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10日
More

    唐山烧烤店事件:成因远不止“黑恶势力”,更源于制度性暴力

    陈昀 中国劳工论坛

    6月10日凌晨,在唐山“老汉城烧烤”烧烤店,男子陈继志性骚扰一名女顾客不成,因而恼羞成怒、殴打该名女子,并随后演变成与一群同行男子围殴4名女子。相关视频在网络流传迅速。这一事件引发了广泛的强烈愤慨。众多网民强烈谴责此事件,并且设法搜出这些打人者的身份。很多女性谈及自身生活中面临的性骚扰、性暴力威胁,亦有不少网民看到此案而联想到之前徐州铁链女一案,以及之前在浙江台州、云南丽江等地发生类似的暴力事件的明显关联。群众意识正在大大改变,认知到这种事件不是孤立个案,而是中国广泛的性别压迫问题一隅,也开始看到腐败的制度和官员是制造祸害的元凶之一。

    事发后所有打人者全部被捕,但官方并非认真对待性别暴力。殴打发生时,唐山警方收到多通报警电话,但把事件标记为“一般打架”、30分钟后才到场,大部分行凶者是在距离案发现场很远的廊坊乃至江苏才被抓到。从流传的照片看,至少2名女性受害者伤势严重,然而官方通报却是说遭殴4名女子“轻伤”或“轻微伤”,并且受害者的情形至今仍然不明。

    官方所作所为实质是转移焦点,把案件描绘成单纯的黑帮犯罪,旨在掩盖性别暴力,并借以加强警察对社会的控制。公安通报把重点落在行凶者的非法拘禁、洗钱等前科;各中共官媒仅是声称事件挑战了法律和“大众的安全感”、把案件定调为“涉黑涉恶”;最高检和唐山政府,则宣布常态化“扫黑除恶”。黑恶势力客观威胁群众安全、应被铲除,但官方表态明显是掩盖不平等的父权和阶级社会制度下,对于女性的系统性压迫带来的性别暴力问题。事实上是中共腐败体制下,黑帮自然与建制有相当的勾结。唐山市公安部更公告将该案件转由廊坊市的公安局实施侦办,因为当地公安部门很可能为涉案的恶势力提供“保护伞”。

    此外,目前已有265个新浪微博帐号因所谓“挑唆性别对立”而被封禁,其他中国大陆社交媒体平台也在封杀很多批判性别压迫问题的言论。唐山市以疫情防控为名,要求外地人要在到达唐山48小时之前获得当地社区批准、到达后须签署保证不外出的保证书、记录自己市内行踪并拍照证明等等,实则阻挠外界了解真相——正是因为官方充当保护伞,女性受暴问题才一再发生却又最终不了了之。

    中共当然是在歪曲事实,从而为加强镇压、扩大警察权力找借口,把焦点从女性受压迫问题上转移开来。中共抹黑女权主义、宣传女性应服从核心家庭观念、促进生育和婚姻,并加强对妇女生育权的控制。在中共官方引导之下,加上网络审查,目前墙内已经有很大一部分评论只说支持“严打”、判行凶者死刑或者无期徒刑等,但仅是强力的警察镇压,并不会改善中国社会中针对女性的性别暴力问题。实际上,整个中共独裁机器正是充斥并包庇着性暴力,家暴和性侵事件往往被轻判甚至无视,张高丽等权贵的施暴者常常能够逍遥法外。

    同时,中共却害怕群众对性暴力事件产生愤怒,因而作出表面的让步。去年爆发的阿里巴巴女员工遭性侵案,被告之一王成文曾经被裁定有“猥亵行为”但无犯罪。但案件在今年6月22日却出现转折——山东济南一间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另一被告人张国被以“强制猥亵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显示司法受到民众压力被迫改判被告坐牢。

    性别暴力也并非凭空产生,而是联系到资本主义阶级制度——统治阶级需要暴力来维系统治,当然会病态地美化暴力行为;为了试图拯救生育率,同时不侵犯资本家总体利益,如今亲资本的中共势必强化父权制度与“阳刚之气”,并且为了对国内民众煽动民族主义,而鼓吹攻击性的“战狼”外交——这些都会衍生或鼓励到各种暴力言行。

    无论官方如何引导舆论,性别暴力问题已是暴露无遗。地方黑恶势力、中共独裁机器与资本主义彼此交织,也维系着性别歧视与压迫的现状。所谓“雷霆风暴”整治行动并不会解决问题,用意仅在于加强镇压,并削弱群众自我抵抗(这也能解释道为何案发时,旁观男性顾客不敢劝阻施暴者——生怕自己见义勇为,反而被警方认定为斗殴,而自身也是社会弱势、无力承担司法后果)。根本分歧在于控制着社会绝大部分财富和权力的极少数富豪精英,与工人阶级为主的广大受压迫群众,而中共政权是与前者站在一起。因此,女性、全体工人阶级、年轻人及其他受压迫者需要自我组织,对任何官方机构都不抱幻想,以反中共独裁、反资本主义的纲领,直击性别压迫与对女性暴力的根源,从根本上对抗性别压迫。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