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2月4日
More

    致艾伯特·戈德曼

    1940年8月9日

      艾伯特·戈德曼

    亲爱的朋友:

    不知你是否看过德怀特·麦克唐纳发表在他的《党派评论》八月号上的文章。

    此人是自命不凡的知识分子伯纳姆的追随者。在伯纳姆退党之后[1],在沙赫特曼的党里面,就只剩德怀特·麦克唐纳一个人能代表“科学”了。

    在法西斯主义问题上,他从我们的武器库里面偷去了一些东西,拼凑成自己的观点,却把这当成自己的发现,又把他反对的那些陈腔滥调硬扣在我们头上。他的整个观点毫无远见,乱七八糟,完全没有知识分子最起码的诚实。

    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伯纳姆发出了可怜巴巴的声明:“我们必须再次用冷静、怀疑的眼光去审视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前提。”(第266页)在审视的这段时间里,可怜的“工人党”该怎么办?无产阶级该怎么办?他们当然应该等待德怀特·麦克唐纳的研究结果。这个结果很可能就是麦克唐纳自己投奔伯纳姆的阵营。

    这篇文章的最后几行只是为了他个人临阵脱逃作准备。“我们必须以怀疑精神和献身精神——怀疑一切理论、政府和社会制度;献身于群众的革命斗争——来直面这疾风暴雨的年代,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证明自己是知识分子。”

    建立在理论怀疑论之上的革命活动有着最棘手的内部矛盾。对革命斗争的法则缺乏理论上的理解,就不可能“献身于群众的革命斗争”。只有在人们确信,自己的奉献是合理的、适当的,也就是说它与目标一致时,为革命献身才有可能。只有通过在理论上洞察阶级斗争,才能让人们确信这一点。“怀疑一切理论”只不过是为他个人临阵脱逃作准备。

    沙赫特曼仍在保持沉默;作为“总书记”,他日理万机,没时间保卫“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前提”免于小资产阶级市侩和势利小人的攻击。

    致以兄弟般的问候!

    列·托洛茨基


    注释:

    [1] 1940年5月21日,伯纳姆致信工人党(社会主义工人党中以沙赫特曼和伯纳姆为首的少数派脱党后成立的组织)全国委员会,辞去党内职务,从此脱离了激进政治运动,并远离了马克思主义。——校对者注