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12日
More

    纪念革命者──安东尼奥·葛兰西诞辰130周年

    安东尼奥·葛兰西(Antonio Gramsci)被认为是20世纪最伟大的知识分子之一。在他的诞辰130周年之际,葛兰西的身影正在重现。

    Massimo Amadori     国际抵抗( ISA意大利)

    葛兰西无疑是最受欢迎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家之一,也被认为是20世纪最伟大的知识分子之一。近年来,他的思想尤其受到拉美左翼的研究和赞赏,他们非常期待这位革命家的政治遗产。即使在今天的意大利在意大利共产党(PCI)成立100周年之际,葛兰西的身影也再次出现。

    作为马克思主义者,我们也必须了解这位伟大的革命家,他的思想仍然可以给我们很多启示。当然有必要把葛兰西的形象从斯大林主义和资产阶级的一切歪曲窜改中解放出来,因为这些歪曲创造了一个没有任何革命价值的葛兰西形象。

    红色时期

    要了解葛兰西的政治遗产,就必须阅读他的著作,研究他的思想多年来的演变。这迫使我们分析葛兰西著作的历史背景,从 “红色的两年”(1919–1920)直到1937年在法西斯监狱中去世。

    葛兰西于1891年生于撒丁岛。他很年轻的时候就搬到了都灵;正是在皮埃蒙特的首府,他第一次被社会主义思想所吸引,并在那里加入了意大利社会党(PSI)。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意大利受到了为期两年的工人罢工和农民抗议浪潮的震撼。群众工人运动不仅限于经济诉求,而且在1917年10月布尔什维克革命的鼓舞下,还具有革命的潜力。意大利北部的工人不仅进行罢工,而且经常占领工厂,选举工人委员会,效仿俄国苏维埃政权的做法。

    尽管工人们的确设法从雇主那里获得了一些重要的权益,例如每天8小时工作制,但意大利无产阶级的革命愿望很快就被意大利社会党改良主义领导人和工会官僚扼杀了。“红色的两年期”最终以失败而告终。

    葛兰西、阿梅迪奥 · 博尔迪加(Amedeo Bordiga)和意大利社会党整个革命派缺乏与改良派决裂所需的决断力,因此无法采取主动的姿态,领导工人夺取政治权力。尽管如此,葛兰西在这一时期的社会主义运动中的声望还是大大提高了。1919年,这位撒丁岛革命者在都灵创办了“新秩序”(l’ordine Nuovo)报纸,将党内的整个革命派团结在一起。

    意大利的法西斯主义

    对于工人和农民的斗争、社会主义者的发展,大资本家和地主的反应是建立和资助法西斯的势力。这些大大小小的法西斯组织殴打甚至杀害罢工工人、占领土地的农民、工会成员和社会主义者。

    法西斯主义的抬头是意大利工人运动“红色两年”未能致胜所付出的代价。在1921年1月21日里窝那(Livorno)发生的法西斯主义暴力浪潮中,意大利社会党经历了其历史上最重要的分裂: 由葛兰西和博尔迪加领导的革命马克思主义派成立义大利共产党。意共成为列宁和托洛茨基所领导的第三国际的意大利支部。与改良派的分离显然晚了,因为到目前为止,工人运动已经被法西斯组织击败,反动力量在整个意大利正取得胜利。

    博尔迪加的极左路线

    意共发现自己很快疏远于大众,特别是由于博尔迪加所奉行的宗派主义极左政策。该党的领导权最初掌握在这位来自那不勒斯革命党人的手中,他拒绝与意大利社会党和其他工人运动力量建立任何形式的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因此跟主张应该为工人阶级组织建立起一个联合战线来反对法西斯的列宁、托洛茨基和共产国际发生冲突。葛兰西在这个时期,虽然并不完全赞同博尔迪加,但接受了他的宗派主义政策。

    1922年,葛兰西访问了莫斯科,在那里,他与列宁、托洛茨基和其他布尔什维克领导人进行了辩论,他开始相信博尔迪加的极左政策是错误的,左翼必须有一个反法西斯的统一战线政策。后来他回到意大利,决心改变该党在这个问题上的政策,反对“博尔迪加主义”。

    与此同时,墨索里尼上台执政后,立即给年轻的共产党制造了麻烦。法西斯组织事实上已经开始逮捕和暗杀无数的共产主义运动人士。然而葛兰西当选为国会议员,因此在法西斯主义上台的初期,他还能幸免于难。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26年,当局通过了一系列独裁的法律,清洗了所有反法西斯主义的力量,最终使意大利成为一个极权国家。

