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下的香港工人阶级

2020年5月18日 上午 12:22

工人需要建立强大的民主工会,在80年来最大的危机中捍卫就业职位、生计和生命

李甬 社会主义行动

香港在新冠肺炎疫情打击下已渐陷入萧条,各行各业均惊呼朝不保夕。而香港的民众除了要应付卫生防疫用品的额外开支,还遭受到企业资本转嫁损失的双重打击。

根据香港政府公布,二月零售业总销货价值较去年同期下跌44%,属香港史上最惨重的单月跌幅,而机场三月的载客量比去年同期下跌 91%。同时,饮食业、旅游业、以及被勒令停业的一众行业工人,面对行业萧条,雇主首先选择的是将损失转嫁往工人身上。综合不同的调查显示有40-60%的工人面临失业、无薪假、冻薪减薪等打击。而关注综援低收入联盟的调查指,有88%的中小型饮食业雇主正考虑裁员或结业。

不幸的是,这只是危机的开始。经济危机是全球性的。全球在几星期内跌入史上最快的经济衰退。大部分经济学家现在预计像1930年代的大萧条将会发生,意味着经济将会严重下滑,比2008年金融海啸情况更恶劣。香港的经济极度依赖外来贸易及投资,意味着将会面临重大破坏。

“共渡时艰”不过是空话

对于被迫放无薪假的工人,部分已经被迫放假达三个月之久,部分工人耗尽积蓄后只得借贷渡日,政府于财政预算案中所计划向全民发放的一万元现金迟迟未落实,令更多工人陷入困境。而即使能保住工作的工人,情况亦不容乐观,裁员的阴影依然笼罩头上,且几乎都面对着减薪和冻薪的压力。资料显示,部分工人自二月起已被雇主“八折支薪”,相当于一下子减薪20%,调查显示普遍而言,46%的基层工人平均面对约8-12%的减薪幅度,41%的工人被冻薪。

更甚者,部分企业甚至开始温水煮蛙地进行裁员。根据《苹果日报》报导,湾仔会展自2月起已从不同部门逐步裁员百人,即便员工主动提出减薪和无薪假等仍然被裁,员工批公司假仁假义,以分阶段裁员减低工人的不满。老板将会用任何手段将危机带来的负担转嫁给工人,唯有在每间企业和职场组织强大的工会组织才能捍卫我们的权利!

同时,香港各大地产商面对各界要求减租或免租的诉求,一律装聋作哑,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事实上,在众多商户结业潮下,坚持不减租只会令退租情况加剧,令地产资本的实际损失更大。然而,地产商不愿减租的实质理由并非担心租金收入的损失,而是由于减租会直接令物业的估价下跌,造成账面上的捐失。

可见,无论是十七年前的沙士瘟疫、零八年危机,还是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企业与员工共渡时艰”不过是一句空话,面对经营困难,资本家首先想到的是牺牲员工的利益。另一方面,政府所提出的所谓“抗疫基金”政策同样令人啼笑皆非,首轮基金的发放早被视为杯水车薪,于事无补,无助于纾缓工人压力。而第二轮抗疫基金的计划发放所谓的薪资补贴,漏洞百出,条件仅仅是要求申请补贴的雇主不得裁员,但对于无薪假式申请补贴后减薪却无任何规管。劳工及福利局长罗致光更称这“并非漏洞”,故意放任资本家合法地进一步捞取本应发放予工人的津贴中饱私囊。

面对这场世界大流行的严重瘟疫,政府根本对工人的困难漠不关心,一心只在乎为财团输血。当下的全球经济危机比1930年大萧条更恶劣。疫症是加快整个制度进入空前危机的催化剂,但危机的真正根源是资本主义制度。这制度依赖政府不断注入债务“吊盐水”续命,并使多数人生命更不受保护。工人阶级唯一的生存之路是组织起来向资本主义反抗。

社会主义行动主张立即向财团开征“防疫税”,直接资助补贴基层工人。于疫症期间,商舖及租户全面冻租,及视情况减租或免租。需要大幅增加公立医院的投资,并将私院的资源收归于公共民主控制底下。保障民众的生活优先于财团利润,拒绝冻租的大业主和地产商,立即将其公有化,交由工人及居民民主控制。抵抗资本主义的疫苗是具战斗力的工会运动,而一个新的工人政党将可以组织群众斗争,以捍卫就业、生活水平并争取建设优良的公共服务。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