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2月6日
More

    致约翰·赖特[1]

    (1939年12月19日)

    亲爱的朋友:

      我读了你给乔[2]的信。我完全赞成你提出的有必要进行一场反对反对派中小资产阶级倾向的坚定而无法改变的理论和政治斗争的意见。明天我会将最近的文章用空邮寄给你,你会从文中看到,与多数派相比,我更突出地描述了少数派的多样性。但与此同时,我认为这次无法改变的思想斗争应该与非常谨慎和明智的组织策略并行。即使反对派在下次大会上偶尔成为多数派,你们也不可有丝毫的分离意向。你们不可有丝毫的理由将分裂的借口推到反对派的异质及不均衡的队伍身上。即使你们最终成为少数派,依我看来,你们也应该对整个党保持纪律和忠诚。对真正的忠党主义的教育极为重要,关于这方面的必要性,坎农非常正确地及时写信给我。

      这种反对派的多数组成不会持续几个月的。随后党的无产阶级倾向将带着倍增的威信再次成为多数派。极其坚定但不要胆怯——现在这比以往更意味着党的无产阶级一翼的策略。

      致以最诚挚的同志式的问候和祝福。

               你们的,

    列昂·托洛茨基
    科约阿坎D.F.

    附:不幸在于:(1)不良成分,尤其是最重要的纽约支部内;(2)欠缺经验,尤其是从社会党(青年)过来的成员。靠特别的手段去克服这些从过去遗传下来的困难是不可能的。坚定和耐心是必须的。

    列·托


    注释

    [1] 约翰·赖特(John G Wright)(1902-1956)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领导人之一,在1939-1940年的派别斗争中支持多数派。他也是多部托洛茨基著作的翻译者。——译者

    [2] 乔是约瑟夫·汉森(Joseph Hansen)(1910-1979)的昵称,当时汉森受美国社工党指派,在墨西哥(1937-1940)担任托洛茨基的秘书和警卫。后来一直担任《战士报》、《国际社会主义评论》以及《洲际通讯》的编辑直至去世——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