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5日
More

    只有社会主义女权主义才能制止资本主义暴力!

    11月25日是「国际消除对女性使用暴力日」,终结性暴力必须反对资本主义。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国际妇女部声明

    11月25日是「国际消除对女性使用暴力日」。这个纪念日始于1981年,以纪念多米尼加共和国特鲁希略(Trujillo)军事独裁政权杀害民主与女权斗士米拉瓦尔(Mirabal)三姐妹。对我们社会主义女权主义者来说,终结针对女性的暴力之斗争,同时也必须是反对资本主义的斗争。各种暴力之所以发生,是因为这个社会模式允许其滋生,而这种社会模式合理化一种次等、脆弱的女性的形象,并最终贬低她们的人格。

    这并不使我们感到惊讶,因为资本主义需要维持一种「传统」家庭和模范,以剥削女性的劳动,尤其是无偿劳动。同时,资本主义需要制造分化和等级制度,令特定人群易受攻击,这样才方便以维护体制之名为各种暴力辩护。

    在纪念日前夕,我们看到在印度、土耳其、波兰、爱尔兰和其他国家,都有针对女性的攻击,以及女性的集体反抗。在印度北方邦发生的年轻的达利特(Dalit,印度种姓制度中的最低阶层)女性遭到轮暴与残杀的事件引发了印度各地的抗议活动。在一系列的连续抗议之后,波兰女性在10月24日组织了反对限制堕胎(这条禁令实际上会禁止98%的合法堕胎)的大规模抗议,因为这是侵犯了女性对自己身体的已经有限的自主权。这场运动是波兰几十年来最大的抗议行动,并且是由年轻女性领导、动员及激发了所有性别的工人阶级参与。

    在爱尔兰,教会最近被揭发强迫单亲妈妈与孩子分离的丑闻。仅在30年前(1980年代),就有数百名婴儿被教会夺走。证明这一罪行的报告在10月得以公开。这反映了在全球组织起抗争来终结针对女性的暴力之紧迫性!

    资本主义是个危机中的制度

    今年以来面对疫情,资本主义社会的反应只是让经济崩溃、让工人和穷人付出最惨重的代价,甚至试图收回女性数十年来争取到的权利。甚至连那些长期以来一直宣称资本主义制度让女性可以以自己的努力渐进改善生活的亲资机构都不得不承认女性权利大倒退的威胁。单是这一点我们就可以对资本主义宣判死刑。

    2020年第二季度,世界经济下滑了10%,世界贸易下降了27%。全球失去的有薪工时相当于5亿个全职工作。同时,由于在家上学和卫生体系超负荷,女性主要负责的无偿劳动时间增加了。女性的工作尤其容易遭受危险,因为受疫情危机影响最严重的部门(零售、服务业等)中女性工作者的比例很高。在新殖民主义地区,情况更加严峻,因为大多数女性在非正规经济中工作,缺少合法的社保或健保。经济危机和疫情的结合使她们各方面的处境更加危险,包括使她们更容易遭受暴力和侵犯。

    政客们处理新冠肺炎危机的方式,使得今年全球饥饿人口翻了一倍。早在几年前,世界上的饥饿人数已经开始回升,不久将达到约10亿人。难民也在增加,人数创下新高。这其中最受其害的也会是女性,因为是她们在新殖民主义地区往往负责获取食物和食水。她们也是最脆弱的难民,和人口贩运的受害者。

    只有为社会主义社会斗争才能摆脱这种荒谬的逻辑制度,并建立起新社会关系的条件,从而消除对女性的暴力。让我们一同为此奋斗吧!

    疫情与暴力的揭露

    疫情让女性更加处于抗争的最前线。官方数据显示,全球医疗工作者逾2/3是女性。在许多国家,大部分黑人和其他弱势女性(例如移民和原住民)从事护理工作,她们也是家庭的经济支柱。

    已有许多证据显示,疫情期间家暴事件在不断增加。封城之下,女性和其他受害者被迫与施暴者更近距离接触,施暴者可以更轻易监控她们的行动并防止她们对外求救。可负担住房和社工帮助在疫情之前就已经缺乏,而在疫情之下这会造成更致命的影响。女性在职场和家庭里也都承受着疫情的暴力冲击。

    一件有趣但也悲哀的事情是,世界银行在2020年10月提醒各界注意针对女性的暴力行为。矛盾的是,正是世界银行等势力推行的以市场与商业利益挂帅的紧缩政策削减了医疗、教育资源,削弱了各国应对疫情的能力。

