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6日
More

    30年前——反戈尔巴乔夫政变失败引致苏联解体

    1991年8月19日——8人组成的军政府宣布:苏联总书记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染疾,“紧急委员会”接管了这个幅员辽阔的国家。这场政变的失败为苏联解体拉开了序幕。

    Rob Jones — 莫斯科八一九事件的目击者和亲历者,社会主义替代(ISA俄罗斯)

    1991年8月1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八名年迈的将领、克格勃官员和斯大林主义的官僚们宣布了“紧急状态”,却无法让那些寄希望于他们拯救苏联的人充满信心。

    从左至右分别为Alexander Tizyakov, Vasily Starodubtsev, Boris Pugo, Gennady Yanayev, Oleg Baklanov。

    在那个阳光明媚的星期一早晨,军政府派出的坦克由年轻的征召新兵驾驶,部分在装甲上还挂着表示学习驾驶的“Y字牌”,甚至遇到红灯就停下来!没有什么比这更能说明军政府是多么地与外界脱节、实际支持度如此地低。当坦克到达红场和克里姆林宫旁边的驯马场广场广场时,坦克司机发现他们的道路被无轨电车挡住了,这些电车被司机故意弄坏,充当临时路障。

    无轨电车街垒对抗坦克

    对政变的第一反应并非有人刻意组织的。官媒只是简单地播放政变领导人的新闻发布会,其中穿插着芭蕾舞剧《天鹅湖》。当时没有移动电话,也没有互联网,固网电话也超负荷运转。人们只是告诉朋友、家人和同事,并开始涌入市中心。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当时的列宁格勒(今圣彼得堡)和这个庞大国家的其他城市。

    中午时分,在已经聚集在驯马场广场的人群中开始流传谣言,这些民众与坦克士兵谈笑风生,他们把战车排成一列,停在庞大官僚机构“国家计划部”的大楼旁(今俄罗斯国家杜马大楼)。6月当选为俄罗斯联邦(15个苏联共和国中最大的国家)总统的叶利钦,呼吁发动总罢工。与戈尔巴乔夫不同,他没有被逮捕,而是与他的同党一起逃进了莫斯科的白宫,即俄罗斯政府大楼。在那里,他号召人们保卫白宫。

    莫斯科人与部队士兵友好共处

    到了晚上,尽管下着暴雨,几十万普通的莫斯科民众还是包围了大楼,昼夜不停,轮番上阵,直到政变流产。人们在入口处的道路上筑起了路障,驳船司机封锁了沿白宫前面流过的莫斯科河,以阻止船只的使用。

    我们很快就了解到政变的真实性质。当时我们的一个成员,一名在离莫斯科约50公里的工厂工作的年轻钢铁工人,听到这个消息后就去上班了,希望能召集他的工友们出来抗议。 当他到达工厂时在们口遇到了克格勃人员,他被警告不要再谈论独立工会。他们说“秩序正在恢复”。开始时,其他人都行事低调。但到了晚上,他们已经组成了一个小队,并试图找到武器来保卫这个城市。 就像在莫斯科一样,政变策划者宣布实行宵禁,在街上出现的任何人都会被逮捕,但民众对此置若罔闻。

    政变领导人的动机是什么?

    他们经常被说成是反对戈尔巴乔夫的“经济改革”(Perestroika)和“开放政策”(Glasnost ),而这些政策正在引导苏联走向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这至少是一种粗疏的简化论述。

    苏联计划经济的存在,使原来落后的俄国在十月革命之后,发展出强大的经济实力,拥有能够打败希特勒政权的力量,并一跃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但与此同时,由于国家的落后和欧洲革命的失败,斯大林主义的官僚主义发展起来,使计划经济失去了民主,正如托洛茨基所说,民主对共产主义就像氧气对人体一样至关重要。 早期几十年的可怕的管理不善阻碍了经济发展。到了80年代,当时拥有两千万人员的寄生官僚机构成为社会进一步发展的绝对障碍。

