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9日
More

    台湾:同婚三年仍未平权——抵抗猴痘与艾滋污名

    消灭资本主义才能停止公共卫生危机

    陈延年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

    全球猴痘疫情不断蔓延,在医疗匮乏与父权压迫下,猴痘强化对于同志群体的歧视。网络上可看到把猴痘归咎于同志群体的歧视言论,并其中不乏带有偏见的认知。例如:“不要玩别人屁股就好”、“噁心的死臭甲”。事实上,猴痘是透过唾液与黏液传染传播,碰触患者伤口、共用毛巾与衣服皆有可能感染。把猴痘疫情归咎于同志的偏见,分化了不同性向的工人阶级,并转移了世界资本主义医疗体系并无法有效合作、对抗疫情蔓延的社会问题。

    同时,猴痘也揭露了资本主义下医疗缺乏与贫穷,美国猴痘疫情截至8月15日有71%猴痘患者为黑人,但疫苗却只有46%用于黑人,而费城有55%的病例发生在黑人,而白人却只有27%。

    抵抗艾滋污名 艾滋是阶级问题

    根据《财团法人国家实验研究院科技政策研究与资讯中心》一份针对84个国家研究发现,一个国家失业率越高,艾滋感染率上升,一个国家识字率越高,则艾滋感染率越低,是因为贫穷导致性知识匮乏。

    在2020 年艾滋认知网络调查中,有5成民众对艾滋仍存负面印象,4成民众对感染者有错误认知或负面想法。在今天,仍有感染者家属以为和艾滋感染者正常的共同生活也会被传染。另外有6成民众仍未知道,当患者稳定服药让体内病毒量降低到检测不到的数值长达6个月以上,患者也并不会透过性行为传染给性伴侣。社会上对于艾滋的偏见让艾滋感染者无法正常就医与生活,有58%艾滋感染者在未确诊前,从担心到进行筛检间隔长达五年以上,因为担心受到周遭亲友的排斥、影响生活。

    同婚三年后已有7906对同志结婚,但民进党过去屈服于保守势力而通过歧视性同婚专法,却造成三年后同志仍未实质平权的现况。蔡英文过去沾染“同婚亚洲第一”当成是“政绩”,却迟迟不给予同志全面的民主权利。

    在台湾至少有500对同志因没有跨国同婚权,而无法和自己爱人结婚,在边境管制政策下也无法探视爱人、被迫长时间分隔两地,甚至当他们争取跨国同婚时却遭受到“跨国同婚会造成国安危机”、“假结婚真偷渡”等不公平的质疑,民进党也利用总总借口,而不愿给予跨国同婚权。

    另外,儘管认同同性伴侣认养小孩的民调,已从2018年53.8%上升到今年的71%支持,但民进党政府丝毫没有改变在歧视性专法中同志无法以双亲身分收养孩子的法律,造成现阶段同志只能以单身身份向机构认养小孩,并没有像异性恋伴侣一样有共同收养小孩的民主权利。同志只能有一方拥有亲权,当拥有亲权的伴侣发生意外、过世时,没有亲权的一方并无法为小孩请育婴假、医疗与日常决定。资本主义制度下家庭保障本来就很缺乏,但同志认养的小孩的保障就更匮乏。

    同婚三年,对于同志歧视仍在,超过57.5%人,在街上看到男同性接吻无法接受;仍有43.9%不接受自己小孩是同志;仍有24.1%的人无法接受自己同事或同学是同志,有50%的同志害怕影响人际关系而不敢在职场出柜、4成担心影响升迁,在去年甚至有跨女因出柜而失去面试机会。

    消灭资本主义 消除对同志的歧视

    三年前同婚以歧视性专法通过,这是同志民主权利遭受到不平等待遇的表现,如今边境管制政策,恶化了没有跨国同婚权的同志群体处境,无法与伴侣见面与结婚,而社会上对于艾滋病的歧视偏见仍在,猴痘则强化了对于同志既有的歧视。面对同志在社会上总总不公平待遇,我们当向前争取民法同婚、争取和异性恋同样拥有双亲收养权、跨国同婚等民主权利,以及彻底的性平教育。

    然而要实现民法同婚与全面性别平等教育,并不能仰赖过去顾及选票向保守势力妥协的民进党或其他蓝白政党,而要挑战整个资本主义。只能透过工人在职场上团结不同性向的工人,建立性别解放斗争、反对职场歧视,并借由工人民主管理职场、踢走大老板来实现性别平等的政策;并且在校园中建立群众运动,扫除保守势力在校园散播对于同志、艾滋的歧视宣传。只有消灭资本主义制度,才能摆脱父权和核心家庭体系,对同志的歧视才能被消除。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