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各地學生抗議監獄般封校措施

2020年11月22日 下午 6:48

抗爭席捲多所大學 反對嚴苛封鎖政策

紅流星 中國勞工論壇

自從4月份以來,由於新冠肺炎疫情,中國政府對大學和院校實施了嚴格的校園封鎖。對於9月1日開始的新學期,儘管教育部在8月宣布部分放寬限制,但許多學校仍繼續實行嚴厲的封鎖措施,包括嚴格的出入管制、保安封鎖學校出口。截至本文付梓的10月,這些措施已經引發了多個地區的學生抗議。

中國各地的大學仍處於封鎖狀態。全國有3700萬的學生被禁止離開校園,根據官方說法,這是為了「防止疫情擴散」。全國多處校園內發爆了抗爭。在如此政治高壓的條件下,中國學生面對的是極權統治,卻表現出令人欽佩的勇氣。

中共獨裁設法壓制批評聲音,高調宣揚說政府「戰勝」了疫情和經濟危機,但這些自吹自擂的假象卻被學生的訴求戳破——反對宿舍惡劣不堪的衛生條件、反對學校食堂使用「地溝油」、反對不斷上漲的水費、反對減少學生本已很短的洗澡時間。資金極其匱乏的教育體制,讓學生生活的方方面面無一不受影響,與此同時,中央政府卻給了企業和地方政府一共3萬億元人民幣的紓困援助,然而這些企業和地方政府,正是讓數百萬工人放無薪假和被解僱的罪魁禍首。

「五大訴求」

從東莞到合肥,學生們組織了一場場抗議,反對校方嚴苛的限制,他們針對水電費暴漲、禁止外賣食品、縮短上網時間等,提出了「五大訴求」。這一現象意義重大:「五大訴求」這個用語現在成為中國某些抗議活動的特徵,即使訴求內容各有不同,但這是直接借用了去年以來香港群眾鬥爭的用語。

學生們的最後一項訴求幾乎可以說是香港民主抗爭的迷你版,他們要求民主推選學生代表與校方直接對話,並爭取學生訴求。可以預期,當局會指控好學生領袖受「國外勢力挑唆」。在微博上和這些抗爭有關的一個標籤被瀏覽超過1.5億次,隨即又被審查刪除。隨著各地短暫發生這些反抗,學生抗爭如野火般蔓延全國。

對學生的最大攻擊,是把原本有7天的國定假日縮短為1天。山東省滕州市第一中學有2,000名學生發起遊行示威,反對縮短假期。面對政權日益強化的鎮壓,這場示威仍將抵抗精神向前推進,甚至有望贏得勝利。

這些示威不容小覷。他們代表著青年對獨裁資本主義制度深感不滿,也對自己未來成為工人後將面對的高壓感到憤怒。即使是高中生,也都勇敢地提出「誓死力爭,還我假期」的口號,並在《告全體同學書》中寫道「我們已經沉默了太久」,並且「壓迫是不會隨著我們的退讓而收斂的」。像是「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這類毛語錄名句,也開始受到學生歡迎。

這些校園抗爭與2018年的佳士鬥爭有關聯,當時有大約60名的左翼學生支持工人罷工,並呼籲在深圳建立獨立工會。更多的學生由於極其高壓的條件而沒能直接參與,但他們利用秘密的網絡論壇和聊天群密切關注了這場鬥爭,並激進化起來對抗富人和強權。

削減預算

對學生權利的限制,通常是種種打壓的開端,因為資本主義下的學校制度試圖培育聽話的工人,以謀取未來的資本利益。對大學之超高壓控制,反映了中共的真實恐懼,因為國家資本主義中的矛盾,已變得徹底不能管控。

民生也正遭受最新一波的打擊,包括削減2020年教育預算 9.8%(137億元),這無疑導致更多家庭依靠昂貴的私人補習——家長在這方面每年平均就要花費12萬元,但在中國年收入低於1.2萬元的就超過6億人。這種嚴重的不平等現象,加上許多學校資源不足,造成大量低收入工人被迫在血汗條件下工作——不僅是中國惡名昭彰的血汗工廠,服務業甚至科技業亦如此。

但是,只靠反對削減預算、反對上漲費用,學生們是不能贏得勝利的。由中共主導的整個資本主義制度才是禍根。預計今年將畢業的870萬大學生中,許多人將找不到工作,因此學生要把同樣的抵抗精神,運用於反對資本主義社會無處不在的不平等現象。

學生抗議活動的英勇行為,應當激勵起工人採取行動並捍衛自身利益,對抗官資聯手推動的大規模裁員和工資削減。只有資本主義下處於生產核心地位的工人階級,才能擊敗整個壓迫制度。

中國政府已經開始反攻倒算,有著警察在背後支持的學校當局,開始圍捕所謂的學生領袖並鎮壓抗議活動。中共當局十分熟悉一個伎倆,一開始會做出部分讓步以分化運動,隨後打壓「煽動者」。但是,這並不能終結運動。中國的學生抗爭有著悠久的歷史,並多次引發了群眾性的工人鬥爭,甚至是革命運動,就像1919年和1989年兩次。正因如此,中共獨裁政權尤其擔心學生的抗議活動。最近的抗爭得到全國各地的同情和關注,就像一場大地震來臨前的一場較小震動,標誌著一場大規模的群眾鬥爭正在來臨。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