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2月6日
More

    致艾伯特·戈德曼

    1940年6月5日

      亲爱的朋友:

    伯纳姆不承认辩证法,但辩证法却不允许他逃脱它的罗网。他就像网罩里的苍蝇一样被套住了。他给予沙赫特曼的打击是无可挽回的。在有原则和无原则的集团内,这是何等的教训!而可怜的阿伯恩呢,四年前,他找来马斯特及其祭台助手斯佩克特,请马斯特给他的派别私党当教父,让他们做了他的私党的庇护人;现在他又找上了世俗化的天主教徒伯纳姆及其代理人沙赫特曼,玩起了同样的老把戏……在美好的往昔,我们得等上几年、几十年才能证实自己的诊断。现在事件的节奏发展很快,第二天诊断的证实就出乎意料地到来了。可怜的沙赫特曼!

    致以最美好的祝福!

    列夫·托洛茨基
    科约阿坎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