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25日
More

    中共治港下的警察国家机关

    国际声援运动启动,就声援工运、女权人士和民运人士进行讨论

    在2021年6月9日于英格兰、威尔士及苏格兰举行的“团结声援,反对中港镇压”运动启动会议上﹐中国劳工论坛的Vincent Kolo发表了演讲。本文为当天的演讲内容。在比利时、德国、瑞典和美国也举行了启动会议。

    香港现在是一个事实上的警察城市。中国所谓的“共产党”独裁统治,实际上是一个彻底资本主义的反动政权,与共产主义毫不相干,而它已在过去12个月全面控制香港。以前中央尚有下放权力,容许香港一定程度的政治自治权,但中共政权现逐步全面控制香港的政府、法院、学校、媒体、公务员甚至经济。

    自从中共在1980-90年代实行资本主义复辟以来,传统香港资本主义大亨一直是中共的主要同谋,现在正越来越被中国大陆资产阶级挤压开去。因此,伴随政治镇压的是香港迅速被中国大陆经济殖民。作为中国帝国主义的表征,这一点对于了解在中港发生的事件,以及国际上肆虐中的帝国主义冷战至关重要。

    “团结声援,反对中港镇压”(SARCHK)是一个运动,支持中港工人的斗争、民主权利的斗争,以及在中港面临迫害、被逮捕和被监禁的马克思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此运动旨在提高政治意识,在工人运动中开展教育,令工人为有效抵御不断升级的中美新冷战而做准备,因此我们必须了解中国实情。

    了解美国时事比中国要简单得多。虽然资产阶级媒体会有偏见和错误,但在中国,除了地下消息以及受镇压的政治活动人士获取信息外,其他传播信息的渠道均被完全封锁。

    自一年前中国实施国安法以来,香港约有 100 名抗争者被检控。触犯该法的最高刑罚是终身监禁。事实上,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刑罚,因为国安法允许将严重案情的被告押往中国审判,而在中国他们可能面临死刑。这一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使用,但其威胁是真实存在的。

    此外,除了面临最严重指控的 100 人之外,还有1万多名年轻人因与2019年群众抗议运动有关的政治罪名而被捕。案件不断被提交法庭审理,每隔几天都有新的案件上庭。迄今为止,这1万人中有超过700人被定罪,当中许多人被判处5年或更长的刑期。

    陪审团制度遭废除

    根据国安法,在香港已经使用176年、沿袭自英国司法制度的陪审团制度将不复存在。对于颠覆国安法或勾结境外势力等国安法罪行的审判不适用陪审团制度。保释的机会很少甚至为零。以前在香港,只有犯下谋杀或其他非常严重的罪行才会被拒绝保释。现在,政治审判中的被告经常被拒绝保释。

    例如,“长毛”梁国雄,曾连续五届当选、前立法会唯一的左翼民选议员,自2月底以来一直被关押,并被拒绝保释。他正在与其他46名被告一起受审,这是目前香港正在进行的最重要的政治审判。47人中的大多数被拒绝保释,已经被关押了3个月。

    在5月31日,案件第二次开庭审理,最重大的进展是控方(即中共及其港府)提出将案件移交高等法院。这意味着什么?显然是、也只会是无期徒刑。下级法院无权判处任何人终身监禁。因此,这47人中的许多人(如果不是全部)很可能会遭遇最严厉刑罚。

    “爱国者治港”

    这场审判的所谓司法程序绝对可笑,犹如1930年代斯大林政权的莫斯科大审判。这47人的所谓“罪行”是,一年前参加了初选,以决定哪些泛民候选人应该继续参选立法会。那次立法会选举随后被取消,现在真正的立法会已被政权消灭,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个僵尸议会。

    上一届立法会只有一半民选席位,另一半实际上是由政府机构及资本利益集团委任,并非什么民主典范。但现在,在中共独裁的“完善”下,更只有五分之一的席位是民选产生,另外五分之四的席位则由中共、其在港傀儡机构以及资本利益集团任命。此外,新立法机构的所有候选人都将接受国安警察的审核。

    此外,新立法机构的所有候选人都将接受(相当于军情五处)的秘密警察的审核。想像一下,如果这是在英国,那么下议院选举的候选人首先必须得到军情五处的批准。

    中共及保皇党将该制度称作确保“爱国者治港”。他们不想“长毛”等泛民“不爱国”分子当选。只有对习近平独裁莫敢不从的奴才才能治港。

    左翼思想的成长

    当然,中国大陆的镇压更甚严厉。工人罢工经常被警察镇压,组织或领导罢工的人被逮捕、被囚禁,支持工人抗议的左翼青年也是如此。其中一些青年自称“毛派”,但在中国“毛派”是很笼统的词语,涵盖意思很广泛。近来中国青年明显的激进化,对左翼和社会主义思想的兴趣在增长,是一个非常进步的发展。

    由于历史原因,他们自称毛派,但实际和他们讨论就会发现,很多人都并非真正的毛派,与西欧或北美的毛派不同。中国的许多年轻毛派都支持LGBTQ权利、正面看待女权主义。他们反对国家镇压,与我们一样视中共为亲资政权,而不像传统的毛派。其中一些青年曾参与、协助工人组织罢工,因而被围捕、监禁、失踪。

    国际上有些左翼误认为左翼应该在中美冲突中给予中国某种支持。他们认为,只因为美国是最危险的敌人、最大的帝国主义强国,所以中国理所当然地代表某种激进的替代方案了吧?现实并非如此。中共政权是一个极为残酷高压的政权,肆意打压工人权利和左翼的政治自由。

