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企图恐吓、分化和消耗香港运动

2019年10月19日 下午 11:03

需要建立运动的民主组织和国际工人团结声援

香港的抗争运动已经超过五个月,而独裁政权的打压越来越激烈,抗争已经进入最关键的时刻!民阵召集人岑子杰再次遇袭,严重受伤。同一天林郑月娥发表的施政报告,完全没有回应五大诉求,并不断转移视线,借民生问题去“拓楼市”。政府企图逐步将紧急法升级,甚至直接控制法庭,大量政治审判示威者。港铁胡乱关站,配合政府变相实施宵禁。然而镇压不会平息运动,反而只会激起更大愤怒。

抗争的致胜关键

黑警现时的策略是要不断将镇压升级,禁止和平游行,刻意造成各区的零星冲突。纵使群众多月来的不懈、果敢抗争,现时运动没有真正的组织、民主产生及受问责的示威领导,使抗争正面临零散化、碎片化的风险,失去互相的协调和明确的方向,难以聚集六、七月的民气。

当务之急是要从无大台的抗争方式,转为更有明确组织、更集体的抗争方式,并建立民主行动委员会,用以互相协调示威行动,共同作出有力的升级号召。诸如7月波多黎各和最近的加泰隆尼亚运动,因为这些地方的工会和工人阶级占的角色较为重要,得以号召有力的大罢工。

中共不允许香港有民主,是因为中共害怕引起大陆民众争相仿效香港抗争。因此,我们要威胁到北京,就更加需要将革命之火蔓延全中国。中共和习近平外强中干,只是在掩饰经济问题造成的大危机。为了得到大陆基层群众响应,只提五大诉求是不足够的,支持中国工人罢工和组织工会权利、反对言论封锁、反对财团操控经济等等。

全球基层群众团结 不要各国政府惺惺

警察例外地没有禁止上星期在遮打花园呼吁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的集会。社会主义行动要对香港抗争开始萌起这种亲美的幻想作出警告。人权法本身只是无牙老虎,即使通过也难以对中共造成威胁。而且习近平可以借运动的亲美立场向中国人煽动爱国情绪,抹黑示威者受“外国资助”。这样只会削弱中国大陆以至世界各地反美群众对香港运动的国际声援。

中美双方都是为了自己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利益而开权斗。特朗普没有重视香港问题,因此有时说香港示威者是“暴徒”,有时恭喜中共建国70周年,并呼吁香港示威与政府坐下来谈!特朗普上周才与中共达成临时贸易协议,并在表示该协议对香港“十分正面”(very positive)。显然,在特朗普眼中,出售美国猪肉和大豆都比香港民主更加重要。

全球都在爆发反政府运动,香港示威者当然应站在外国反抗群众的一方,而不是外国政府的一方。既然加泰隆尼亚的独立运动与香港运动命运共同的,那么反对加独运动的美国政府,以及支持西班牙政府囚禁独派分子13年的欧盟,怎么可能支持香港的民主斗争。

香港的抗争就要独立于中美帝国主义之外,并且要转向争取国际间的被压迫者、工会、社运等支持。早前因为组织工会及发表政治立场而被汇丰打压的梁礼邦,获得有300万会员的巴西左翼独立工会的邀请,于他们的全国大会中发言,解释香港的抗争与白色恐怖。全球更有26个城市的工运人士和左翼组织在当地的汇丰抗议,就是很好的例子。

社会主义行动致力推动这个方向的斗争和组织,如果大家都认同的话,欢迎联络和加入我们,一同团结斗争!

社会主义行动主张:

  • 游行毋须黑警批准,建设行动委员会,号召群众违反禁令
  • 香港革命输出中国,团结大陆群众斗争,打倒中共独裁资本主义
  • 国际团结声援,依靠外国基层劳动者,不靠外国亲商政府
  • 改变运动模式,以工人斗争为中坚力量,是唯一的致胜方法
  • 实现真普选,投票年龄降低到16岁,建立真正的人民议会,取代不民主的立法会,立即施行有利于工人阶级的政策,打破资产阶级富豪的经济霸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