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9月26日
More

    美国:今日通胀,明日衰退——资本家要我们为他们的危机买单

    Stephen Edwards 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

    (本文首先发表于2022年7月7日)

    美国的工人阶级正面临着40年来最严重的通货膨胀,油价在许多地方已经涨到每加仑6美元、日用品价格在这十二个月内上涨超过10%;租金也正在飞涨。这对生活非常勉强的数百万人来说已是一个灾难,但是这次并不会有政府的补助。

    官方统计表示,今年五月的消费者物价比去年高出8.6%,早在今年四月日用品费用已经较去年上涨超过10%,但相较之下薪资却只上升4.7%。当物价上涨超过薪资,表示着工人阶级正遭受损失。换句话说,除非你在这十二个月加薪不少于8.6%,否则你的实质薪资是倒退的,你的经济负担能力衰退了。

    整个过程是从2020年2月新冠疫情导致美国股市崩盘开始的,2020年3月的时候,各国央行却在全世界陷入防疫封锁时,投入数万亿美元至整个金融体系中,用以回购各银行和企业的证券。

    导致通货膨胀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货币的供给量远超出货物和服务的供应,光就美国来说,新冠疫情的纾困款在这两年来为银行体系增加超过8万亿美金的货币量,此外货品生产无法满足需求也导致的通货膨胀。

    这次的通货膨胀风潮起源于新冠疫情导致的一系列问题。在防疫封锁的同时,对中国产品的需求持续升高,外加气候变迁对农业造成冲击,俄罗斯在今年2月24日入侵乌克兰更助长了食物和油料的短缺,这俨然成为一个完美风暴。

    资本主义矛盾是一切的根源

    通货膨胀并不全是新的发展,一系列因素造成了几十年来住房成本持续上涨——公共住屋的破坏、抵押贷款行业狡猾的图利行径、以及数十年来的投机性质开发——最后导致50年后的2008年经济大衰退。美国的住房开支自从1965年以来已经成长118%,这还是考虑通货膨胀调整过的数据,而且比家庭收入中位数成长快上7.6倍,相较之下家庭收入只些微成长15%。光就2008年以来,房价增长速度就超过收入三倍,超过八百万家庭欠租过日。

    在过去的十二个月内,燃油价格已经上涨接近50%,同时新旧汽车的售价也持续往上跳。日用品消费也令人震惊,部分商品的涨价幅度甚至高出官方数据许多,举例来说,今年四月鸡蛋价格因为禽流感上涨44%,禽流感之所以快速传播,也是因为农业使用高密度的工厂化养殖方法,而蔬果的价格上涨幅度也令消费者怯步。

    2021年已经有5300万人得利用食物银行或社区计划来维持三餐温饱。2022年三月,美国200家的食物银行中有超过2/3表示,寻求食物协助的人数比去同时期成长超过15%。

    无可避免的,这些数据常常会拿去和1970年代做比较。上一次食物价格高涨一倍为1979年,为美国右翼总统里根当选前一年,当时他曾通过承诺结束当时美国的高通货膨胀而当选。时任美国联准会主席沃尔克(Paul Volcker)大幅提升利率以降低通货膨胀,结果导致经济衰退,后来这一时期称之为里根衰退。

    当时的工人阶级社群被一波失业潮击垮,官方的失业率达到11%,直到1989年仍有超过5%失业率。许多弱势族群受害最深,如1983年非裔美国人的失业率高达20%。换句话说,当时政府借由攻击工人阶级、削减他们的生活水平来控制通货膨胀,世界进入了被称为新自由主义的时代。

    美联储的通货膨胀解方比疫情恶劣

    情况或许跟当时不同,但是资产阶级的回应都一样——让工人为危机买单。

    六周前的5月4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宣布将利率调升0.5%,他表示有意透过此举减少就业,借此减少薪水以压制物价。“借由适度调整需求,我可以看见‘职位’缺口降低,并以此结果⋯⋯让薪水下降然后通膨下降,而避免经济趋缓、衰退和失业高度成长。”

    所谓的“调整需求”的情况就是让商业和个人借贷成本上升,导致业界降低投资、减少工人。

    鲍威尔于7月15日再次重申其论点,这次更将利率调升0.75%:“我们有过多的需求,举例来说劳动市场平均每位积极求职者有两个职缺,这导致在薪资协商上求职者和雇主间的话语权变得非常不平衡。我们将争取回到薪资仍然有持续增加的动力,不过通膨将维持2%的情况。”

    换句话说——削减工作岗位,逼迫劳工接受比通货膨胀率更低的加薪幅度,这就是鲍威尔的方法。尽管鲍威尔宣称这样可以避免衰退,但多数经济学家并不赞同。

    薪资上涨不是通货膨胀成因!

