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家機器對左翼人士的鎮壓升級

2020年11月6日 上午 4:50

要求撤銷對柴曉明的控罪!

中國勞工論壇 報導

8月14日,南京中級法院對左翼人士柴曉明在進行秘密審判,他被當局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法院判決和刑期尚未公佈,但南京檢察院公訴人建議量刑3到5年。據了解,柴曉明的律師與當局簽了保密協議,以確保有關其案件的消息不會被洩露。

針對柴曉明的這一案件是極大的不公義,是中共獨裁對毛派和托派青年進行更廣泛鎮壓的徵兆。10月,毛派退休工人孟憲達(網站「人民之聲」編輯)被當局拘留,隨後被釋放。兩個案件沒有直接聯繫,但和柴曉明一樣的是,孟憲達也是2018年深圳佳士工人鬥爭的堅定支持者。

柴曉明自稱托洛茨基主義者。在大約十年前的一段時間裡,他經常與工人國際委員會(2020年更名為ISA國際社會主義道路)和中國勞工論壇進行討論,但隨後他以政治分歧為由中斷了所有聯繫。柴曉明於2019年被捕時,是「毛派」左翼網站「紅色參考」的編輯。

最昂貴的警察國家

中國的秘密審判意味著被告的家人、朋友和媒體都被拒之門外。在許多情況下,被告的律師是由官方所委派的,而非自己選擇的。如果當局認定犯的罪涉及「國家機密」,就會下令進行秘密審判。

中國的司法系統和法院均由中共所嚴密控制,定罪率超過99%。從2006年到2016年的法院統計數據顯示,無罪釋放的被告不到0.2%。換句話說,出庭幾乎等於有罪判決。此外,大多數審判嚴重依賴供詞,而供詞又往往是在酷刑脅迫下獲得的(尤其是涉及政治的案件)。如果被告不「配合」,當局就會以懲罰家人、朋友或聯繫人士作威脅。上述內容都是在中共控制的司法系統中司空見慣。

隨著中國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的資本主義經濟體,國家機器變得更加高壓獨裁,遂成為世界上最昂貴的警察國家。政府用於「維穩」的預算大於其軍事預算。最新「維穩」經費數據為2019年的人民幣1.39萬億元(2100億美元),差不多相當於公共醫療預算的人民幣1.64萬億元(2480億美元)。

柴曉明的案件的細節尚未對外公佈,但他被南京市國安局拘留的時間始於2019年3月,在該案提起訴訟之前17個月。2019年9月,他被正式逮捕,表明從拘留到對他的案子正式審理經歷了6個月的時間。這也符合中共對政治異議人士的迫害模式,在審判前將其長期拘留,從中提取供詞,在許多情況下,遭遇如此迫害的異議人士被迫「配合」以免加重刑罰。

佳士工人鬥爭

柴曉明的案件與之前的佳士工人鬥爭有關,當時來自中國各地的左翼青年和活躍份子為深圳一家機械廠的一群工人爭取組織工會權利。這場鬥爭被中共獨裁政權嚴厲鎮壓,揭露出中共完全反工人階級的一面。

佳士資方拒絕批准在工廠成立工會(在中國,獨立工會是非法的)。他們開除並僱用流氓暴徒毆打主要的工人代表。工人和資本家的待遇形成鮮明對比,清楚地表明了中國乃威權資本主義制度的政治現實。佳士董事長潘磊和人事經理郭麗群均為深圳市人大代表,而人大這個偽議會中的「人民代表」皆由中共所欽選。

隨工人鬥爭而來的警方鎮壓中,80多名青年和工人被捕或失蹤。「紅色參考」是少數幾個協助傳播此案消息的網站,而這正正觸怒了中共政權。

到2018年底,中共當局在全國上下的大學校園內展開了鎮壓,並終止了許多大學的「馬克思主義學會」的運作,這些社團被認為支持佳士工人鬥爭。在被警察拘留數月之後,多名抗爭學生領袖被迫拍下「認罪視頻」。柴曉明也在大約這個時候被捕。

柴曉明的唯一罪行是捍衛工人的權利,抗議工人和社會主義者在中國遭遇的殘酷鎮壓。習近平政權對左翼青年和年長的運動人士採取日益嚴厲的鎮壓表明,當局儘管試圖展現力量和穩定,但卻對社會主義思想越來越受支持感到恐懼。對於新一代的中國左翼和社會主義青年來說,柴曉明的迫害只是提供了更多組織起來反對資本主義和獨裁統治的理由。

過去有關佳士鬥爭的文章:

➳ 佳士工人鬥爭與中國左翼
➳ 中共封鎖毛派工運網站
➳ 中國:左翼學生遭受新一輪打壓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