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20日
More

    台湾:专法同婚两周年,平权解放未完式

    宇宙感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

    同婚通过两周年了,需铭记在心的是,同志平权现阶段的成果,是从2016年23万人上街头反对保守势力开始,以及一次又一次的站上街头争取而来的。如果没有当年23万人的群众抗争来反对当时反同势力的歧视性言论与社会压力,民进党会顺应当时保守的地方势力与长老教会的要求,落实更不彻底的同婚权。

    然而,由于同志运动缺乏由民主架构组成的群众性组织来动员宣传、集体决策同志平权运动方向。面对2018年底反同公投的攻击,当年只有社会主义者继续在街头指出同婚专法的不足,坚持民法同婚的诉求。然而许多NGO拒绝批评专法方案因此这部歧视性的同婚专法留下了不平等之处,包含:没有跨国同婚、没有双亲收养权、没有人工受孕权。此外,职场歧视仍然存在,同志咨询热线和婚姻平权大平台今年调查显示,近四成受访者表示有同事曾发表对同志不友善的言论,超过五成受访者称公司缺乏针对同志或性别友善的措施。ISA台湾主张工会要为职场同志平权斗争。

    跨国同婚

    全世界27个争取到同婚的国家中,只有台湾不承认跨国同婚。过去台湾政府以涉外婚姻须以双方母国承认为由拒绝跨国同志婚姻,但这却是虚伪的借口!因为当2010年柬埔寨禁止台柬婚姻之时,法务部直接排除柬埔寨母国的规定,宣布双方可以直接在台结婚!当然,法务部当时首要是为了维护跨国婚姻仲介的利益,而不是婚姻自由。

    今年一月司法院提出让跨国同婚能被承认,却不包含中国与台湾同志伴侣结婚的同婚权,我们可以看到性别歧视、国族分化的意识形态阻碍了同志平权解放斗争的前进。中共正在推行男子阳刚化的宣传,加强对同性恋者的歧视。如果我们要实现同志平权的彻底解放,没有理由眼睁睁地看着在习近平高压统治底下受尽歧视、压迫的同志断绝在跨国同婚的民主权利之外。

    另外一方面,女同志的人工受孕并不被法律承认,往往工人阶级的同志伴侣要花上百万庞大费用到国外进行人工受孕,或是在非法渠道下——缺乏卫生设备、承担感染的风险进行。甚至有女同志伴侣到医院寻求人工受孕,却遭受医院歧视性的拒绝,然而异性婚姻关系却可接受人工受孕,显然是歧视。

    我们需要争取不论性别、单身或结婚的人,都能使用现代科技自由的人工受孕。对于工人阶级的伴侣,在医院进行人工受孕生一个小孩可能就会先花十二万台币的庞大费用,因此我们提出免费的人工受孕权,要达到这样的愿景,就需要透过将医疗全面公共化及民主管理,大幅增加医疗开支才能完全落实。

    对于想要有小孩的同志伴侣来说,在台湾现行的资产阶级法权中必须先与伴侣离婚,才得以单身的法定身分收养小孩;但另一方面异性恋却可以不论单身、双亲身份来收养小孩, 可见这是歧视的法律。

    多元成家

    如果我们要实现彻底的同志平权解放, 我们还要坚持2013年曾经推动,现在却因保守社会压力被遗忘的《伴侣法》以及能多人成家的《家属法》等多元成家的法案,且在多元成家的愿景底下,我们同样认为收养小孩的民主权利,收养权不应限制单身、异性双亲、同志双亲,而要开放予任何形式的关系。

    然而对于工人阶级同志伴侣来说,阻碍自己收养小孩的不只是歧视性的法律本身,而是低薪、过劳,买不起房、养不起小孩的生活处境,这也正是现时台湾普遍工人阶级所面对的困境。美国中央情报预测台湾今年出生率全球最低。因此,我们需要提出落实公共住宅、公共托育、公共教育来减轻工人阶级扶养的负担,让社会承担养育小孩的责任,工人阶级才能摆脱庞大的经济压力下,争得真正成家权。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主张:

    1. 全面落实跨国同婚——包含中国与台湾同志伴侣

    2. 同志伴侣适用《人工生殖法》并在免费公共医疗下进行人工受孕

    3. 双亲收养权,支持任何形式的关系下收养小孩

    4. 工会为反对职场歧视同志而斗争

    5. 消灭经济剥削的资本主义,争取真正成家权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