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報復性罷免」下的右翼反撲與民粹攻勢

2020年12月27日 下午 9:39

無論各地區的罷免案通過與否,都不會改變右翼罷免潮背後的制度性問題

赤雨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2020年6月6號,群眾民主抗爭因為罷免韓國瑜而趕走了親中共的右翼政客。韓國瑜擔任高雄市長期間,其政治空話、親財團與親中共的色彩引發無數群眾的憤怒,隨後因香港民主抗爭所引發的反中共獨裁情緒,韓國瑜非但無法在總統選戰獲勝,更於大選後遭到罷黜。然而,泛綠勢力將罷韓運動限制在選舉輪替上,防止群眾鬥爭進一步激進化。另一個親財團政客陳其邁接任高雄市長,沒有解決工人階級的生活困境。

多個右翼勢力不約而同在罷韓運動結束後,將矛頭對準黃捷、陳柏惟、陳致中、林智鴻、王浩宇與劉世芳等反韓形象鮮明的泛綠民意代表。目前王浩宇的罷免案已經成立,陳致中、黃捷已進入查對程序,未來將進入最後的公投階段。

這次報復性罷免並不是隨機偶然的現象,而是政治分極化的結果。「韓流」的支持者多為受新自由主義衝擊、不信任民進黨且被韓國瑜的草根修辭吸引的基層群眾。由於民進黨的執政無法真正滿足基層勞動者的需要,政局分極化最終迎來了更加尖銳的罷免浪潮。

國民黨中常會於11月18日表示,將會進一步推動桃園、高雄的罷免運動。隨著民進黨強行進口萊豬所導致的執政滿意度下滑,讓士氣低迷的國民黨重新找到了政治破口來,企圖挽救其搖搖欲墜的聲望。從中常會的結果來看,國民黨極有可能將罷免運動結合反對萊豬的公投,收割這場群眾鬥爭的政治資本,並將其扭向右翼。

非建制右翼攻勢的診斷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反對藍綠白的親資政策,主張為工人階級的出路而鬥爭。右翼民粹派聚焦在個別民代的反韓立場上,而不關注較深層的政治問題,可見他們發動罷免的目的與工人階級的利益完全沒有關係。另一方面,泛藍的右翼政策不僅無助於解決任何的社會危機,還會強化新自由主義對勞工的剝削與打壓,也讓親獨裁勢力有再崛起的機會。

與此同時,國際社會主義前進認為,工人和青年不應捍衛民進黨及泛綠勢力。他們自己需要為右翼民粹運動的罷免浪潮付上責任。民進黨親財團、開放萊豬進口以拉攏美國帝國主義的意圖,使得右翼民粹派有更寬裕的空間對其發起攻擊。除此之外,工人群眾不應絲毫信任被罷免的民意代表。舉例而言,王浩宇反工運、反環保的立場,顯示出其絕非工人階級的好戰友。而陳致中作為陳水扁家族的第二代,其洗錢、海外贓款的權貴行為同樣是可恥的。而帶有進步形象的黃捷雖然有較多先進青年的政治聲望,但仍非獨立於藍綠白之外的替代方案。

真正的處方簽

無論各地區的罷免案通過與否,都不會改變右翼罷免潮背後的制度性問題。即使民進黨從報復性罷免潮安然脫身,但經濟和社會危機只會不斷為右翼民粹勢力製造反撲機會。民粹主義可以表現為泛藍的中華民族主義,在未來也可以表現為泛綠的台灣民族主義。

要想擺脫親資政黨惡性爭權的泥沼,就只有建立一個下而上的群眾性工人政黨,才可以有組織地將工人群眾的不滿,引領到徹底反對資本主義的鬥爭上。工人政黨不是服從資本主義選舉遊戲的投票機器,而是強調群眾組織與運動、且供資本主義替代方案的抗爭型政黨。最重要的是,只有實現社會主義才能從根本上杜絕製造右翼民粹政客的土壤。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