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12日
More

    台湾:对抗企业牟取暴利,不要穷人为健保买单

    在资本主义私有制下,社会保险的医疗制度也会越来越破败,最终将无法照护到社会上大多数基层人民的医疗需要。

    洪守裕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明年开始将调涨健保费率至4.97%~5.52%。代表一个月薪为4.2k工人、负担两名子女纳保,则每个月最高需要多缴312元的保费。

    事实上健保收入短绌是新自由主义长期下来的恶果,源自于历年收入不平等持续恶化,青年工人负担加剧使社会出现少子化、劳动力结构老化的结果。回过头来恶化将税基置于受薪劳动者薪资的健保制度。这也是为什麽即便费率涨幅最高的版本,仍需要在2024年再度面临考量继续调涨的需要。

    健保短绌谁该检讨?

    工商界大佬固然在这次费率调涨支持较轻幅度的版本,是基于资方需要负担六成的保费。然而在当前工会抗争不發展的社会,资方也会在后续竭尽所能的将调涨的保费转嫁至工人身上。

    医疗属社会必要支出,社会保险的支出幅度随着人口老化而增加支出是必要的政策。许多基层工人与基层医师也担心若不调涨健保资源将耗尽而转向支持调涨费率。但使健保财政短绌的元凶并不是工人阶级,我们不该为此买单。

    必须抵抗的是那些透过剥削工人、股市套利,而赚进上亿的财团企业,为何只缴不成比例的保费。以及察觉那些药商、财团法人医院以及他们在医学会、医师公会、医院协会中的代表,是如何透过各种手段将健保资源放入自己口袋。

    在近期健保开源节流公听会上,卫福部抛出四至六年的健保改革计画。未来很可能再度增加药品的部分负担上限,届时对于在这社会上最受剥削的族群来说将会是一场灾难。药商和医院高层佔尽社会地位和舆论优势,利用这些伪公听会推销他们的「节流」方案,企图将负担压在工人身上。

    在资本主义私有制下,社会保险的医疗制度也会越来越破败,最终将无法照护到社会上大多数基层人民的医疗需要。国际社会主义前进主张需要大幅增加医疗等公共服务的开支,让人人可以免费享用,并且向大企业增税。我们需要实行民主公有制,使各大垄断性药厂以及、实际上为营利性质的医院收归于公有,并交由基层的医师、护理师、工人消费者代表,来民主的共同管理社会上的医疗资源。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