin 中國勞工論壇

中共獨裁政權的大漢族沙文主義再一次擴張了:今年開始,全國入學的高一新生統一使用漢語教材,2023年開始高考中不考民族語言科目,少數民族學校也要求漢語授課。這激起了許多中國大陸的少數民族的不滿,微博上就有朝鮮族網友揭露了這一偷偷摸摸的強制性同化政策,並表達了不滿。

朝鮮語教育所面對的困境不是特例,中國國內正掀起一場對少數民族語言教育的全面進攻,除了朝鮮語,蒙古語、維吾爾語等語言教育都在同一時間遭到了打壓,被勒令更改教學語言,強制用普通話授課,縮減民族語言的課時比例等。這些政策在內蒙已經激起了廣泛的反抗和抵制,學生、教師、家長紛紛罷課,上萬民眾上街遊行並與前來鎮壓的警員爆發肢體衝突。

毫無疑問,在政權煽動和網下,大漢族主義者(俗稱「皇漢」)展開了圍攻和鄙劣的辱罵。「邊夷賤類」、「請一些狗日的畜生記住,外語永遠是外語」的侮辱甚是囂張,認為少數民族學習自己的語言不是權利而是特權,甚至借用中國朝鮮族勞動者在韓國打工受到的歧視來嘲諷恐嚇中國朝鮮族等等。

在漢語普通話面前,少數民族語言地位卑微(圖源:超級蘋果網)

而實際上中國的少數民族生存狀況如何呢?當然不是像「皇漢」說的那樣真的享有什麼特權。隨著中國資本主義的發展,漢族沿海發達城市與中西部民族地區的發展不平衡加大了漢族和少數民族之間的差異感,被視為異類的少數民族離中共的「民族團結」越來越遠,這當然引起了中共的恐慌,一系列的文化、社會鎮壓和暴力鎮壓一同開始,新疆烏什縣前進鎮小學校長庫爾班·尼亞孜的漢語教育和對維吾爾語教育的限制成為了中共吹捧標榜的樣板,而與此同時是黑暗的新疆再教育營。少數民族的出行、求學、求職都受到各種各樣的歧視和限制,一舉一動都受到監視,中共像防賊一樣防著全國各地的少數民族。所謂「高考加分」政策也越來越苛刻,對少數民族聚居區、受教育地區都有不少的限制,這一皇漢口中的特權政策恰恰是許多少數民族得不到的。

數十年來中共嘗試構建的大中華民族主義已經徹底破產了,「皇漢」就是這一破產的結果。小學和中學階段的教育中就缺少地方史、民族史,完全是按照中原王朝更替而不是歷史唯物主義下各民族勞動者的視角敘事的,這本身就在中國青少年學生中培養一種漢族帝國對少數民族的俯視,而哪怕在中共「56個民族56支花」的宣傳中,少數民族也是作為「異域風情」的襯托角色出現的,這種民族主義的宣傳看似在表達某種形式的「民族團結」,實際上卻在把少數民族視為異類和他者。這樣的宣傳教育下,接受了中共民族主義的人自然會更進一步,成為漢族沙文主義者,將漢族視為中國天然而絕對的統治者了。

中共在民族語言教育和民族文化政策上的反動必然加劇社會壓迫和矛盾。在蘇聯時期,從列寧時代自由選擇民族語言學習的權利,到斯大林時期強制性的雙語學習和五十年代後的強制性俄語學習以及廢除民族語言教育,使蘇聯成為了民族矛盾的大熔爐。今天的中共已不是斯大林主義的政權,但資本主義的中共繼承了過往的獨裁和民族壓迫性質。中共的民族政策也是這樣,在中國經濟下行壓力龐大,政權自身內部暗流湧動的情況下,試圖通過專橫強硬的民族同化政策去「維穩」無異於抱薪救火,倒行逆施的漢化政策必然引發少數民族更為激烈的不滿和反彈,沉重地打擊中共的管治。

社會主義者堅決和各民族的勞動者站在一起,捍衛民族自決權及語言及文化平權。只有承認各民族追求本民族文化發展的權利,承認民族自決的權利,各民族勞動者才能在國際社會主義的原則下走向聯合。同時,這場鬥爭必須與全中國的群眾聯合起來鬥爭,才能抵抗中共對工人階級的分化。不同民族的工人階級要團結起來,共同改變資本主義經濟下的剝削,挑戰政權的獨裁體制,才能建立一個實現真正各民族平等的社會主義社會。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