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5日
More

    台湾:财团与官僚借太鲁阁事故煽动公司化

    苏学岭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台湾)

    今年4月2日,载着约500人的“太鲁阁号”台铁列车,在前往台东的路上撞倒边坡坠落的货车,导致脱轨擦撞隧道口而扭曲变形,造成多达约50人死亡和多人受伤。这是台湾70多年来最严重的铁路事故,距离18死的普悠玛事故仅隔不到3年。

    罪魁祸首?

    坠落轨道的货车属于“义祥工业社”,老板李义祥没有刹好车,导致货车坠落到轨道上造成惨重死伤,自己肇事逃逸。台铁增加边坡安全的工程,却交给有偷工减料历史的厂商。然而,只是法办义祥工业社无法避免类似悲剧再发生。实际上,台铁本来有自己的运工机电和各种维修保养的工作编制,转眼间国营事业已沦为企业牟利的竞技场,将许多工作外包给私人企业执行。

    官僚长期恶化劳动条件掏空人力、放任设备老旧,于是以“结合民间专业”为名向财团输送利益。正是在这个基础上,台铁和政府官僚根本不能维持也不愿挽救公共运输安全,同时也知道像义祥工业社这样数不尽的“借牌抢标”小承商,根本无力维持公共安全。亲资中天新闻挞伐义祥工业社,却称大营造厂能确保安全,事实是据媒体报导统计营造业平均每2.17天就死1人,将公共运输托付私人公司只会让全民处在高风险中。

    漠视工会改革诉求的交通部伪装成重视运输安全,却以改革之名重新鼓吹公司化(即逐部私有化),好便让那些不满意一口一口蚕食台铁的公司直接将整个台铁变成私人资产。

    公司有利可图、赤字全民承担

    死者尸骨未寒时,国民党人洪孟楷、朱立伦就要求公司化的具体时间:“不能再拖!”亲资联合报呼吁蔡政府学习柴契尔夫人硬推民营化。政委张景森、与交通业垄断者关系匪浅的交通部次长王国材,侧面表态支持公司化,而蔡英文和苏贞昌避谈“公司化”不过是害怕危及八月选举,但这不妨碍民进党人交通部长林佳龙辞职前启动公司化进程。

    补贴弱势族群票价、支持偏乡路线、办好员工退抚、更新老旧不安全的设备,这些都是社会需要,但公司化后政府打算让台铁带走赚钱部门,无利可图的部分则以公帑支应再转嫁给基层。台铁本身就面临人力短缺,怕事的官僚本来就不敢裁员,而因此政府声称“公司化前不裁员”只是空话。但公司化后,打压工会的力量将从官僚独裁变成利润独裁,并以“善用附属事业、多元人才进用”为名,将更多台铁劳工推向派遣、承揽等无保障的处境。“评估需求”和“合理涨价”也将会是台铁削减偏乡服务和提高票价的托辞。

    在即将公司化的面向中,政府把“营业用资产”留为国有,不过是避免整个车站都被卖了,但铁路沿线腹地都将任凭新的亲资官僚以“资产活化”为名,步上南铁东移案中迫迁炒地皮的后尘,而“投资奖励免税”将发挥火上加油的作用,让资本家从中牟取暴利。

    财团嗜血分润

    现为台车董事长的前绿委蔡煌琅,以“中华轨道协会”专家面具道貌岸然地说为挽回台铁信誉该将台铁公司化,附和蔡政府国机国舰国造,打出“国车国造”的经济民族主义口号,实则和日资共谋,为的是在垄断了大台北轻轨电车政府采购之后,继续向台铁迈进。这间公司也搭上“新南向”帝国主义政策,输出资本抢标东南亚捷运。

    资本建制引用日本国铁公司化后由亏转盈的神话,但那不过是把亏损项目留给政府收拾的把戏,让铁路公司滥设站点炒地皮盖百货公司、停止偏乡路线和无利可图的部门,遑论JR西日本福知山线超速脱轨撞公寓造成逾百人死亡,JR北海道不到三年就发生7次脱轨事故。因此,台铁企业工会和台铁产业工会都表示反对,日前曾计划罢工抗议改制减薪的台铁企工宜兰分会吴理事长也说:“公司化后台铁只会吸食公帑,无法转亏为盈也不会认真改革。”

    反对公司化 要工人民主控制

    只要官僚还控制台铁,就能佯称票价过低是亏损主因,煽动员工把提高票价和公司化当作改善待遇的万灵丹,分化广泛通勤劳工与台铁基层劳工的团结,企图孤立工会抗争。国际社会主义道路(台湾)认为,只有基层铁路产业工人及全台劳工共同阻止公司化、踢走台铁官僚,取消外包制度,将台铁收归民主控制,才能大幅改善铁路安全设施和工人待遇,尽力避免下次悲剧,而只有以民主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才能摆脱大财团与小承商们逐利失序,建设安全优质的公共运输。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