    我们绝不幻想那些一直以来默许并维持对女性的暴力的势力,可以解决女性受压迫的现状。资本主义的本质,随着疫情而赤裸裸地暴露出来。

    女性,特别是职业女性遭受的暴力、侵犯和精神疾病案件增加,证明了这种社会制度无法保证大多数人的安全生活。我们知道自由派、亲资本主义的女权主义者也在处理对女性的暴力问题。我们当然乐见这一问题得到更广泛的认识,但我们认为这些自由派、亲资本主义势力也必须对造成暴力的政治制度负责。因此,这些人不是我们对抗这个问题的盟友,而是问题的一部分。

    可怕的数据

    联合国统计显示,2019年全球有17.8%的女性遭受身体或性暴力:仅过去一年,就有五分之一的女性受到伴侣,前伴侣或家人的暴力行为。暴力是指包括无论身体、心理、性关系或是情感上的各种侵犯行为。

    由于孤立无援加上缺乏工作与公共服务,暴力事件激增。检疫与隔离迫使许多女性与施暴者生活在一起。在巴西,超过76%的受害者认识施暴者(例如是家庭成员)。暴力在封锁中增加不只发生在巴西。封城期间,家庭暴力热线的求助电话数在全球范围内激增。例如意大利增长161%;阿根廷为30%;巴西40%;英国65%;突尼斯500%。

    不仅是求助电话数量增加了,这还反映了实际暴力行为的增长。摩洛哥的英纳吉尔(Ennakhil)求助热线报告说,经济暴力增加了60%,心理暴力增加了55%。伊拉克女性自由组织(OWFI)报告说,自封城以来,求助个案(主要来自年轻女性)翻了一番。巴勒斯坦被占领区的女性法律援助和咨询中心报告说,在城市、农村地区和难民营的社会和法律咨询增加了75%。粮食短缺和失业的直接结果是情绪、心理和经济暴力增长。在洪都拉斯,越来越多的女性遭到杀害。日常生活的军事化意味着警察对人民镇压生机,特别针对出门捡拾柴火和取水的女性。

    暴力在所有国家都在增加

    在2020年4月至5月的爱尔兰首次封城期间,家庭暴力的个案增加了30%。一些极端恐怖的谋杀案突显了这一点。30-40岁的女性以及老年女性尤其受到影响。在爱尔兰,处理性别暴力的服务历来被无视且预算不足:在2020年预算中,拨给赛狗比赛的预算就相当于所有制止家暴服务的预算!这对女性来说是巨大的危机:整个社会没有能力支持女性摆脱虐待关系。在即将来临的第二次封城期间,预计这种情况将进一步恶化。

    在美国,有关家庭暴力的个案也激增,堕胎权也正遭侵蚀。同时,女性更可能不仅是疫症期间的必要工作人员,也更容易面临失业。在此基础上,女性还担负大部分因儿童在家增加的家务与育儿劳动。

    4月,瑞典的女孩和青年庇护所的申请者增加了20%至40%。春季警方接获的伴侣关系暴力事件比前一年并无增加,但目前看来秋季虐待女性的犯罪上升得更快。

    在巴西,暴力侵害女性的行为成倍增加。一家百货商店的记录显示,截至5月的一年,其在线应用程序所接获的暴力案件数增加了450%。早在4月疫情初期,杀害女性的案件数已增长22%。

    在英国,一般「正常情况」下每周平均会有两名女性被现任或前任伴侣杀害。而在全国封城的前7周,就有26名女性和女童被其家庭成员杀害(大约是「正常情况」的两倍)。自疫情以来,政府的国家家暴监督小组从未召开会议,这表明家暴的大规模增加并未受到重视。政府要求邮差和送货司机「留意侵犯迹象」,但同时又认为担负这个任务的工人是非必要劳动者!

    在许多医疗资源紧缺的国家,堕胎被视为「非必要」医疗服务。许多女性只能「选择」进行危险且昂贵的自助堕胎,或被迫生下不想要的孩子。这是在许多国家对合法堕胎权展开攻击以外,针对女性的另一种国家暴力。

    新殖民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机构的性侵丑闻:针对弱势群体的暴力增加

    9月29日有一份报告,详细揭发了世界卫生组织(WHO)工作人员在2018年刚果民主共和国埃博拉病毒危机期间犯下的性侵犯。与世卫一起被指犯下这一罪行的其他机构和非政府组织,还包括国际医疗行动联盟(ALIMA)、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国际医疗中心(IMC)、世界宣明会(World Vision)、乐施会(OXFAM)、无国界医生组织(MSF)。许多当地女性被迫进行性行为以换取工作机会和食物。

