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俄羅斯:盧卡申科加強鎮壓反威權抗議

2020年10月7日 上午 12:41

抗議群眾與盧卡申科政權對峙數週後,最近幾天出現了新的、有可能危險的事態發展。

Rob Jones ISA俄國支部

在9月19日女性遊行後,抗議者再次在明斯克和其他城市集會,要求盧卡申科下台。在遊行示威之前,盧卡申科方面措辭更為強硬。警察在前幾週還比較克制,現在則展開大規模逮捕行動。19日有300多人被拘留,全國的警察和軍車都被動員出來。一週內,「tikhari」(來自克格勃的便衣和蒙面暴徒)和警察在街上漫遊,用棍棒襲擊集會抗議的團體。

新的鬥爭方法正在出現。在示威活動中自衛的培訓,正在眾多的庭院裡進行。現在,經常看到一群前排是青年的示威者,手拉手組成人鏈。在昨天的抗議活動中,婦女通過在購物中心前手牽手以自我防衛,而防暴警察則拼命將要逮捕的示威者拖出。

「tikhari」和「太空人」(身披頭盔的防暴警察)都有很強的匿名性。現在,抗議者在遭到襲擊時試圖拉下警察的面具。一個「起底」媒體公開了防暴警察姓名和地址等的資料,此前它威脅說只要警暴不止,它就會這樣做。

鬥爭中最大的轉折點是全國各地訴求盧卡申科下台的勞動大軍一個接一個的罷工,罷工有的進行一個小時,有的進行一天。政權被迫讓步,中止監獄內的警察暴力和酷刑。工人階級表明,它有能力讓國家停止運轉。罷工委員會在一些企業中宣布成立,但到目前為止,這一運動尚未發展到希望的結果——盧卡申科及其集團下台,並成立保衛工人階級利益的新政府。

工人的鬥爭

之前,有工人大規模退出國家資助的工會的案例,但罷工委員會的結構很不清晰,提出的訴求與主流反對派毫無區別。這樣一來,反對派領導人,未當選的「協調委員會」就可以利用工人階級來進一步滿足自己的訴求,並且不讓工人階級其發揮獨立的作用。

現實存在的獨立工會受到國際工會官僚的影響。他們說工會應參加「社會夥伴關係」項目,並與盧卡申科進行談判。即使在這一巨大運動期間召開的會議中,獨立工會的成員也是在討論他們為未來組織做準備的任務,而不是為了今天的動員而提出明確訴求。

當工人返回工作崗位時,他們在工作場所面臨嚴厲鎮壓。正如一位評論者所說:「人們在威脅下被迫上班。最活躍於示威的工人被解僱了。他們甚至威脅對支持罷工的人的家人施加暴力,他們倚靠管理層和工會向我們施壓……他們沒有道德。但是他們不會得逞。不一定要整個工廠停止運轉,才能使罷工有效果的。」

在日洛賓(Zhlobin)製糖廠,管理層解僱了三名工人,他們恰巧負責啟動加工機,因此整個工廠無法運轉。更換它們時,設備突然開始損壞。明斯克的汽車製造廠解僱十個人之後,傳送帶停了下來。然後,噴霧系統的霧化器壞了,汽車必須手工塗漆。現在要花一週的時間才能生產出之前一天就能生產的汽車。

他們對工人施加的壓力越大,傳送帶發生故障或子站失火的次數就越多。在白羅斯/白俄羅斯西部的礦山中,工人正在地下作業,但是不知何故生產計劃無法實現,合同也未履行。一名礦工尤里(Yuri)成為民族英雄,因為他進入地下並將自己銬在設備上。

這是當前形勢的矛盾之處。群眾準備為抗議盧卡申科的獨裁政權而面臨巨大的冒險,面臨逮捕、毆打、酷刑和失去工作的冒險準備。許多人認為,自發性和自我組織是運動的正面特徵。確實,社交網絡到處都是各個為參與接下來的行動而組成的個體集團。但是,這使得運動既沒有取得勝利的戰略,也沒有針對盧卡申科被推翻之後的計劃。

由候選人斯維特蘭娜·季哈諾夫斯卡亞(Svetlana Tikhanovskaya)發起的「協調委員會」,在自任命的商人、媒體顧問和前政府部長的支持下,參選並擊敗盧卡申科,聲稱這是「白羅斯/白俄羅斯社會的唯一代表機關,旨在……克服政治危機,確保在社會中達成協議,以及保護白羅斯/白俄羅斯的主權和獨立。」但是,協調委員會並沒有當選,其領導人物已被逮捕或流亡海外。如果問道他們,許多抗議者會支持季哈諾夫斯卡婭擔任總統,但他們並非期望她或整個協調委員會成為國家領導人。