    戈尔巴乔夫于1985年成为苏联共产党总书记,也就是苏联的领导人。他的任命代表了苏联官僚机构中改革派的胜利,他们意识到如果要保持对权力的控制,就必须进行变革。反抗已经在整个东欧蔓延,波兰的事态不断发酵。在他上台前的十年里,世界石油价格在每桶60-130美元之间摇摆不定。在某种程度上,这掩盖了苏联日益严重的经济危机的深度,但在1985年,油价崩溃到30美元,并直至80年代末一直保持在60英镑以下。苏联为支撑臃肿的官僚机构和他们的军事综合体而进行的生产出现巨大失衡,并再也无法在石油资金下隐藏起来。

    “经济改革”与“开放政策”

    戈尔巴乔夫在1986年的一次演讲中概述了他的答案——他提出了“改革”和“开放”。第一条旨在更新官僚机构并使之现代化。他甚至在一段时间允许工人们内选举工厂经理。第二种是为了改进官僚机构的运作。在一定范围内的非党候选人甚至被允许参加选举。这些举措在早期是非常受欢迎的。

    虽然反对派仍是共产党员, 他们在最高苏维埃中推动更激进的改革,这使大量人群聚集在商店外观看电视中议会会议。一个关键因素是将许多国有企业转移到“经济覈算”(khozrachet )系统:实际上是自负盈亏。工厂经理不再简单地依靠国家经济计划中的国家订单。相反,他们被赋予了决定如何使用其资金的自由,并从外部来源增加资金。1988年,一项允许建立合作社的新法律被通过。戈尔巴乔夫并不打算复辟资本主义,这些来自上而下的改革主要是为了防止自下而上的革命。

    然而这些改变导致了绝对的混乱。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爆炸当然是灾难的最初迹象。1988年,苏联的亚美尼亚地区发生了一场地震,造成5万人死亡。 1989年,苏联军队从阿富汗撤军又是另一羞辱。 一次又一次,官僚机构的无能导致了可怕的后果。

    1989年苏联从阿富汗撤军

    戈尔巴乔夫试图重振经济,但却使经济陷入崩溃。农产品价格控制的放宽使价格暴涨。官僚们以放松管制为藉口,展开了大规模的掠夺。当局粗暴地实行禁酒令来解决酗酒问题,却导致了家庭酒厂的爆炸性增长,任何可用于酿酒的材料也出现短缺。商店里也没有食物了。到1990年,部分基本食品在莫斯科和其他城市甚至要实行配给制。这种混乱出现的时机,恰好遇上西方经济某程度上的复苏——官僚们越来越被“市场”模式所吸引。

    我们当时在1990年11月说了什么
    “许多人认为,摆脱危机的途径是通过私有化和自由市场。然而,这是一个危险的幻觉。私有化将扰乱市场中已经非常脆弱的平衡。在普遍短缺的情况下,它将导致惊人、不可遏制的通货膨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将常态化。在广泛贫困条件下,私有化不过是将几十年来专制主义秘密资本原始积累合法化。只有那些年的工贼和罪犯才能接管生产资料。‘富人会变得更富,穷人会变得更穷’。企业转移到私人手中,将导致劳动力的削减和劳动程度的强化。剥削程度将迅速增长,无论资本主义拥趸如何鼓动、试图说服我们,称我们将像在瑞典一样生活,事实上我们能预计的最好结果是崩溃到阿根廷的水平。”《工人民主》1990年11月第一号

    到1990年,苏联领导的东欧集团实际上已经崩溃了。波兰选出了第一个非共产党政府,柏林墙被推倒,1990年12月25日,罗马尼亚的工人起义推翻了可憎的齐奥塞斯库独裁政权,行刑队公开处决了他和他的妻子,并在电视上直播。南斯拉夫正急速步向解体和可怕的种族冲突。

    戈尔巴乔夫政权不仅无法干预阻止这一进程,他的政策只是鼓励了整个苏联不满情绪的增长。哈萨克斯坦地区的示威活动被武力镇压,对环境状况的大规模抗议席卷了高加索和波罗的海国家。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和其他地方爆发了种族冲突。群众运动在波罗的海国家、摩尔多瓦和其他地方蔓延,要求民族自决。

    但是,在苏联中最大的加盟共和国俄罗斯本身,事件也在失去控制地发展。生活必需品的普遍短缺在工人阶级内部引起了强烈不满。当矿井口的淋浴器里没有肥皂时,强大的矿工运动爆发了。

    矿工罢工:横幅上写着“矿工! 坚持到最后!”并在下方标语牌写上“打倒官僚”