    女性的脆弱性由于疫情而加剧,最终被当作当权者(无论是个人、机构还是国家)的筹码。他们最终都是利用虐待和暴力的处境维护自身利益。

    这一丑闻揭发了帝国主义利益相关的机构在新殖民主义地区所谓社会救助的假象,他们真正的作用是强化殖民主义、控制和权力。这些机构只会加剧针对女性身体的暴力。

    我们必须拒绝这类组织提出的错误解决方案。这些解决方案除了点出问题外,完全无力保证工人阶级女性的安全和生活条件。他们甚至无力争取取消穷国的债务,制止帝国主义对他们的剥削,或是反制帝国主义施压穷国放弃粮食补贴的情况。

    民族主义与反动的进攻:对女性施暴的新面孔

    由于全球局势和中美贸易战,世界各地的民族主义正在崛起。右翼民粹主义领袖和可憎的政客,例如特朗普、博索纳罗、埃尔多安、普京、习近平等,推崇性别主义。连同严厉限制堕胎权的威胁(例如美国、波兰、斯洛伐克等),反动派也提出了女性没有对自己的身体的自主权的观念。他们贬损女性的人格。随着女性在社会中的地位受损,这等于给向女性施暴亮了绿灯,导致针对女性的暴力行为增加。

    这些极端的右翼政府向我们宣战,打击我们权利。有32个政府建立了反对堕胎权的联盟。其中包括美国、巴西、埃及、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波兰和匈牙利。这是反动派对世界上女权斗争浪潮的明确响应,并证明了国家暴力行为仍然是资本主义的统治策略。我们需要效仿波兰工人阶级的作法,以更多的斗争来应对。

    集体斗争与组织才是出路

    疫情远未结束!在新殖民地国家,特别是拉丁美洲和印度,感染数以及对女性的暴力持续增加。

    2016年至2020年间,我们目睹了许多由女性(大多是年轻女性)领导的街头斗争,抗议各种影响着我们的性别歧视。这种斗争和抵抗的能量没有消失。

    本来就迫使成千上万的女性上街的困难局势,在疫情中进一步恶化。

    为了捍卫成千上万女性,特别是遭受眼下的暴力浪潮威胁的工人阶级女性的生命时,我们需要再次采取这种抵抗策略。

    8月23日,以色列爆发一场半小时的象征性女性罢工罢课,抗议一名16岁女孩遭受残忍的轮暴。示威于8月20日至23日举行,一直持续到深夜。示威者自发参加了特拉维夫以及海法的游行,堵塞数条道路。青年和女性是这些运动中最活跃的,许多人是第一次参与斗争。

    当#Metoo运动席卷世界各地时,即使在没有反性别歧视运动的国家,它也对关于性侵害的舆论产生了重大影响。例如,在丹麦,这种议题的影响本来非常有限,直到美国电影制片人哈维·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被判入狱,关于合意性交、虐待和女权的讨论才广泛进行。10月初,#metoo运动开始在丹麦发展。在电影界,政界和其他几个领域,都有女性挺身而出,讲述她们遭受的侵害。成千上万的丹麦人签署了许多不同的请愿书,呼吁关注几个不同行业的职场性别歧视。

    我们还看到世界许多地方,医疗工作者,尤其是女性,为争取安全的工作条件和加薪而罢工。在尼日利亚,成千上万的人走上街头,反抗警察的野蛮行径。在所有这些行动中,女性一直处于抗议的最前线。

    为了终结暴力的社会主义纲领

    联合国在11月25日的官方活动的全球主题是「点亮橙色:募资、响应、预防、收集!」。他们呼吁大家穿橙色衣服,在窗户上贴橙色海报。他们呼吁将把女性服务的预算纳入政府的疫情援助计划中,以应对不断上升的暴力行为,维持基本服务,开展预防暴力行为的态度运动,并收集有关其严重程度的数据!说这是「雷声大雨点小」都算客气了。

    我们不能依赖资本主义政府甚至NGO和自由派的活动。为了争取可以在这场危机中挽救女性生命所必需的服务,我们需要的是工人阶级和所有性别的穷人的群众运动。

    立足于社会主义女权主义的观点之上,ISA呼吁所有女性围绕确保捍卫我们生命的政策和直接行动,组织一次国际斗争和行动网络。

    但是,我们不仅是在争取回归疫情以前的「旧常态」。对于很多人来说,疫情之前的过去也是充满痛苦的。我们需要超越仅仅关注眼前局势的要求,为全世界的群众争取新的未来而奋斗。

