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4日
More

    中国资本主义与气候危机

    从德国到加拿大再到中国,洪水和野火都揭示气候灾难的新时代已经到来 

    红流星 中国劳工论坛

    在河南省省会郑州,自7月20日以来,至少有302人因水灾死亡,中共独裁政权则称其为“千年一遇”的洪水。但事实是残酷而明确的:气候危机已经到来,并将持续存在。 

    伴随着气温和海平面的上升,中国人口稠密的东部沿海地区会面临被淹没的严重威胁。据估计,如果全球平均气温上升2摄氏度,中国4300万人生活的沿海陆地就可能被淹没。更糟糕的是,像三峡大坝这样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可能会因降雨量增加和永久冻土融化而受到威胁。

    煤电狂热

    中国是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排放量占全球的27%。习近平吹嘘中国计划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官方媒体不断强调,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可再生能源生产国。但是,中共政权所计划的一切都不足以达到这些目标,更不用说要实现2025年达到碳排放的峰值才能避免重大的“气候临界点”,这可能会为地球上的人类生活留下加速和不可逆的影响。事实上,由中国能源基金会和马里兰大学在2020年协调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中国必须在2050年前实现碳中和。

    尽管中共大声疾呼要重视气候问题,但十四五规划没有提到具体的可再生能源目标,也没有计划怎么限制碳排放。2020年,中国新建造的煤电产能是世界上其他国家总和的三倍多。数以百计的新煤电厂将被国家能源局开“绿灯”批准。中国66%以上的电力来自于煤炭。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因为以营利为目的的国家电网和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通过宣传“清洁和高效”煤炭的神话,成功地游说在十四五规划中建造数百座新的煤电厂。

    这直接揭示了中共的资本主义“商会”式的管治方式,强大的营利性国有能源公司利用国家积累了数十亿美元的利润。但这也与习近平在世界舞台上和党国内部的地位有关,他的地位在新冷战和新冠大流行病后经济停滞下备受严重威胁。怀揣着在2020年确保终身执政的计划,习近平试图振兴国内经济,这导致他依赖煤电,煤电能让数百万人就业,而且煤矿在国内供应充足,不像天然气、石油或锂(用作再生能源)发电,必须从其他地方进口。

    此外,《彭博新能源财经》驻北京的分析师栾栋​​​​​​​(Jonathan Luan Dong)表示,可再生能源支出的数字是“根本不可能的”。虽然政府报告说在2020年已经安装了1.2亿千瓦的风能和太阳能,但几乎没有证据看到这对供应链的后续影响。国家能源局也选择不提供2020年的风力安装数据的数字。在新的帝国主义冷战冲突中,为了向投资者和潜在盟友进行宣传继而对数据造假将导致相互倾轧的资本主义国家在地球生态系统的奔溃中走向共同毁灭。

    市场就是问题所在

    中国对可再生能源的推动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市场驱动的,它现在拥有第二大“绿色金融”市场,中国的资产阶级可以在这里获得巨大的利润。然而,随着可再生能源规模的扩大,太阳能和风能的价格将开始下降,直到建造新的可再生能源发电厂不再有利可图为止。这种追逐利润的逻辑最终使资本主义无法完全过渡到碳中和经济,这就是为什么民主计划经济是应对气候变化的唯一途径。

    中共引入的第二个机制是全国碳市场,它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碳市场。所谓的碳市场给工厂设定了碳排放上限,并要求企业在市场上购买“碳污染许可证”才能排放更多污染。但这一政策有严重的局限性,目前对所有污染者实行的“污染特赦”,基本上使市场完全是投机性的。其他地方也存在着的类似的、更严厉的模式,如欧盟已经实施了15年,但并没有降低排放量的迹象。

    碳市场不起作用的原因是,它们本质上是一种转移注意力的策略,允许大型污染企业从消费者那里获得更多的利润。这将使像中石化(中国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公司)这样的公司能够合理化基本商品的价格增加,在化石燃料继续被开采出来的同时,掠夺超过数十亿美元的更大利润。

    就在本周,中石化进行了10万吨碳排放配额的批量购买,同时宣布到2025年将天然气产量增长60%。虽然他们认为这是煤炭和石油的净减排,但由于开采过程中的泄漏,天然气的污染往往比其他化石燃料更大。更糟糕的是,中石化增加天然气的原因与去年在新疆发现巨大的新天然气资源直接有关,这为在西部地区进行更多的殖民和剥夺铺平了道路。

    习近平的碳捕集之梦

    到目前为止,当局还没有宣布或启动真正的计划来实现2060年中国碳中和的目标。清华大学的能源结构模型预测,即使到2060年,在最理想的能源结构下仍然有16%的电力来自于化石燃料。在预测能源消耗总体翻番的情况下,中共正计划通过碳捕集技术“抵消”大量的碳排放。

    与世界上污染者阶级中的很多人一样,碳捕集被视为资本主义和地球生态系统的“救星”,据称其可以“抵消”化石燃料开采的成本,并允许这个万亿美元产业持续经济增长。然而,现有的碳捕集系统目前只捕集了全球排放量的0.1%,扩大该技术的规模看起来是非常困难的。采用率极低的部分原因是回收碳缺乏市场,因为它必须与自然碳竞争。

    同样,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资本主义的逻辑导致几乎所有主要的碳捕集投资都是由大型石油公司进行的,从埃克森美孚到中国自己的中石化,后者刚刚启动了一个“百万吨级的碳捕集项目”。这是因为81%的碳捕集系统实际上是用在原油提炼的,揭示了碳捕集只是污染者用来洗绿自己并合理化开采更多化石燃料的一种方式。无论是在亿万富翁的独裁国家还是在资本主义的“民主国家”,化石燃料公司的万亿美元利益都与他们的政治和经济体系紧密相连,这使得应对气候无常变化的“政治意志”难以出现。

