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运动必须向种族主义说不!

2020年5月18日 下午 9:25

这种针对特定族群的差别对待,如同70年代黑人平权运动之前的美国,又或是种族隔离政策时期的南非,是公然的种族主义

帕莎,社会主义行动

香港的抗争运动争因疫情而暂时减少。不过,这不是唯一的原因。运动自去年6到10月数百人上街的高潮,早已逐渐走下坡。加上缺乏清晰的方向,运动必然地出现疲惫。要维持并整合足够强大的群众抗争力量来对抗人类历史上最恶劣的独裁政权,运动需要有组织、民主架构、且最重要的,就是向中国工人阶级输出革命的策略。缺乏这些元素的情况下,运动在11月开始出现对西方帝国主义的幻想,我们就曾经警告过种族主义情绪有机会萌芽,并会破坏运动。不幸地,如今这个威胁正逐渐成为现实。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之初,由于香港政府拒绝采取任何有效防疫政策,新成立的医护员工正发起罢工,要求全面封关。

另一边厢,号称“黄店”(支持反政府运动)的光荣冰室贴出告示,称其员工“只懂广东话和英语”,而拒绝接待任何说普通话的顾客。其后,餐厅再次澄清欢迎台湾人。换言之,语言问题是假命题,实际上剑指中国大陆人。

号称“黄店”(支持反政府运动)的光荣冰室贴出告示,称其员工“只懂广东话和英语”,而拒绝接待任何说普通话的顾客

中国人不等同于中共

这种针对特定族群的差别对待,如同70年代黑人平权运动之前的美国,又或是种族隔离政策时期的南非,是公然的种族主义。但是在香港,光荣冰室的举动却得到了许多支持民主运动的民众所支持。霎时间,其他“黄店”皆纷纷仿效,有些更以防疫为由,直接告示“恕不招待大陆人”。然而后来疫情在欧美全面爆发后,亦不见得停止招待西方人士,可见防疫问题也是个假命题。

固然,我们理解这种情绪源自于香港人长年遭受北京的打压。但中共政权与广大中国大陆的民众并非一样的,实际上中国广大劳动者与香港人一样都是中共压迫的受害者。

然而,右翼本土派一直试图将中共与中国人混为一谈,煽动所谓的中港族群对立。

至于香港这些支持民主运动的“黄店”,以疫情为由无差别针对中国大陆人,实际上与西方以特朗普为首的右翼民粹、将亚洲人与新冠病毒等同起来无异。美国媒体报导在过去几个月间,美国亚裔人遭受更多的种族歧视,包括语言侮辱乃至严重的暴力攻击。

关于这次疫情,港台媒体,尤其是香港反建制阵型,都会使用“武汉肺炎”来指称这个疾病。很多人为了抗议中共而拒绝使用“新冠肺炎”一词,更提出西班牙流感、中东呼吸综合症等作为例子。

但是,以某地域来命名疾病的做法已经被今天的科学界所摒弃。世卫于2015年更改疾病命名标准,避免使用特定地域或社群,并指出如“中东呼吸综合症”等名称会造成“负面后果”。当年的决定,是受到了中东国家的压力。而西班牙把1918年流感称为“法国流感”──该流感其实不是源自于西班牙,而是因为当年该国没有参与第一次世界大战,未有军事审查,因而成为了第一个允许媒体广泛报导疫症的国家。至于2009年爆发的H1N1猪流感,也没有因其源自美国而被称为“美国流感”。

种族主义如病毒

如同病毒一样,种族主义歧视并不会只侷限于特定族群。种族主义源自于资本主义的不均、贫穷、房屋短缺与经济危机。在中国大陆,针对湖北和武汉人的地域歧视也是非常严重,亦因此最近爆发多次抗议。尤其是湖北人感受到最大的压力,在寻找工作或旅行到其他省份时往往会面对更大的困难。

至于香港的泛民主派,基本上悉数屈服于近期升温的排外情绪下。他们是机会主义者,为了希望在9月立法会选举捞取更多选票而向当前的排外情绪屈服,甚至妄图在这个不公平的选举游戏中击败建制派。他们非但没有谴责公然种族主义的“黄店”,民主党早前更迫使该党中委蔡耀昌辞任所有党务,原因是他对于光荣冰室等黄店的种族歧视,要求平机会主动调查。

社会主义者反对种族主义,因为这是斗争成败的关键。香港革命并不可能只在一个城市成功,除非中共面临全国的革命反抗,否则不会倒台。独裁专政是需要被打倒的,历史上从未有专制政权可以被成功“游说”改变其统治手法。因此,只要中共一日在位,香港就不会得到任何有意义的让步。

为了团结中国大陆广大工人斗争,我们必须完全抵制任何种族排外主义的情绪,并且提出中港两地群众的共同立场:争取工会权和罢工权、解封网管和报禁,反对裁员、低薪等等。反之,种族主义一旦在香港的民主运动中植根,只会分化中港两地的劳动群众,甚至可能把大陆人推向独裁者的怀抱,或者在两个烂选项中不站边。因此,唯有拒绝种族主义,香港革命才能成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