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4日
More

    香港:可口可乐工人抗争 对抗吸血公司减薪

    罢工工人向《社会主义者》揭露太古公司的卑劣招数

    奇侠 社会主义行动

    5月28日,太古可口可乐公司销售部员工发起罢工行动,抗议公司推行新的薪酬制度,变相削减员工薪金。工人们指,在新制度下每月的基本工资被扣减$3000,至只有$10000。在工会的带领下,约30名营业部员工在厂房门外拉起“业绩增长减人工”、“可口可乐,用完即弃”等横额及进行静坐抗议。工人积极罢工行动让事件曝光后,可口可乐高层则虚伪地由否认员工拒绝新机制即会被解雇,并改口指是“一场误会”。但高层仍然拒绝撤回减薪机制,对罢工工人仍态度强硬,员工诉求则被冷落和失望下,最后罢工的七成员工集体辞职,年资最长的更长达27年。罢工工人纷纷表示可口可乐公司是“吸血鬼”。

    落井下石

    参与罢工的曾先生指新的机制下底薪看似上升,但实质是员工佣金将与公司利润挂勾,机制变得不透明,使员工极力反对。他怒斥:“公司有权将购买机器、加开生产线、维修等成本转介到我们身上,令我们变相减薪”。机制下员工销售的达标数目亦会与公司利润接轨,“今个月卖一箱可乐可能我有两元收入,下个月可以只有一元,是任由公司决定,公司更叫我们自己去估计如何计算佣金。”

    员工原有的“表现评核佣金(Coaching)”机制——即员工只要努力争取到若干数目的商铺下单,就能够提供一份稳定薪金,但在新制下这机制变成“任务式”,由公司决定每月3个任务,当中任务难度由公司决定,员工没有任何商讨空间,“可能要求我们向100间商铺销售一款新的饮品或使用一款新的雪柜”。这增加员工的收入不确定性和难度,变相打击员工的稳定收入。

    另一位罢工员工叶先生指,公司多年一直漠视员工工作量不断上升,更在3月时,要求每位员工随身带备一部电子平板,员工每到达一个地方作销售时都要用这装置“打卡”报到,增加员工工作压力。“我们有时会笑称这电子平板为电子锁镣,追踪我们行踪及限制自由”。在疫情下,叶先生表示销售部员工固然没有“在家工作”的可能性,就算是疫情最高峰时我们都是一直冒着风险在外工作,而公司透过“保就业计划”更分得千万补贴,现在却向员工“开刀”。

    任职职工总会会长、任职业务发展代表的卓汉文则表示,除了经济原因令员工发起抗争外,公司的管理层亦一直漠视员工,例如人手不足、工作量不断上升等问题。

    跨部门团结抗争

    化名阿兴的员工表示,罢工影响到客户下单而增加客服中心的工作量,公司就向客服中心员工增加工资去破坏罢工及分化员工,以防止更多部门参与运动。运动高潮是在罢工的第二天,有约30名负责送桶装蒸馏水、同样受到薪酬机制影响的工人加入罢工,运输工人本已被薪金方案影响而被削减薪金,当他们得悉营业部同事发起罢工后决定加入,而运输团队总共有约40人,如果所有工人参与罢工将势影响全港蒸馏水运送,所以公司就运输团队达成协议,口头承诺如他们复工则可以沿用旧制,满足了运输工人的诉求,但就拒绝向营业部员工作出任何承诺。这是资方分化工人团结抗争的典型策略。

    社会主义行动到场声援可口可乐工人罢工抗争,提出全体员工团结罢工的口号,对抗吸血资本家的剥削。我们认为工会在罢工时积极呼吁其他部门加入抗争是正确的方向。工人在面对公司阴谋利益分化等时,最大化工人团结的力量和集体的行动,是真正争取长远权益的致胜关键。这次可口可乐工人抗争有着重要的教训。未来必然会有更多的工人抗争,对抗大财团对工人阶级的剥削。现在就需要在职场中建立强大的基层工会来抵抗资方的分化手段。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