    即使资本主义政府要建立大规模的碳捕集系统,据估计这将需要相当于目前世界上所有耕地的土地。这将为大规模的土地掠夺和世界各地的穷人和原住民的流离失所开启道路,降低劳动人民的生活水平,而资产阶级则继续“照常过活”。

    资本主义与环境破坏

    迄今为止,中共政权为大规模破坏环境所提供的理由是经济需要快速增长。虽然我们知道,劳动人民的实际受益很少,大部分红利都被中国越来越多的亿万富翁(根据2021年的胡润榜,中国亿万富翁人数超过1000)拿走了。算进环境清理成本的话,这个状况就更加糟糕。

    根据中共自己的环境保护部在2015年的数据,空气、水和土壤污染的清理费用将花费6万亿人民币(9600亿美元)。在联合国2018年的一份报告中,中国从1990年到2015年的人均GDP增长率为58.4%。然而,如果考虑到自然资源的损失和生态系统的不稳定,联合国的“包容性财富”指数报告显示,中国的人均GDP只增长了10.2%。中共的国家资本主义虽然能够调动相对巨大的经济资源,但仍然存在着对短期利润的盲目追逐,这对我们的环境造成了不可逆转的破坏。

    中共对日益严重的气候危机的应对是采取一系列气候紧缩措施,包括上海在2019年实施的垃圾分类的新规则。虽然家庭垃圾是一个问题,但与“污染特赦”下继续从工厂和发电厂喷出的不受管制的工业污染相比,它真的不算什么。

    然而,上海市政府已经决定迫使劳动人民为气候危机买单,只要他们不遵循迷宫般难懂的垃圾分类系统,就会被罚款200元(相当于上海市1.5小时的平均工资)。鸡骨是湿垃圾,但猪骨是干垃圾,还有一长串无意义的官僚化规则。受影响最严重的是上海的环卫工人,他们不得不加班加点对垃圾进行分类,因为市政府拒绝收集未经分类的垃圾。在没有利润激励的情况下,统治中国的资产阶级对确保大众的宜居环境毫无兴趣,只是在垃圾管理成本过高时强加残酷的生态紧缩政策。

    气候帝国主义

    中美新冷战将在未来几十年内将进一步明确世界资本主义的阵线。在这里,双方都变得越来越虚伪。中国已经资助了从埃及到菲律宾的300多个外国煤厂,而习近平则声称“一带一路”必然是“清洁和可持续的”。由于超过60%的BRI投资用于不可再生能源,拜登政府指责中国将污染外包。但美国也好不到哪里去,继续花费数十亿美元用于海外化石燃料补贴。虽然拜登已经签署了一份行政命令,停止对煤厂的补贴,但美国继续资助比煤更高碳排放的天然气厂,进一步依赖这种美国现在大量出口的燃料。 

    为争夺锂和钴等可再生能源资源的竞争也可能会加剧。中国已经获得了刚果民主共和国一个主要钴矿的开采权,那里普遍存在童工和奴隶劳动,采矿污染物往往对当地社区造成永久性损害。

    同样,在过去两年中,中国在南美的锂矿交易中投资了42亿美元。这激化了安第斯山脉关于工作条件和原住民土地权利的阶级斗争,而庞大的中国国有企业则坚定地站在当地资产阶级一边。双方对锂这一制造电池的重要原材料的需求,对制造电池至关重要,是造成2019年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Evo Morales)被政变的因素之一,亿万富翁马斯克(Elon Musk)在推特上说:“我们想政变谁就政变谁。” 中共对当地右翼势力推翻莫拉莱斯政府一事却基本上保持沉默。

    拯救地球的阶级斗争

    摆脱全球气候灾难的唯一途径是发挥工人阶级的力量。这意味着要推翻中共腐朽的亿万富翁独裁政权,它把超级利润和其不容置疑的权力置于人民和地球之上。没有一个民主的计划经济,就不可能过渡到一个生态社会,因为资本主义是建立在对于化石燃料的利用上的,并且它会继续依赖化石燃料作为其增长的核心。

    习近平的政权越来越害怕环保抗议活动,因为他明白这些活动对促进工人阶级斗争和意识的爆炸性影响。过去针对焚化炉和污染性化工厂的抗议活动使数以万计的工人阶级居民参加了充满愤怒的街头抗议,最近一次是2019年武汉反对兴建焚化炉的抗议。

    群众运动的国际化也开始影响到中国,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因为全球变暖的危险而变得激进。受到通贝里(Greta Thunberg)的气候罢课激发,一名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勇气的16岁中国学生欧泓奕也尝试进行类似的学校罢课。欧泓奕代表了青年中日益增长的工人阶级对环保斗争的意识,她说:“大多数环保组织都是对城市里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说话。但我想关注那些被气候变化直接影响而无法发声的人。”

    当局对欧泓奕的镇压接踵而至,中共将她逮捕、审讯,并禁止她回到学校。习近平的“环保主义”已彻底表现为一个骗局,中共害怕有一天庞大的中国工人阶级会起来反抗他们对自然的独裁掠夺。中国的工人和学生必须组织起来,建立独立的工会和学生组织,并且为民主地大规模控制所有化石燃料行业和其他主导经济部门而斗争,以过渡到一个真正且环保的社会主义世界。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