    1989年在俄罗斯最北部的沃尔库塔发生的第一次罢工,提出了6项简单的要求:

    * 支付所有欠薪。

    * 商定适当的挖煤工资和加班费。

    * 审查生产目标,因为它们太高了。

    * 解决不同工作之间的工资差异问题。

    * 将煤矿的行政机构减少40%。

    * 因为现任矿长不得人心,重新选举矿长。

    在矿坑里贴出这些要求后,有人在下面写道:“并对沃尔库塔煤矿的整个管理层进行百分百的清算。”

    这些罢工像野火一样蔓延到整个苏联。诉求迅速激进化,不过不是朝着市场化的方向,而是呼应托洛茨基反对官僚主义的政治革命方案,尽管在当时还没有确切的表述。1989年8月,沃尔库塔市罢工委员会的负责人解释了他们的立场:

    “我们现在只有一个问题。我们希望工人阶级被承认为在自己的工人国家中掌权。我们要恢复对共产党、苏维埃、我们的工会的信心。我们要摆脱阻碍改革开放的官僚主义。我们赞成取消苏联宪法第6条(该条规定,只有一个执政党–共产党)。是的,党已经开始了经济改革,打开了开放政策的大门。但现在仍有数以百万计的工人距离领导核心很远。仍然需要社会公正。我们希望党的角色将发生变化,从主要管理经济的角色转变为最终照顾人民需要的角色。”

    矿工们提出的经济诉求一般最多只是要求戈尔巴乔夫的“经济覈算”政策得到有效地执行。后来加入的更公开的亲市场要求是由新冒起的反对派提出的,当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共产党出身的。这种诉求往往是由官方的党组织所加入的。但由于缺乏有组织的工人政治替代方案,苏联国家内部以叶利钦为首的反戈尔巴乔夫派的思想开始主导矿工运动。

    亲市场的政变领袖

    在这种情况下,政变领导人的经济方案显然不是为了阻止市场化的加速。在他们的声明中,没有一个字提及到列宁,或拯救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更不用说工人的权利。只有一些关于结束物价上涨、制止经济混乱的民粹声明,以及关于派遣学生和工人大队到农村收割庄稼的计划。而这会是在军队的领导下进行。

    政变领导人甚至没有回到苏联的“现状”,而是抱怨“混乱、贸然地走向市场,导致利己主义的爆发”。他们呼吁“采取具体措施,终结纪律涣散和对人民经济的盗窃”,并建立一个“严格的制度,改善组织,在社会的各个部分引入秩序和纪律”。 用他们的话说,之所以要这样做,是因为必须建立“混合经济”、“支持私营企业,使其有一切可能在服务领域发展生产”。这将通过给每个城市居民提供一块土地(每人15公顷,如果实施的话,将打碎国有和集体农场)和取消对货物、原材料和设备在苏联境内自由流动的任何限制来支持。

    政变策划者后来的命途表明了他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尽管因叛国罪被捕并受审,但大多数人在两年内出狱——这与今天俄罗斯抗议者的长期刑罚形成鲜明对比!

    虽然有一人,即前内务部长普戈(Boris Pugo)在第三天自杀了,但其他人包括前总理帕夫洛夫(Valentin Pavlov),他后来在私人银行部门工作成为了富豪。巴克拉诺夫(Oleg Baklanov)成为一家火箭制造公司的董事会主席。斯塔罗杜布斯特夫(Vasily Starodubstev)成了地区长官和农工企业联盟的负责人。提兹亚科夫(Alexandr Tizyakov)成为几个工业公司甚至投资基金的所有者和董事。曾任最高苏维埃主席的卢基扬诺夫(Anatoly Lukyanov)在政变后成为久加诺夫领导的俄罗斯联邦共产党的共同创始人,然后成为一家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公司的董事会成员。瓦连尼科夫(Valentin Varennikov)在共同创建大俄罗斯民族沙文主义政党“祖国党”之前一直是名共产党员。

    对官僚政权的辩护

    驱使政变分子发动军事政变的真正原因,甚至不是为了维持官僚主义管理不善的计划经济,而是为了在过渡向市场经济期间维持强大的中央集权的国家机器。他们公开反对戈尔巴乔夫谈判的“新联盟条约”就证明了这一点,该条约将大幅削减苏维埃国家中央 的权力。前苏联的六个加盟共和国:波罗的海三国、摩尔多瓦、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已经在1990年宣布他们脱离苏联独立的意愿。