    这些斗争的组织需要集体地和国际性地联合起来。尽管每个国家在资本主义的组织和反应水平上存在差异,但不可否认的是,是同一个体制在侵犯我们。来自世界各地的女工和青年必须建立强大的反资本主义斗争,这是制止压迫的唯一可行方案。我们认为,向所有反对暴力的女性提出一个比向统治者求救更积极的纲领是我们的职责:我们在此提出一个纲领直指问题的核心:资本主义制度。因为,过去的历史经验向我们证明,对于工人阶级女性的要求,没有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取得了比1917年俄国革命更大的进步。

    在这样的严重危机时刻,我们社会主义者明白,必须将立即采取的措施与新的斗争和要求结合起来,这些新的要求将使我们能够建立一个运动,让我们真正脱离这个压迫和剥削的制度、这个无力保证大家生活与生命安全的制度!

    在今年的国际消除对女性使用暴力日,我们呼吁建设社会主义女权运动,为ISA而斗争,以争取终结对女性的暴力!以下是我们的传单内容:

    Ni Una Menos(一个都不能少)!我们不要再有人因为性别暴力而丧生;不再有人的精神健康或身体健康受害。我们要努力消除一切形式的性别暴力、虐待和骚扰,无论发生在何处:职场、家庭、学校、国家机构、街头或是网络上。

    政客们努力拯救银行和企业,但牺牲女性的性命。需要紧迫的应对这种暴力病毒的蔓延。我们需要立即增加公共支出,并指定政策制止针对女性的暴力。这应包括为身处暴力的女性儿童建造庇护所和支持网络,为各地有需要的人提供专门的家暴和性暴力支持服务。精神卫生服务应提供受害者在当地可以获取需要的咨询和治疗,以及对施暴者进行专门的心理评估和治疗。每个人都要有基本生活工资和有保障的工作,以支持他们独立的生活。

    新冠肺炎疫情凸显了把每个人的福利作为第一要务的根本需要。我们需要夺取资本主义精英的财富,为公共服务的大规模扩张提供资金;例如免费医疗与免费育儿服务。这个社会上有这么多的工作需要做,根本没有理由发生大规模失业。在缩短工作日,不降低工资,增加福利的条件下,我们应该创造绿色和对社会有益的工作。这样足以根绝失业。

    没有人应该挨饿。由在地社群、工人组织、贫农和小农合作制定一项应对饥饿增加的紧急方案。这是重新规划农业的第一步。我们必须终结产生流行病与饥饿的有害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并建立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共有农业系统。

    工人应当有安全的工作环境,不怕遭受感染、性骚扰和压力。我们需要稳定的就业,让劳工监督职场的健康和安全,以及增派人手以减轻工作压力。

    真正的租金控制和大规模公共住房:每个人都有权住在安全、可负担房屋。将作为投资目标而闲置的空屋一律充公。

    提供免费、优质、公立、政教分离的教育。以及渐进的、适合各年龄层的、包含LGBTQ在内的性教育,并重点教育什么是双方同意。

    免费和容易获得的避孕和堕胎服务。

    工会和厂工代表必须领导一场真正的工会斗争,终结不稳定就业,为所有工人能够赚取生活工资以及反对职场性骚扰而斗争。这种运动可以带头领导各种形式的斗争,包括性别歧视、仇女、种族歧视、对同性恋和跨性别人士的歧视。这可以建立一个联合的工人阶级运动。

    终结法庭的性别歧视与检讨受害者的行为。受害者和犯罪者接触的国家和福利部门人员都应接受有关性别暴力问题的培训,以确保他们尊重申诉人和受害者。

    我们争取建立一个由工人阶级从下而上民主统治的国家,消除目前有利于统治阶级的制度,并从政府和司法系统中彻底消除种族、性别歧视。

    我们呼吁全体工人阶级立即反抗政府和教会剥夺女性和LGBTQ身体自主权的企图,例如许多国家对于堕胎权的侵蚀。

    我们反对物化女性身体,支持消除性别歧视广告的斗争。大众媒体应该受到民主监督。

    终结战争,争取气候正义,结束种族歧视的移民政策,争取庇护权这一民主权利。

    生产数据应该民主公有,并由工人阶级监管关键产业,这是民主的社会主义经济计划的一部分。这种新的经济旨在满足每个人和地球的需求,而不是资本家的利润。

    我们为面包战斗,也为玫瑰斗争:我们争取建立一个社会主义社会,让性别歧视和针对女性的暴力成为历史。这是一个没有阶级、压迫、战争和暴力的社会主义世界。每个人都有优质生活的权利,并有着享受生活的自由!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