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南鐵東移案 暴露民進黨親資反民主

2020年11月12日 下午 9:30

資本主義下的許多公共工程,加劇房地炒作、社會清洗和階級排除。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蘇學嶺

臺南鐵路地下化工程,正如當今資本主義下的許多公共工程,加劇了都市房地產炒作與社會清洗和階級排除。該工程歷經許多方案的更迭,臺南市政府號稱鐵路地下化能縫合地面生活空間,但2009年的核定版卻仍以地產開發和私人轎車為首要考量,不僅東西向的步行空間沒被縫合,還使得建商和大地主得以從中獲取房地產開發炒作的套利空間,親資政客與技術官僚充當為其開財路的鷹犬,財團媒體與「獻策」的成大學者更與之沆瀣一氣。

今年早些,行政院長蘇貞昌繞過交通部直接指示鐵道局強拆最後四戶,到了十月、強拆黃家樓梯時卻引爆抗爭者與施工人員、警方的激烈衝突,導致社會輿論開始群起關注,交通部長林佳龍才像事後察覺般派王國材到場,「更有技巧」地給予無用的承諾,嘗試減緩社會輿論中對政府強拆民房的批評。但在藍綠白三黨背後掠地若渴的建商,往鐵路腹地挹注熱錢的一眾大小房產套利者早已急不可耐,迫切想趕走反迫遷的住戶與抗爭者。

受拆遷戶成立自救會抗爭至今已逾8年,如今抗爭僅存黃春香一戶仍奮力拒拆。民進黨當局利用著疫情控制得宜、經濟前景樂觀,及反中共的形象帶來的民望,藉此加速推動各項爭議性的土地徵收和基礎建設工程。

照顧宅:分潤收編拆遷戶的工具

除了鐵路東移地下化以外,還曾有原軌地下化等可行方案;就算東移,也能透過設定地上權和許多法律工具,來維持拆遷戶原有的土地產權,但政府卻只是在市郊興建「照顧宅」讓居民以成本價承購,藉此釋放部分房產開發利益,來使拆遷居民從中分潤。政府讓拆遷戶獲得優於房屋現有市價的徵收費用和補償費,並得以用成本價和低利貸款購買照顧宅,這些誘因為的是瓦解抗爭者的反拆遷意志。然而,相較於政府收買住戶的甜頭,這些拆遷戶遭徵收的土地將讓地產商兌換更為龐大的開發利益,遠遠大於持有照顧宅的套利空間。在這過程中,原先鐵路沿線老舊民房的租戶,恐怕是未來最大的受害者,連蠅頭小利也碰不到邊,不僅是被迫搬遷,還必須面對未來房產拉升後更高昂的租金。

此外,臺南市政府竭力宣傳鐵路地下化後將帶來的發展與繁榮,利用市民置產分紅的心理,來孤立與分化反迫遷炒房的居民與抗爭者。前台南市長、現任副總統賴清德大力宣傳照顧宅的好,有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形塑市府恩施德政、抹黑居民貪得無厭、可以搬進照顧宅的受拆遷戶充當市郊地產開發的馬前卒,為承包建商「富立」戴上公益的面具,實際上富立只用略高於底價的價格得標,這價差比起未來的利潤根本微不足道!

財團媒體與市府的「互惠」

在賴清德任期,賴拉攏地下賣藥電台老闆為市府顧問和黨內初選後援會長,利用其動員聽眾換取支持,不僅使台南市民受盡思想和身體毒害,也和市府豢養的台南地方報社一樣,在草根輿論中孤立反南鐵東移抗爭者。親綠的自由時報也為賴提供御用貼身記者,專門褒揚市長市政,此法行之有年,因此被收攏為市府官員的墮落記者趙卿惠現已當上副市長。正是運用這種可恥的官商「互惠」,民進黨在台南不僅消滅反對南鐵東移的聲音,更用令人作嘔的筆觸為親財團政客塑造形象。

民進黨長期控制的台南市府更解編公共設施用地,讓三禾公司在南鐵東移後的沿線囤地炒房,這間公司是親綠營的三立媒體集團林崑海與年代媒體集團練台生,與客運及地產壟斷者鍾嘉村合資成立。從運輸、媒體到地產的聯合壟斷,驅動市府外擴徵收土地面積、更讓地下化工程一再延伸至善化、永康共約8公里,以便鐵路遁地後營造公路、公園等有利炒房的「題材」,備妥沿線大片腹地供財團開發逐利。

拿回城市規劃的權力!

年初大選前,蔡英文以「平衡南北」為名,提出「大南方計畫」,藉此滿足台灣富豪炒房炒地搞套利、奪地設廠的需要,而地方上的腐敗政客亦可從中分取開發紅利。南鐵東移的強硬推行,正是整個當前民進黨政府大南方計畫的一環,目的就是要將過剩的台灣熱錢,投向南高屏地區,鞏固南台灣的富人、中產對該黨的支持,並滿足回流台商的各項逐利需要。

南鐵東移所引發的抗爭可以使基層工人和青年由此看清民進黨的親資、反民主的本質,但這場抗爭面對著巨大的挑戰:從不分藍綠白的政客、親資媒體、建商、大地主,一直到警察、投機者、鐵道局和學術界的技術官僚,還有統治階級老練的分化伎倆。

這場反對南鐵東移的土地抗爭給予我們的啟發是,未來台灣資本主義政府勢必再以這種從強徵、基礎建設、房產開發中,以部分持有房產居民能「分潤」的手段,來瓦解各種反迫遷抗爭,並使拒遷戶陷於孤立。未來的土地抗爭,若要能夠對抗這種政府以分潤予居民來孤立反迫遷抗爭的手段,便需要使抗爭不再孤立於反迫遷的訴求之上,不只要確保補償能使居民獲得有尊嚴的生活,而且徵收後的開發收益,用於建設真正公共化的社會住宅、公共長照或托育等公共服務機構的免租空間,歸於居民所需之服務及基層生活保障,以此使抗爭更有力地爭取在地租戶以及大多數居民的同情和支持。

更需自此建設以工人階級作為核心的左翼群眾性政黨,作為廣泛的鬥爭平台,將勞工階級、居民、無屋者、鐵路和各大產業的戰鬥工會、因各種壓迫走向左翼的青年,以及所有同受政商權貴壓迫的人民團結在同一陣線,才足以迎擊資本主義國家的鎮壓機器!

透過這樣的力量,我們才足以使都市更新在居民民主自願的前提下進行;使公共運輸工程得到專業且民主的規劃,在不與居住權衝突的情況下完竣,逐步取代私人載具,以建立所有人而非僅有錢人才能近用的宜居步行城市;廣建公共住宅並使城市有序發展,讓市區土地得到高效運用,把郊區的農業和生態留給人民休憩而非大肆逐利開發。而這些願景只有透過建設社會主義的工人民主制度與計劃經濟,徹底取代資本主義,才能得到實現和鞏固。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