    立陶宛的抗议者要求独立(1990年)

    剩下的共和国达成了一项协议,大大改变了它们与中央的关系。大家除了有共同的总统、外交政策和军队外,几乎所有其他权力,包括自然资源,都将在各共和国的控制之下。该提案在1991年3月付诸全民公决,76%的人投了赞成票,并原定于8月20日最终签署。然而政变打断了这事情,并改变了整个发展动态,最终导致苏联的完全解体。

    毫无疑问,军政府成员准备使用任何方法来夺取权力。 莫斯科宣布了宵禁令。三天来,关于谁在哪里、哪支部队入城等的谣言四起。当局第一天就动员了两个坦克师和数千名士兵来夺取城市。周二,政变分子准备了“雷霆行动”:派出更多的坦克、伞兵和直升机,以及臭名昭著的Alpha和Vympel特种作战部队,加上莫斯科防暴警察,用于攻占白宫。包括后来作为皮诺切特式人物进入俄罗斯政坛的列别德(Lebed)将军在内的主要官员,在决定行动之前渗透到白宫周围的人群中,评估局势。 他们为此开了绿灯。

    但政变已经开始流产。甚至在最初的新闻发布会上,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Gennady Yanayev)的手也抖得很厉害,人们以为他是喝醉了。第二天,他们不得不把另一个成员帕夫洛夫(Valentin Pavlov)和他的妻子送出莫斯科,因为他们喝得太醉了。特种部队不知为何没有按照命令逮捕叶利钦,而一些进入莫斯科的坦克兵则迅速倒戈去保卫白宫。在政变进入第三天的凌晨一点,发生了一场混战,示威者试图阻止一辆坦克驶向白宫,导致三名示威者死亡。此后,即使是精锐的特种部队也拒绝按照命令进军。政变领导人不得不将部队撤出莫斯科。

    叶利钦的角色

    后来演变成关于政变的一个神话,就是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从一开始就采取果断行动,反对政变。当天晚些时候,他被拍到站在塔曼斯卡娅师的一辆坦克上向白宫外的人群讲话,该师的指挥官曾承诺保卫白宫。但事实是,叶利钦最初的反应是逃到莫斯科郊外的大庄园,他希望在那里组建一个反对派政府。他被迫要回到莫斯科。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当时作为领导成员的共产党,向全俄罗斯发出电报,指示地区和城市政府支持政变。大多数人都这样做了——包括鞑靼斯坦和车臣-印古什等主要俄罗斯共和国,以及大多数主要城市政府。列宁格勒是个例外,该市的领导层坚决反对政变。

    现实情况是,民众发动起义反对政变。这几乎是在不自觉地自发而成的,因为人们只是涌入了市中心。莫斯科的司机报废无轨电车和驳船驾驶员的行动,得到了当时俄罗斯两大主要报纸之一 的《消息报》印刷工人的支持。这些工人扮演了关键角色,他们威胁罢工,若果叶利钦不发表反对声明。即使在已被军方控制的主要电视频道上,员工决定拍摄亚纳耶夫握手的决定也有助于削弱政变者的权威。

    列宁格勒群众抗议反对政变

    在列宁格勒,巨型的基洛夫工厂工人罢工了。街道上示威者之多,令军队甚至没有试图占领这座城市。随着消息传到矿区,罢工也开始在那里蔓延。在某些情况下,最初少数人的果敢举措给了大家勇气,并激励了其他人加入。那些在最初几个小时内保持谨慎的人很快就不再恐惧。

    到了周三中午,莫斯科已经传出了各种风声。坦克是进还是撤?戈尔巴乔夫怎么了?政变领导人被逮捕了吗?然后,政变已经流产的消息传来。戈尔巴乔夫于周四凌晨飞回莫斯科,其余的政变策划者被捕。但戈尔巴乔夫和苏联的权威都因此遭受了致命的重创。叶利钦作为俄罗斯总统接管了控制权,而苏联 于12月25日也被废止了。