現在協調委員會的主要工作是遊說西方利益集團尋求支持。與白羅斯/白俄羅斯接壤的三個波羅的海國家已宣布對盧卡申科及其支持者實施制裁。這是為了向歐盟施壓,要求其採取更堅定的措施。歐盟計劃是將盧卡申科本人排除在制裁之外,以期與他對話,並擔心會更加疏遠俄羅斯。儘管歐洲議會在不具約束力的投票中要求制裁,但在歐盟也同意制裁土耳其官員前,賽普勒斯反對制裁決定。

俄羅斯的干涉

盧卡申科已尋求俄羅斯的堅定支持。普京在索契的會議上同意俄羅斯向白羅斯/白俄羅斯提供15億美元的救助資金,而這不足以支付該國80億美元的債務,並在白羅斯/白俄羅斯境內進行聯合軍事演習。該協議的其他部分仍保密,但很可能意味著俄羅斯參與私有化計劃。經過多年的爭執,盧卡申科似乎現在接受了兩國之間更強大的「聯盟協議」。這協議實際上賦予了俄羅斯高度的控制權。

俄羅斯迫切希望保持白羅斯/白俄羅斯作為一個友邦,在白羅斯/白俄羅斯與歐盟和北約之間起緩衝作用。同時,如果白羅斯/ 白俄羅斯境內的抗議活動繼續進行,則可以激發俄羅斯內部越來越多的反對派情緒。但是,它確實希望避免盧卡申科的殘酷鎮壓,因為這將導致兩國進一步被孤立。

計劃是一回事,實際發生的是另一回事。盧卡申科對反對派鎮壓不斷升級。反對派強調,抗議既不是「親歐盟」也不是「反俄羅斯」。白羅斯/白俄羅斯人民一直與俄羅斯人保持親密關係,只有在俄羅斯干預烏克蘭時關係才出現裂痕。盧卡申科將其視為對白羅斯/白俄羅斯主權的威脅。在這些抗議活動中,值得注意的是,歐盟和俄羅斯國旗均未出現。

但是現在許多白羅斯/白俄羅斯人認為俄羅斯正在支持這個不受歡迎的獨裁者。季哈諾夫斯卡亞公開警告說,如果她執政,普京與盧卡申科之間的協議將作廢。儘管她是因偶然才成為反對派的領導人,但她比歐盟支持的公開親資人物更準確地反映了群眾的情緒。儘管他們主張與盧卡申科進行談判,甚至允許他參與選舉,但季哈諾夫斯卡亞認為,抗議活動的全部目的是完全擺脫盧卡申科及其集團。

如果盧卡申科在俄羅斯的支持下大規模升級鎮壓,該國的親歐盟情緒可能會迅速增長。極右翼民族主義在白羅斯/白俄羅斯沒有強大的基礎,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它可以以自衛隊為基礎發展。

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左翼替代,以適合的訴求介入,並尋求制勝戰略,以填補目前存在的巨大政治真空。很多人表示他們不再害怕——對於多年來一直默默受到壓制和歧視的許多人,他們受到了鼓舞,並參與到群眾運動。家暴受害者大量湧入婦女支援團體,良好組織的LGBT運動團體也參加了抗議活動。但是那些現存的組織卻發現自己被淹沒。

某些所謂「左翼」甚至沒有嘗試介入。新史太林主義團體認為,盧卡申科保留了大部分的國有經濟,而該國在國家資本主義形式下基本上已經繁榮起來。先不論白羅斯/白俄羅斯的平均工資大約是鄰國烏克蘭的一半或波蘭的1/4,工人已經遭受一系列苦難:盧卡申科已經實施了大規模私有化計劃,使用「黃金股制度」來維持國家控制,進行了殘酷的養老金改革,對失業者徵稅,讓工人簽訂不穩定的年度合同。現在,在他與普京達成協議之後,隨著俄羅斯資本的接管,私有化將更加殘酷。

非史太林主義左翼聲稱在「正義世界」黨和「綠黨」中都有支持者,而他們認為介入這些運動太危險了。兩黨都已開始尋求俄羅斯解決局勢。

前進的出路

但是,有好的運動人士正在尋找前進的道路。示威活動需要組織起來,打出社會主義旗幟。自衛需要在國際層面進行協調,保衛白羅斯/白俄羅斯的自決權,同時反對以民族主義路線分化人民的企圖。必須與工人團體和大學生團體建立聯繫。只有工人階級罷工以恢復獨立行動,才能打破當前的僵局,為平民謀福利。

要求盧卡申科下台並釋放所有政治犯的訴求,需要與結束私有化、合同制度和養老金改革,以及恢復免費和優質的衛生保健和教育的訴求聯繫在一起。工人階級應將自己置於這場鬥爭的首位,建立民主和受監督的全國罷工協調組織。這將為以下三件事提供基礎:

一、建立具有社會主義綱領的群眾性工人政黨;二、在即將到來的選舉中推出候選人;三、召開制憲會議。在這樣一個議會中,所有當選的勞動人民代表可以決定如何為勞動者的利益民主地管理白羅斯/白俄羅斯。工人階級、民主、獨立和社會主義的白羅斯/白俄羅斯,應作為更廣泛的民主社會主義國家聯邦的一部分。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