    如同许多评论家,包括Breaking Points的Krystal Ball以及多位主流经济学者指出,鲍威尔把通货膨胀归咎于薪资上涨是荒谬的——事实上目前薪资仍然处于停滞,但是物价持续攀升。

    燃油、租金和食物价格等,都是由全球经济体系内的各项因素反映得出——鲍威尔在参议员面前被迫承认,提升利率对这些价格并无直接影响,尽管如此他仍执意打压薪资和就业。另一方面,美国总统拜登则是全权授权给美联储,表示他把这个问题交给专家处理,不进行干预。

    这样几乎无法避免衰退的结局,如此会影响职缺数,甚至是威胁到现有工作。已经有数家大企业——尤其是高科技产业如Uber、Meta/Facebook、Twitter和Redfin已经开始裁员、撤销新职缺以因应可能的经济大幅下行。这将会是从金融海啸后14年来经济第三次遭到冲击,对工人阶级及其家庭来说是个完完全全的大灾难。

    哈佛经济权威呼吁创造1500万失业人口作为通货膨胀“解药”

    从民主党的经济权威——萨默斯(Larry Summers)那里,我们可以窥见这场衰退的潜在深度;萨默斯鼓吹道,现在正需要大规模失业:

    “我们需要五年失业率高于5%才能遏制通货膨胀,换言之,我们需要两年失业率达到7.5%,或五年失业率6%,或一年失业率10%。”

    萨默斯在六月底做出的这些暗示完全是痴心妄想。他不知为何相信,经济和工人生活蒙受的一切损失可借由单一年份的10%失业率反转。但是萨默斯不同于他美联储的同事,点出了社会上层不想讲白的话语,大规模失业是亿万富豪阶级和经济顾问替我们准备的解方案。

    新自由主义的后遗症

    2008-9年的金融海啸有高达数百万人失去住房和工作,但是在1970年代末和1980年代初,战后婴儿潮终结,各大企业老板们得出结论说,他们只能借由削减工人生活水准来确保其利润,因而新自由主义紧缩政策成为主流经济政策,自此以来他们一直在处心积虑策划让工人薪资降低的经济衰退,并让这样的衰退从未停止。受尽摧残的美国铁锈带,如密歇根州的底特律和弗林特(Flint)、印第安纳州的加里(Gary)以及威斯康星州的基诺沙(Kenosha)——这些地方曾经有世界最大的汽车工厂,现在成为了白人至上主义的武装冲突根据地。所有被摧残的城市都成为了残酷紧缩政策摇摇欲坠的纪念,同时这些城市也有许多找不到工作的非裔美国人聚居,像是报复他们在60年代未竟的民权运动。

    许多对里根衰退有记忆的工人们已经退休,但是有更多工人被迫留在当地,接受更低的退休金、不稳定的股票财务计划,这些都是在新自由主义下创造出来的。

    新自由主义下的世代,见证了产业工作被更换成低收入的服务业工作、增长且不稳定的工作时数和停滞的收入。这些对刚踏入职场的年轻人、对身心障碍人士、对单亲家庭、对需要面对社会各种欺压的人士来讲,只会导致大量失业和流离失所,在加上物价高涨下,缺乏保障的程度已经达到新高。

    对工人阶级家庭,这波通货膨胀使原本生活更为困苦。2020年五月,麻省理工学院的生活工资专案,计算出四人家庭的平均生活工资约每年68,808美金,但是美国普查局公布2020年的家庭收入中位数仅67,521美金。

    换句话说,2020年有超过一半的美国家庭的收入不足以维持基本生活。这项关于生活工资的数据已被各项来源证实,证实者也包括特朗普母校——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而且状况则是越来越糟糕:

    “根据沃顿预算模型,上涨的通货膨胀率可转换成每个工人阶级家庭3,570美金的额外生活开支,与此同时收入增加4.5%,为1983年以来最高幅度的成长。但是这样的增长却无法跟上通货膨胀率的增长,代表平均每个家庭都有实质的收入倒退。”