    这为十五个新国家的资本主义迅速复辟开辟了道路。接下来的十年对于生活在这些国家的大多数人来说是一场灾难。掌权的官僚们通过强制私有化、盗窃、掠夺国家财产、种族冲突,将自己摇身一变成为新的资产阶级。 经济遭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崩溃——GDP下降了50%以上,通货膨胀率在一度接近3000%。很多地区到现在还没有恢复到原来的水平。工人通常要遭遇连续数月的无薪工作。

    白宫门外抗议欠薪的示威——1990年代中

    在一些地区,虽然人们住在公寓里,但为了省钱他们还是在外面生火做饭。民族冲突和战争席卷这些地区——塔吉克斯坦的五年内战夺走了数万人的生命并导致了100万难民,车臣的两次战争(1994-1996和1999-2000)造成数十万人死亡以及摩尔多瓦、格鲁吉亚、乌克兰、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冲突都有俄罗斯的介入。仅在2000年至2008年之间,出现了一段相对增长和稳定的时期。

    1995年叶利钦指使轰炸后的车臣首府格罗兹尼

    当苏联矿工组织起来时,他们的主要不满是反对官僚集团及其糟糕管理。即使当他们提出经济诉求,他们的目的也是改善经济,而不是复辟资本主义。亲市场的要求来自官僚本身,以及很大一部分知识分子。但即使他们无法公开主张复辟资本主义,他们也会打着“民主”的幌子把经济主张被偷运到群众意识中。最常听到的呼声,包括来自矿工的呼声,是要求废除宪法第6条。

    但新的资本主义制度远非民主。多党选举实行,并且在一段时间内出现了资产阶级民主的元素,包括政党自由、相对自由的新闻和专制政权的衰弱。但这种“民主”还不稳定,甚至未能持续十年。

    1993年,叶利钦反对政变的前盟友鲁茨科伊(Aleksandr Rutskoy)和哈斯布拉托夫(Ruslan Khasbulatov)领导俄罗斯议会“最高苏维埃”,其中占多数的为“俄罗斯统一党”,其成员中包括共产党人、军方人士和右翼民族主义者。 他们声称担心叶利钦政府迅速向市场过渡的后果,鲁茨科伊将其描述为“经济灭绝”,尽管他们或许是不满自己从这一过程中没有像其他人获得一样多的利益。议会试图削弱叶利钦作为总统的权力。这场权斗发展只1993年9月,叶利钦下令暂停并围攻白宫的最高苏维埃。

    1993年叶利钦政变后的白宫

    这一次,保卫白宫的示威活动由奇怪的联盟所发起,当中有真诚但由反动势力主导并对社会状况不满的工人、也有由前防暴警察部队和法西斯主义者组成的“俄罗斯民族团结会”非官方地参与。所谓的“俄共党人”认为他们与法西斯分子的联盟完全没有矛盾!在警察和白宫周围的人发生冲突失去控制后,示威者冲进了电视台大楼。当天晚上,叶利钦派出坦克炮击白宫,到周末时,已有数百人丧生(官方承认有147人死亡)。

    名誉扫地的民主制度

    许多工人开始不把这一时期称为“民主”(俄语读音demokratiya),而是 “狗屎政治”(俄语读音dermokratiya),这段记忆削弱了整整一代人对于与独裁主义作斗争的意识。“民主”的恢复与大规模的贫困、种族冲突和不同阶层的统治精英争夺前苏联的财富和资源相联系。持续到1999年的叶利钦时代的特征是混乱和崩坏。总统本人的形象也成为一个醉醺醺、步履蹒跚的笨蛋。但这是复辟资本主义的一个必要阶段,因为代表了旧苏联国家残余的完全解体。由叶利钦亲自提拔接任的普京之后改变了方向,要重建为一个强大而专制的新国家,为新兴的资本主义利益服务。

    如今,普京执政已经22年了,新一代的年轻工人已经成长起来,他们不受过去包袱的束缚,决心要与专制统治和资本主义作斗争。他们不会允许新的社会主义俄罗斯仅仅是官僚化和独裁的前苏联的复制品。相反,它将建立在真正的民主基础上,有组织、言论和选择个人生活方式的自由,有财富和资源的公共所有权,各民族享有充分的民族自决权,所有这些都在代表广大工人阶级利益的民选机构的控制之下,以确保社会的运行符合所有人民的利益。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