    葛兰西领导下的意共

    在1923-1924年间,葛兰西为共产国际的政策进行辩护。尽管仍属少数派,但在国际的支持下,党内的葛兰西派利用官僚手段,组织了一场内部政变,推翻了博尔迪加。这种不民主的方式在共产国际早期是不可想象的,但是随着斯大林主义在苏联内部的巩固加强,官僚化已经成为普遍现象。

    葛兰西与博尔迪加进行政治斗争是正确的,也符合列宁和托洛茨基的反宗派主义立场。然而,这是一场用不民主的方法进行的战斗,因此违反了布尔什维克的原则和精神。在1926年的里昂代表大会上,葛兰西遵照共产国际的指示,给了“博尔迪加主义”领导层最后一击。在这一时期,这位撒丁岛革命者站在了布尔什维克党的斯大林派系一边,错误地认为托洛茨基的立场与博尔迪加相似。尽管有这个错误,但葛兰西从来都不是斯大林主义者,在1926年写给苏共中央委员会的一封信中,他在政治上支持苏联的多数派,同时严厉批评斯大林对“托洛茨基主义者”使用的官僚主义和反民主的方法。当时是1926年,远在斯大林消灭了所有老布尔什维克们的莫斯科审判和大清洗之前。

    陶里亚蒂和斯大林

    然而,葛兰西的立场使他与另一位意大利共产党员帕尔米罗·陶里亚蒂(Palmiro Togliatti)发生了冲突、陶里亚蒂当时在莫斯科、毫无批判地支持斯大林。他确保了葛兰西的信永远不会被传到苏共中央委员会收到。同年,葛兰西被法西斯政权逮捕,并被判处多年徒刑。这使得陶里亚蒂的斯大林主义夺得了意共的领导,陶里亚蒂多年来一直是斯大林的主要伙伴之一,并参与了斯大林的许多罪行。

    葛兰西虽然身陷囹圄、身患重病,但他并没有放弃,而是大量写作。他著名的 《狱中札记》可追溯到这段羁押时期,可能是最广受人们阅读的葛兰西的作品。这些著作涉及各种问题,其中包含了一些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创新观念。然而,他对托洛茨基的判断是草率的,表现出对托洛茨基思想缺乏了解,这无疑是由于葛兰西一直被隔离在监狱中,无法获得外界的信息。所以他对苏联发生的事情缺乏了解。尽管有这些局限性,但葛兰西还是对斯大林和陶里亚蒂提出了非常严厉的批评,特别是对 “第三时期”的极左和宗派政治提出了批评。

    “第三时期”的极左路线

    事实上,从1928年到1934年,“斯大林化”的共产国际经历了一个极左的阶段,在这个阶段,共产党将社会民主主义等同于法西斯主义、称之为 “社会法西斯主义”。葛兰西在狱中反对这种疯狂的政策,在1933年的德国,这种政策阻止了共产党人和社会民主党人之间的一切统一战线,使得纳粹几乎在无人反对的情况下夺取政权。葛兰西当时对意共的斯大林主义领导层的批评,与托洛茨基的国际左翼反对派相联系的义大利新反对派(NOI)的 “托洛茨基派 ”的批评不谋而合。义大利新反对派的首领是托派人士皮特罗·特雷索(Pietro Tresso)、阿方索·莱昂内蒂(Alfonso Leonetti)和阿尔贝托·拉瓦佐利(Alberto Ravazzoli),他们都是在1930年因反对斯大林主义而被开除出意共的。

    意大利“托派”与葛兰西一样,反对 “社会法西斯主义”的路线。然而,葛兰西由于身在狱中,对这一点并不知情。这并不是说葛兰西已经成为托洛茨基主义者,但他肯定不是斯大林主义者,他与陶里亚蒂的决裂是尖锐的。因坐牢而处境孤立的时候,葛兰西自己党内的一些同志已经远离了他。斯大林主义者则避开了葛兰西,无法原谅他的 “异端”。

    因为在法西斯监狱中遭受了巨大的痛苦,并在1937年去世,我们也无法知道如果他没有这么早去世,他的思想将会如何发展。法西斯分子杀死了意大利工人阶级的一位伟大思想家。