    通货膨胀是全球现象

    伦敦的资产阶级精英顾问媒体《金融时报》近日报导指出,就算在乌克兰爆发战争以前,物价就已经在许多国家创下几十年来的新高,随着国际货币基金会预测有143个国家(超过全球4/5的国家)面临经济成长放缓,全球的通货膨胀已经水涨船高,二月的预测为6.2%,比一月的预测高出2.25%。

    《金融时报》警告,美联储的升息措施将造成“滞胀”的风险-一种结合物价上涨和成长停滞的经济状态,这在1970年代晚期曾施虐于各西方经济体。他们谈论到,2022年的滞胀带来全球范围的冲击,并阐述各国一个接着一个都在发生类似的状况。

    联合国认同《金融时报》的分析,并担心“发达国家央行,实施货币紧缩政策过快”会对世界其他国家造成影响,这是因为美国和欧洲央行快速提升利率,将造成世界贫穷国家的债务危机,尤其是以美元发行的债务更危险。联合国也知道这将使工人和穷人起身反抗,如同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和最近苏丹的社会抗争,以及被称作“粉红浪潮”的拉丁美洲左翼在多个选举中的接连胜利。

    《纽约时报》的头版报导指出:“粮食价格接近历史新高,威胁着世界最贫穷的人们。”这篇文章引述一位专家说,“根据联合国相关数据,价格攀升幅度达到2011年来新高,这将造成大规模社会动荡。”

    是什么造成这次危机?

    很多供给面上的因素加剧了美联储政策造成的通货膨胀,包括造成许多人丧生的乌克兰战争、气候变迁的效应、不永续的农业食物供给链、中国封锁港口和工厂,再到美国的卡车司机缺工,这些现象都完全是新自由主义去管制化的结果,也是雇主们40年来攻击卡车司机生活水准的结果。

    但造成这次危机的真正原因,得归咎于资本主义无序生产的本质。如同美国前劳工部长莱克(Robert Reich)指出,几个拥有寡头地位的大企业,会尽其所能操纵市场价格,而不是消除通货膨胀,这就是超大企业主导经济和市场下的产物。

    央行尝试解决2008年金融海啸的崩溃,并且在2020-21年重复,为了重启经济以史无前例的规模印钞,向市场注入巨额的“流动性资金”,而2020-21年那次“刺激政策”的大部分落入至大企业的口袋中,这被许多财经媒体统一称作为“容易钱”政策。代表着30年来新自由主义和货币政策被逆转。

    许多媒体和评论家声称纾困金流入普罗大众,实际情况却是大相迳庭,不然照理来说,纾困金额已确认发放超过一年,许多低收入户家庭的储蓄户应“填充着”纾困款才是。

    但实际上众议院通过的6万亿美金纾困中,仍然有1/3额度从未使用,其中只有1.497万亿美金花在个人和家庭上。众议院是无法投票决议真正的印钞机,款项是出自美联储和欧洲央行,而且大财团的御用名嘴们从来不提这个事情。联合国在2022年2月的调查报告,点出这些巨额款项的去处。

    “自从新冠疫情开始以来,日本、英国、美国和欧元区的央行在其庞大的资产表上,再增加约10.2万亿美金的证券资产,让其总金额于2021年9月末升至25.9万亿美金。美联储每个月花上1200亿美金购入证券,总计已经投入超过2.6万亿美金购买抵押贷款支持证券,以及5.5万亿美金在美国国库证券上。”

    虽然这成功重启经济,但绝大多数的资金都用于回购股份,造成通货膨胀的压力,联合国很直率地坦承:

    “其中一个抑制投资的要因就是公司回购库藏股,这在美国尤其严重。股价的上升通常只对董事会成员和大股东有益…比起持续增加投资,我们发现企业一直存有供给面的瓶颈,这助长通货膨胀压力。”

    换句话说,2010年到2020年的巨额资金并没有用于增加科技产能、建设平价住宅、改善教育或医疗、或更新国内残破不堪的基础铁路公路建设。这些钱都流进了超级富豪的口袋内,而以上的引言代表联合国的经济学家也承认这个问题。

    过去14年来,资本主义制度造成一波又一波的危机,资本主义无法发展实体经济更是反映出危机逐渐加深。资产阶级基于私有财产权发财,受制于民族国家界线和日渐不稳的政治体制,一次又一次更换其绝望之下实施的手段,每次都制造出新的问题,包括迫在眉睫的衰退可能。

    短短14年来的第三次经济冲击将大幅改变工人的生活及意识,已经有许多青年质疑资本主义解决社会问题(以及气候问题)的能力。如此新一波的危机将使激进思想更深入人心、受到更广泛人群支持,并且寻找能永久终结不平等和剥削的方法。

    怎麽办?

