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国委国际执委会讨论国际愿景

2019年8月30日 下午 11:10

工国委(CWI)国际执行委员会(IEC)于812-16日在比利时召开历史性会议

这是一次充满信心与活力的会议,其任务是评估CWI历史性危机后的状况,并开始国际内的讨论,以准备2020年初的CWI世界大会。

有关会议中政治讨论与结论的一些报告将在未来几天内发布于worldsocialist.net。下文报告了会议开场关于国际愿景的讨论。

Danny Byrne,CWI临时委员会成员

国际执委会首先就国际愿景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厘清了很多问题。CWI临时委员会的Vincent Kolo和Cedric Gerome做了开场演说,而来自社会主义替代(CWI美国)的Tom Crean负责回应其他同志的发言和提问。在一天半的时间里,来自奥地利、澳洲、比利时、巴西、英国、中国、香港、台湾、希腊、德国、爱尔兰、义大利、以色列/巴勒斯坦、墨西哥、波兰、魁北克、俄罗斯、加拿大、瑞典、突尼西亚、土耳其和美国的同志都作了发言。

讨论的三个主要议题均对当前世界至关重要:全球经济可能再度衰退;帝国主义对抗急剧升级,尤其是中美新“冷战”;世界各地的群众运动,尤其是北非、香港和波多黎各。

上述问题,及其对世界政治和数百万群众的巨大影响,将成为未来几个月和几年阶级斗争发展的决定性因素。

在整个讨论过程中,我们强调,CWI各支部和成员在上一时期进行的“政治革命”使我们的国际免于宗派主义、教条主义和官僚主义堕落。这对我们在政治上做好准备、以介入激动人心且充满挑战的新时期来说非常关键。

世界经济再现衰退

所有最新数据都显示出,世界经济已经开始再次衰退。中国经济增速降到30年最低;在欧洲,德国、意大利和英国都接近或者已经处于衰退之中。

新一轮的经济危机将成为人们记忆中第一次主要由地缘政治因素引发的危机。中美贸易冲突以及英国脱欧造成世界经济成长放缓(尽管后者影响相对较小),体现出政治与经济之间密切的辩证关系,同时也证明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特别是各国统治阶级之间的紧张关系和冲突)在阻碍经济发展。

IEC会议就未来经济衰退的性质及其影响进行了非常多的讨论。虽然地缘政治因素是决定性的导火索,但是这场危机的深层原因与2007/8年危机相同,即全球资本主义的生产和盈利能力面临根本性的危机。这反映在自2008年以来恶化的巨大债务问题,投机性经济泡沫增大,生产性投资的长期缺乏。

讨论强调的另外一点是,世界经济还未从上次危机中恢复。国际统治阶级为对付2007/8年危机已使用了浑身解数(包括降息和关键的国际协作),所以如果再出现新的衰退,他们的回旋余地已大不如从前。

新一轮危机对工人阶级、青年人和所有被压迫者的影响也将与2007/8年不同。人们不会忘记过去10年的新自由主义攻击、贫困和斗争。虽然新一轮经济危机、失业和不稳定的就业前景可能暂时削弱工人的斗争意愿,但是经济再次衰退对政治与意识形态的影响无疑将加深过去10年的激进化近程,引爆更多革命斗争。

中美新“冷战”

在国际关系方面,中美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激烈冲突不断升级。这场历史性的冲突远远超出了“贸易战”,并正在成为全世界最重要的政经事件。中美在经济、政治和技术上出现“脱钩”的趋势,双方都在寻求巩固和发展各自的势力范围。

关于欧洲、拉丁美洲、澳洲和非洲的讨论也提出相关例子。中国科技巨头华为的危机一直是最突出的例子之一。华为事件所涉及的“5G”技术具有重要的军事和民用意义。

中美冲突不是重复美苏冷战,因为美苏冷战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政经制度间的冲突,而今天的中美“冷战”两大帝国主义争夺世界主导权的历史性决斗。不过,与上一次冷战一样,中美冲突正在将世界划分为两大对立的集团,而且愈发所有世界关系的主线。

几位同志评论道,中美之间虽然是“冷”战,但其影响非常严重。的确,如果是在核武器出现之前,像中美之间这样的冲突很可能已经引发“热”战。

中美冲突在未来几年会有起伏,但导致冲突的根本矛盾不可能在资本主义主义之下得到解决,所以双方不可能达成持久的协议。

冲突还反映出两国内部的发展。美国的同志解释到,美国经济明显在失去动力,罢工数量在回升,“社会主义”得到越来越多人的支持(从伯尼·桑德斯的初选竞选活动中可见一斑)。在西雅图,社会主义替代(CWI美国支部)正参加市议会选举,迎战以世界首富、亚马逊公司CEO杰夫·贝索斯为首的资产阶级联合攻势,争取莎玛·萨万特(Kshama Sawant)连任。这是世界社会主义力量极其关键的一场战役。

香港的历史性群众运动预示著中国革命

香港和台湾的同志深入解释了当前香港群众运动的影响。在过去10多个星期里,香港群众不断走上街头,每个星期至少会有一次超过10万人的游行。上周末(8月18日)更是有170万人参加示威!

