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5日
More

    影评:《陷害布兰妮·斯皮尔斯》

    纪录片《陷害布兰妮·斯皮尔斯》(Framing Britney Spears)最近在英国和爱尔兰播出。它记录了#FreeBritney(解放布兰妮)运动并追溯了布兰妮的职业生涯,以及令这名39岁的表演者和艺人目前受到监护令的事件。这部电影追溯着这位超级巨星的人生轨迹,从脚踏实地、充满活力的少女,到被资本主义媒体骚扰和追捕,并被推向精神崩溃的年轻女性。

    Aislinn O’Keeffe    社会主义党(ISA爱尔兰)

    1992年,年仅10岁的布兰妮·斯皮尔斯(Britney Spears)表演了The Judds的歌曲Love Can Build a Bridge。主持人Ed McMahon随后采访了她及称赞她有“漂亮的眼睛”,并询问她是否有男朋友。布兰妮明显感到不舒服,但继续微笑着并保持礼貌,在试图在大批观众面前做出回应时,小心翼翼地讲出了自己的话。女性大多都会熟悉这种情况,面对不适当的评论不得不被迫应付成年男子的情绪。这种遭遇成为布兰妮事业上经常遇上的问题。另一方面,她的12岁男生对手则被问到在农场长大的感觉如何。

    纪录片《陷害布兰妮·斯皮尔斯》(Framing Britney Spears)最近在英国和爱尔兰播出。它记录了#FreeBritney(解放布兰妮)运动并追溯了布兰妮的职业生涯,以及令这名39岁的表演者和艺人目前受到监护令的事件。这部电影追溯着这位超级巨星的人生轨迹,从脚踏实地、充满活力的少女,到被资本主义媒体骚扰和追捕,并被推向精神崩溃的年轻女性。

    企业性别歧视

    纪录片内其中一些重要的片段是,这位年轻的明星从仅16岁起就成了公然被性化和物化的对象。从Hit Me Baby One More Time音乐录像里面被性化的女学生校服,到采访和新闻发布会上,主持人通常是年龄是她2倍以上的男性,问她有关她的乳房、亲吻男生、她的衣服和童贞的问题。布兰妮被唱片公司和资本主义媒体过度性化,这与媒体对她的童贞的重视相当矛盾。这说明了所有妇女和女孩都被迫陷入的陷阱——要性感但却不能有性行为——妇女必须面对走在永远无法接受的平衡之间的危险。

    但是,布兰妮的性化和物化并不只是一个个人经历或一次性的事件。相反,她的经历说明了资本主义社会中所有妇女和女孩都有被物化,这一个更广泛的社会问题。物化是使人类沦为单纯的死物的过程,它是一个非人性化的过程。在当今的资本主义社会中,妇女被物化过程是首先通过关注妇女的外表而进行的,其有害的意识形态通过广告、电视、杂志、音乐、电影等进行传播,这些都对正常化物化女性起到了作用,然后这就成了被广泛采用和复制的现象。

    为了利润而物化

    但是,物化女性对资本家有什么好处呢?整个行业的发展也是通过对女性的剥削及物化。到2026年,全球美容产业的总产值预计将达到4383.8亿美元,而贩卖有限的美容标准的全球色情行业的年产值将达到970亿美元。物化女性也使许多其他行业受益:时尚、电视、电影、零售、大众媒体和社交媒体行业。

    如果物化贬低妇女作为人类的价值,那么也会贬低她们所从事的活动。如果这些活动与妇女特别相关,例如家政和护理工作,那么这一贬低的情况就尤其突出。根据2018年乐施会的报告,绝大多数女性免费从事那些工作而为全球经济节省10万亿美元。在工作场所,这却意味着女性的工资会被降低,为雇主带来了明显的好处。

    非人化导致暴力

    妇女和女孩为此付出其他什么代价?物件不是人类,它们是可以随意使用和丢弃的物品。当妇女和女童在社会中成为常规被物化的对象时,这会影响别人对他们的看法,并最终影响她们的待遇。媒体们对待布兰妮有明显物化的过程。例如,出版物和主持人着重于她的外表和她在性方面的事情,从而有损她的优秀的才能、人格和人性。同样地,整个社会也复制了这一点,受影响的包括有工人阶级妇女、LGBTQ +、移民妇女、有色人种妇女、爱尔兰流浪者妇女以及因此遭受最严峻考验的残疾妇女。

    物化及其非人化的影响为暴力铺平了道路。妇女援助组织(Women’s Aid)于2019年报告说,自1996年以来,爱尔兰有230名妇女死于暴力,其中87%被他们所认识的男性杀害。全球有1/3的女性在一生中遭受过肢体或性暴力。60%的女性很可能在工作场所遭受性骚扰,而71%的女性在公共场合遭受了不必要的触摸。最重要的是,女性通常每天都遭受不必要的关注,不适当的言论和其他“较轻微”的性别歧视。

    这类经历对妇女和女孩的一生造成严重伤害。面对自身经历、不现实的美容标准、暴力、骚扰以及社会对她们的嘲笑,女孩和妇女的心理健康遭遇毁灭性影响。男性死于自杀的可能很高,但试图自杀的妇女和女孩的比例更高。 2016年,妇女和女孩自残的可能性增加了24%,她们也受到自卑、抑郁、焦虑、饮食失调和与创伤有关的心理健康问题困扰。所有这些因素削弱了妇女在世界上自由活动的能力,并对她们的生活质量产生了负面影响。

    我们不能再接受这一现状

    但是,现在有着积极的有关布兰妮的遭遇的讨论。自1990年代末和2000年代以来,人们对于性别歧视问题的态度发生巨大变化。许多年轻人,以及那些与她一起成长的人,都对这位明星的过度性化以及媒体对她的对待感到震惊。一大批支持#FreeBritney运动的年轻人都拒绝当年被完全正常化的态度。年轻世代正在活跃起来,并组织起来反对性别歧视的传统和压迫,从#MeToo运动的兴起中也能看得出来这一点。

    态度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了变化,证明了群众组织的力量,并表明了与当前围绕利润谋害人类社会的制度进行斗争的潜力。作为社会主义者,我们理解父权结构和观念是资本主义用来维持和正当化不平等的工具。因此,要与这种压迫制度作斗争,就必须对妇女和所有社会上少数群体的压迫有透彻的了解,并与之抗衡,这对于与其他部分的工人阶级组织起来很是重要。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