    中央银行惧怕持续通货膨胀的原因之一,就是通货膨胀将激励工人反抗,如同1970年代的重大反抗一样——当时工人的战斗精神根基于社会运动,发展出对抗种族主义、对抗性别主义、对抗恐同和反越战的力量。

    借由建设战斗性的工会,工人将能借由劳资条约中设立生活费津贴保障他们的生活。要让这些行动成功,重点在于社会主义及其他激进社运人士的影响力,因为他们一直都是抗争中的重要角色。很不幸的,目前没有广泛的工人阶级政党打造斗争,这本可以强化这些最优秀的战士、为工人阶级提供斗争方向,并且传承斗争经验。与之相反的,正是接受资本主义灌输的观点(包括工人加薪会导致通货膨胀)的那些工会领袖为美国进入里根时代铺平道路;这些工会领袖甚至误导工人说工资上升导致了通胀问题,他们没有捍卫工人生活水平,而是鼓吹劳资调和,为保住自己身为工会领袖的舒适位置。

    现今已和里根时代完全不同,2008年经济大衰退已经把资本主义憧憬未来的美梦打碎,民主党背叛了工人阶级并导致右翼崛起。这些情势造成不同意识,在青年和工会工人内更是如此。这包括美国的必要工作者(泛指新冠疫情期间,维持社会医疗、物流、生活、必需品等服务的工人们)于疫情期间相继出走罢工,甚至在2021年夏季,工人们以一系列的强力罢工反击斗争这个体制。

    在约翰迪尔(John Deere)集团,虽然有UAW(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的官僚领导层强迫会员们接受共识协商,甚至遭到贪污收回扣的调查,但是工人们选择反击,防止工作被外包到第三阶厂商、也为试用期员工争取权利,且最重要的是,赢回了之前被取消的生活补助津贴。其他如纳贝斯克(Nabisco)和家乐氏(Kellogg’s)的罢工,尽管有着软弱的工会高层,基层仍展现了同样的战斗精神。同时华盛顿州西部的木工们也起身,反抗已被摸头(最终也证明是陷入贪腐)的工会领导层,发起野猫罢工,并建立游走的纠察队、封锁西雅图地区许多重要的建筑工地。

    工人们需提出加薪幅度高于通货膨胀率的诉求,并在未来的合同内加入生活补助津贴以确保稳定的加薪,否则我们只会持续败退。历史上,当通货膨胀压力上升时,美联储官僚就会受到压力,要为了将工人实际承受的苦痛降至最低而调整消费者物价指数,所以工会必须抗争,为成立工人阶级购屋者委员会而奋斗,设定为工人阶级服务的经济指数。

    在英国,英国工会联盟(TUC,等同于美国的AFL-CIO——美国劳工联合会和产业工会联合会)号召在6月18日伦敦组织大型抗争——提出“更好的要求”。数万人参与游行并要求加薪以对抗通货膨胀。之后的一个礼拜英国的铁路工会RMT(英国铁路、海事和运输工人全国联盟)带领全国铁路运输网发动三次单日罢工行动,并预计往后会有更多行动。我们就是需要这种行动,不论群众是否有参加工会,由工会带领广大工人阶级群众进行抗争,但是美国的AFL-CIO从1981年之后就没有号召全国性抗争了。

    时至今日,工会领袖们和民主党之间关系匪浅,几乎没有对工人的困境有所表态,AFL-CIO应该提出对独占企业,尤其是食物和能源企业实施价格管控,也应该要求民主党国会议员设定全国适用的、与生活工资绑定的最低工资。但是这些领袖们数十年来一直对雇主退让,尽管面对现在状况也不打算起身对抗,这也是为什么美国的工会会员数一落千丈。

    为了对抗来自大企业对员工的打击,我们需要重建战斗性劳工运动。亚马逊工会的发展振奋人心,以及零售业和咖啡业星火燎原的工会运动,代表年轻世代工人准备起身反抗。

    这些工会干部成员需持续挑战现有工会领袖们,并且取代这些领袖以备未来的抗争。我们需要工会领袖们只领取普通工人水平的薪资、受到工会活跃成员们支持、言行对他们负责。为了对抗通货膨胀,以及反击只会让叫工人们承担资本主义危机恶果的两党政客,工人组织必须要以清晰的阶级斗争方案、运动主导的方法来武装自己,也需要成为独立于亲财团两党的政治声音。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