    近期有一个外卖骑手罢工的案例。过去几个月,部分骑手就收入下跌和职安问题,至少在3个城市组织了罢工。这就是“零工经济”:他们没有雇佣合同、医疗或养老金福利。中国有超过700万名外卖骑手,有15%拥有大学学位,因为大量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其他工作,所以被招聘到零散工作大军。今年早些时候,当骑手尝试组织罢工时,被认定是他们的领导人的陈国江在2月25日被捕,而他可能至今还没被释放。

    “团结声援,反对中港镇压”要求释放陈国江,争取在中国工人组建独立工会的权利和罢工的权利。这些权利在今天的中国并不存在。中国拥有8亿多工人,是世界上最大的未工会化的劳动力。当中共被误认为是“左翼”或“激进”政府时,我们需要指出这些事实。

    六四纪念

    1989年北京爆发群众运动,是一个历史转折点,而六四天安门屠杀扫清了中国复辟资本主义的最后障碍。 6月4日,解放军屠杀超过1000人。真实数字是国家机密,但可以肯定丧生人数超过1000。

    香港以往每年都会举行六四悼念,但今年已连续第二年烛光晚会被禁止。上一次晚会是在2019年、疫情之前举办,有18万人参加。今年,政府再次以疫情为借口禁止晚会,但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威胁任何参与者会被判5年监禁,并威胁在社交媒体上宣传集会会被判1年监禁。

    7000名警察的部署确保六四当天没有抗议者能进入维园

    但主办方支联会对禁令并没有什么抵抗,甚至连举行网上集会都没有。支联会是由泛民自由派政党和NGO组成的联盟。这反映着整体趋势——民主派主流政团大多数对镇压毫无抵抗。

    多年来我们社会主义者一直批评六四晚会的举行方式。支联会是一个自上而下的机构,也没有将1989年的记忆与今天反威权斗争扣联起来,而是集会很大程度上去政治化,将其变成了一个行礼如仪的活动。

    自发抗议

    今年六四,尽管面临的集会禁令和严厉镇压,而且没有任何组织领导,但仍有超过3万甚至可能多达6万人(年轻人为主)无视禁令,在全港7000名警察的阻挠下,走到维园附近以及各大闹市抗议,促成了即兴式的示威。

    警方开始逮捕手拿蜡烛的民众。岂料上街人数比想像中更多。大多数人没有手持爉烛,但维园附近挤满了用手机亮灯抗议的群众。

    那天晚上我们在街上看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发展。年轻人开始高喊口号,但口号内容主要不是关于六四屠城,而是针对当下香港的现况。可见当天变成了一场捍卫香港集会权的自发抗议。

    口号反映的是,群众意识完全集中在香港,几乎不与中国发生的事情联系。今天在香港,你不能说“结束一党专政”这一民主运动(和社会主义者)的主要诉求,因为你可能会被根据国安法指控颠覆国家政权。但主张港独也是违法,可判处无期徒刑。而年轻人却没有高呼前者,他们高呼独立诉求和其他以香港为中心的口号,例如“五大诉求,缺一不可”(2019年群众斗争的主要口号)。

    由于缺乏强大的左翼力量和工人运动,北京的镇压强化了香港意识的上升,并提升部分人对独立的支持。 早在2019年运动期间,抗争者与中国群众斗争建立联系的意识就很低落,但现在更为薄弱。从群众斗争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当前的困局,因为与大陆群众联合斗争,是打败专制政权的唯一途径。

    拜登与冷战

    六四当天群众自发上街,表明中共政权的全面治港将遇到困难,但这并不代表中共会停止进攻。推动北京加强控制香港的因素之一是与美国的冷战。 习近平政权现在正面临冷战的严重压力——他们预计在特朗普输掉选举后冲突会缓和。我们预计冲突会升级。

    拜登此时正到访欧洲。这是他作为美国总统首次外访,因而极其重要。他将出席在英国举行的七国集团(G7,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和美国)会议,随后是欧美峰会和北约峰会。所有这些会议无不关乎到中国。外界指拜登对欧洲的访问是关于“三个C”——即:新冠肺炎(COVID-19)、气候(Climate)和中国(China)。但实际上,另外两个C也确实与中国有关。G7计划向较贫穷国家提供10亿支疫苗,试图在疫苗外交中战胜中国。现在,所有主要西方大国都支持美国的立场,要求中国进行再次新冠肺炎源头调查。

    G7会议也将推出取代中国“一带一路”的“绿色”方案。绿色方案的实质内容很可能是极为虚弱。他们现在显然想要做的是反制中国的“一带一路”,利用“绿色”气候友善形象来推出帝国主义贷款,并扩大非洲、亚洲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影响力。

    “一带一路”里超过60%的能源投资进入了不可再生资源。据北京清华大学研究人员2019年的报告指出,到本世纪末,有140个参与国的“一带一路”将使全球平均气温升高2.7摄氏度。这将让北京已签署的《巴黎气候协定》目标无法达成,并使世界陷入不可逆转的气候破坏。

    这些行为,给了美国为首的西方政府对中国开展攻势的机会。拜登访欧期间还有其他方面对这场激化中的冷战极为重要。当这场冲突升级时,习近平政权会做什么?他以香港为出气袋,以展示其实力决心。仿佛在说:我们可以为所欲为,不由你管”。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