    葛兰西的政治遗产

    葛兰西的政治遗产中最重要的方面是他死后发生的事情。陶里亚蒂的斯大林派生前曾反对过他,他们后来虚伪地把自己说成是葛兰西的政治继承人,并歪曲他的思想,把他变成了改良派和 “反托洛茨基主义者”。从1935年起,斯大林主义者放弃了极左路线,否定了布尔什维克的统一战线方针,提出了人民阵线战略,开创了与资产阶级进行阶级合作的改良主义政策。这一政策从未被推翻,在意大利,这一政策在二战期间的抗战中达到了顶峰,在斯大林的指示下,以陶里亚蒂为首的意大利共产党放弃了一切的革命立场,推行与资产阶级力量的民族团结政策,甚至与保皇派和前法西斯分子结盟。

    在战后不久,意共加入了资产阶级政府,参与了资产阶级共和国的重建。国家的镇压机器仍与法西斯政权时期建立的机器相同,法西斯分子没有被清除出国家机器,但仍是警察部队、军队和司法部门的首脑。陶里亚蒂的国际刑事法院通过对法西斯分子的大赦,做出其有史以来最荒谬的事情。

    陶里亚蒂需要把斯大林推行的改良主义政策说成是意大利的创新、是葛兰西首先倡导的思想的产物。然后,陶里亚蒂把葛兰西这位撒丁岛革命者说成是斯大林主义意共改良主义政策的先驱、是走“议会路线”通向社会主义的先驱、是与资产阶级联合的先驱。

    葛兰西的著作当时是由意大利共产党控制的出版社出版的,此前陶里亚蒂已将其中任何不符合斯大林主义者需要的内容删除,并加入篡改的内容,以至于陶里亚蒂将 “托洛茨基是法西斯主义的娼妓”这句话说成是出自葛兰西,但实际上这话是陶里亚蒂本人说的。

    《狱中札记》无疑是被斯大林主义者篡改得最厉害的作品,他们把葛兰西的创新思想说成是对意共的改良主义的预期。例如,《札记》中所表述的葛兰西的 “文化霸权”概念,就被说成是葛兰西放弃了革命的观点,因而也是对意大利共产党所走的议会社会主义道路的预期。其实,认真阅读葛兰西著作的人都会明白,“文化霸权”的概念根本不是放弃革命的观点,而是葛兰西试图将列宁主义的策略适应西方的环境。在列宁的著作中也有同样的概念。

    葛兰西尝试说明,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公民社会更善于表达民意,因此革命运动不得不克服更多的障碍。这就需要耐心地在社会内部建立一个社会主义运动的文化霸权,以反对资产阶级的霸权。葛兰西认为,在西方,通往社会主义革命的道路将比在俄罗斯更长、更复杂,因此有必要对资本进行“阵地战”,而不是像布尔什维克在俄罗斯所做的那样,进行“运动战”。这种观点并不排除与其他左翼势力的联合战线和争取民主目标的斗争。因此,对葛兰西来说,这是一个反思西方革命方法的问题,而不是像陶里亚蒂那样,在斯大林的建议下加入资产阶级政府而放弃革命。

    葛兰西反对博尔迪加的极左路线和博尔迪加反对左翼统一战线的宗派主义立场,但他从未提出任何理论来为资产阶级的人民阵线辩护。他也没有放弃工人阶级和革命政策。他从不认为在西方社会主义者可以通过议会手段掌权,而不需要通过革命来推翻资产阶级政权。葛兰西的所有政治斗争都是针对改良主义的。他的一切思想和行动都与斯大林主义的做法相矛盾。

    编造出的改良主义者面目

    今天的资产阶级出版社揭露了陶里亚蒂的谎言,然而呈现了一个改良主义者、“国父”和资产阶级的义大利共和国之父的葛兰西。葛兰西革命性的方面被抹煞。1920年领导都灵工厂理事会运动的葛兰西,这位十月革命的热切支持者,与资产阶级和斯大林主义者编造、向我们展示的改良主义者葛兰西的有什么关系?除了在 陶里亚蒂的幻想中,提倡与资产阶级联合的“改良主义者”葛兰西从未存在过。然而今天,这就是大家都认识的葛兰西,被资产阶级媒体、“中间偏左”的民主党、斯大林主义继承者和意大利改良主义左翼所营造的葛兰西。

    幸运的是,在拉丁美洲和其他许多国家,左翼和社会主义者正在重新发现另一个葛兰西,即作为马克思主义者和革命家的葛兰西。葛兰西是一位伟大的革命家,他和常人一样,也会犯错误,但他始终坚持自己的社会主义理想。他的政治遗产属于所有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