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口普查背後的社會監控與維穩

2020年10月27日 下午 9:29

資本主義是不可能保護公民個資與隱私,遑論獨裁中共。通過民主委員會監督並停止監控輿論以及為利潤出賣個人隱私,只有打倒極權資本主義才能實現。

愛衣 中國勞工論壇

根據中國媒體報導,2020年11月1日將正式開始第七次人口普查登記。不過在正式開始之前,各項準備工作既已開始,不少社區裡拉起橫幅宣傳積極參與人口普查的好處。根據國務院的說法,「電子化採集」也會成為此次人口普查的重要工具,在日常生活中最直接的體現,便是各處的二維碼張貼齊全,等著居民提前登記自己的個人資訊。這一舉動暗示了中國政府正在試圖利用新時代的互聯網和大資料,構建一個更加嚴密的社會控制網路。

在此次人口普查中,不僅調查所使用的片區劃分變得更加精細,對於個人資訊的掌握也更加精確,譬如人口流動的情況。筆者在參與由政府主導的類似社會調查時候,也敏銳地注意到社區中的外來居民對此類調查的不信任,因為中國政府在控制居民的上心程度高於他們關心邊緣群體和少數群體的程度。某個社區中的橫幅寫著「都是國家的寶,一個都不能少」,可以說是對人口普查赤裸裸的諷刺,並道出了政府要將普查計畫精確到個人的野心。

維穩手段

自古以來,各國統治者及其僕從都知道,充分掌握精確的人口資料是增加國家政權汲取社會資源能力的重要手段,在中國這樣一個實施威權統治的國家更是如此,更加精確的人口資料有助於充分地瞭解和控制它的國民。早在2004年,中國學者劉能便指出「少數群體」如下崗工人聚集的社區最有可能孕育出製造社會不穩定的集體行動。顯然中國政府試圖用人口普查的方式捕捉和追蹤這些流動的人口,以免他們破壞「維穩」的大好局面。政府根據人口資料所作出的城市規劃,永遠伴隨著階級壓迫——將被邊緣化的「低端人口」隔離起來,避免他們「破壞市容」和「製造混亂」,而富人則佔據著社會大部分資源。

有人質疑這些個人資訊是否會洩露,是否會成為「有關」部門進行行政處罰的依據,國務院信心滿滿地承諾:人口普查的資料受到「嚴密的資料加密和脫敏技術」保護。然而我們相信正在閱讀這篇文章的大陸讀者對此只會付之一笑——推銷廣告、垃圾短信無時不刻不在提醒他們——中國的公民個人資訊保護機制根本可以說是千瘡百孔、漏洞百出,只需要一點權力和一些賄賂就能把它捅出個大窟窿,各方證據表明各地政府都有參與出售民眾個人訊息予商業機構,以至於堆成山的個人資訊待價而沽。

數據私隱

也許有人會說社會主義者沒有看到人口普查「利國利民」的一面,然而我們要的是將普查資料用在社會公共服務的能力,而不是為了監控社會群體和鎮壓反對派,也不是為了實行階級壓迫的政策。在中國,人口普查與身份證、監控網路一併成為社會控制網路的一部分。我們應該去反思:人口普查究竟「利」誰的國?一直以來,政府都禁止公佈無對國家的社會資料,像顯示貧富差距程度的堅尼係數,多年來都是不可公開的秘密。而GDP數字多年來都充滿水分,如果政府願意的話,堂堂「泱泱大國」都怎會沒有能力調查真實的資料?

不僅僅是中國的社會控制網路,西方資產階級國家也竭力收集民眾隱私,一如斯諾登所揭發的美國「棱鏡計畫」。

社會主義者認為任何資本主義政府是不可能真正保護公民的個人資訊與個人隱私的,而獨裁的中共更為如此。社會主義者認為應該通過民主委員會監督政府有效保護公民個人資訊不被洩露。我們要求廢除國家安全部門以及控制網路資訊的部門,停止一切監控和控制社會輿論的行為。只有全面民主公營的經濟才能避免政府及企業為利潤出賣公民個人隱私,同時利用人口資料更好地提供社會服務和資源配置。這一切只有打倒極權資本主義才有可能實現。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