各国统治阶级的代表正在讨论中共是否会出动解放军镇压香港群众运动,制造另一场“天安门屠杀”。同志们在讨论中说,尽管短期内中共不太可能采取军事镇压,但是中共做出军事威胁反映出它现在面临的危机之深。中共非常害怕爆发群众革命。

社会主义行动(CWI香港)活跃在运动当中,目前正在推动学生罢课。这场运动很大程度上是去中心化的,“没有领导”,这反映出群众对于香港资产阶级泛民反对派的不信任。我们的同志主张运动需要以工人阶级行动为核心,并主张运动需要蔓延到中国大陆。

从许多方面来说,这场群众运动都是新一场中国革命的开端。中共严控媒体并大肆制造假新闻,将香港群众运动描述成西方反动势力的阴谋,以避免大陆群众声援香港的抗争。但是中国大陆也在经历群众斗争和激进化的浪潮。接连不断的中国工人群众斗争可能升级,并和香港群众运动联合起来。

非洲的革命起义

尽管CWI在苏丹的成员未能拿到签证,因而无法参加会议,但我们仍深入讨论了今年苏丹和阿尔及利亚的群众革命运动。

苏丹和阿尔及利亚群众推翻了已统治数十年的独裁者,震惊了许多资产阶级评论员,并令整个地区的统治精英感到害怕,同时也鼓舞了数百万工人和年轻人。由于近年来中东部分地区遭受反革命的残酷蹂躏,苏丹和阿尔及利亚的革命起义更具重要意义。

苏丹的斗争是21世纪最先进的革命斗争之一。苏丹各地成立了大量基层抵抗委员会,作为动员群众的核心力量。军政府及其民兵武装在6月3日发动大屠杀,但未能消灭革命,反而激起更大的群众反击,包括历时3日的总罢工和6月30日的“百万人游行”。

不幸的是,虽然苏丹群众展现出巨大的革命力量,但运动领导层反而落在群众后面。反对派“自由与变革宣言力量”(FDFC,其骨干是“苏丹专业人员协会”)已与反革命军政府签署了一项权力分享协议,但这份出卖革命的协议遭到越来越多群众的反对,很可能会因革命的继续发展而破裂。旧独裁者被推翻之后,腐败的统治集团更大力地控制经济,并向沙特主导的也门内战派出更多军队,而群众则要承受物价上涨和食品、燃料、药品短缺。所以新的革命斗争正在酝酿。

资本主义无法实现政治稳定

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越来越大,这最鲜明地显示出,欧洲资本主义自2008年危机之后深陷无休止的动荡,丝毫无法恢复稳定的政治局势。欧洲同志报告了欧洲各国普遍的政治动荡和两极化,包括德国、法国、奥地利等“核心”欧洲国家。

尽管英国和欧洲资产阶级都反对英国无协议脱欧,但统治阶级的政治考量推动局势不可避免地向这一方向发展。鲍里斯·约翰逊就任英国首相,工党和保守党都深陷危机,在这种情况下英国资产阶级找不到任何能够解决困局的代理人。欧盟建制也不得不对英国采取强硬态度,因为他们担心如果不这么做,欧盟就会瓦解。

在欧洲大选中,许多国家的群众更加两极化,而且绿党的选票骤然上升。这说明统治阶级未能恢复群众对传统资产阶级政客的信心。相反,欧洲经济正再次进入动荡期,传统政治版图将更加难以维持。

拉美的情况也与欧洲类似,过去几年右翼势力赢得多个主要拉美国家的大选。但无论是传统的新自由主义者(例如阿根廷的马克里),还是右翼民粹主义者(例如巴西的博索纳罗),尽管备受大企业期待,但都未能享受到“蜜月期”。

博索纳罗是1980年代末独裁政府下台之后支持度最低的一位新总统,而且博索纳罗政府深陷于保守派、新自由主义者和军方的内斗之中。在阿根廷,马克里政府面临着工人和女性的斗争浪潮。在不久前的总统大选初选中,马克里的得票率落后其主要对手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15个百分点。

另一方面,在墨西哥,在一年前左翼的洛佩斯·奥夫拉多尔(AMLO)当选总统之后,工人阶级则更勇于发起斗争。

未来一段时期,各种政治立场的政府都会受到考验。而CWI的任务就是呼吁和组织工人和受压迫者的团结抗争。只有社会主义才能终结全球资本主义造成的长期危机、不平等、压迫和混乱,真正改善全世界大多数人的经济状况和生活处境,同时保护生态环境。

尽管我们在IEC会议上也专门讨论了性别压迫、社会主义女权主义和环境问题,但我们在本场讨论中也强调,上述议题是我们讨论世界愿景的关键内容。这些议题都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而且也关系到我们的全球行动计划。CWI成员在世界各地的女性运动中经常扮演着领导角色。大规模的女性运动反过来推动了工人斗争。而且在各类阶级斗争中,女性工人和年轻女性一直都站在第一线。

全球青年反气候变化运动得到工人阶级的更大支持。CWI的各国成员将积极介入9月20-27日的反气候变化罢课/罢工。

今次这场令人振奋的讨论表明了CWI的政治力量、决心和革命乐观精神。我们这个社会主义革命国际活跃在群众斗争当中,准备迎接挑战和革命机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